听书 - 我在妖怪学院当院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龙品轩兴奋的带着闻道人他们再次回到学院大门。

当然,他表情没有露出兴奋的神色,倒是眉头微微皱起,像是对于出现这样的事情略有不满。

西湖学院大门,湖水四溅,飘立在空中。

无数的浪花直立起来,露出了没有湖水的一片空地,而西湖学院的大门就这样显露无疑。

在西湖学院的正前方,严政踩着一只毛笔法器漂浮着,而他的对面,就是西湖学院的大门这边龙负屃脚踩水波稳稳的护着学院的大门。

两方对峙着。

从法术的对抗来看,再加上之前的震动。

显然,这两人已经交过手了!

“严政!这里可是西湖学院!你可不要欺人太甚!”

龙负屃的身后学院大门内,很多的人和妖都咬牙切齿的看着严政。

他们的修为不够,不能站出来,只有龙负屃现在是5级妖王,可以勉强对抗。

龙负屃的身后已经化形出了半截龙尾,显然已经动用了龙族的天赋技能。

龙品轩看到龙负屃的样子,眼神微微眯了起来,竟然逼龙负屃到这个地步,那个严政的实力真的不容小觑。

他回想了之前看到的严政的实力,金丹期8层,相当于6级妖王。

原本他以为只是比龙负屃高了一级。

龙负屃可是龙之八子,本身实力就有加成,未必会输给一般的金丹期高层。

却没想到现在他竟然被金丹期8层的人类修炼者压着打。

龙品轩眯起了眼睛,严政这个人,先不说是来进行评星的。

如果在实力上不如他,那么想要评星评高级,肯定是不可能了!

关键是,关于严政的任务可不是一个,而是两个,除了评星,还有要挖墙角!

严政不知道西湖学院的厉害,怎么可能会从文昌派跳槽到西湖学院!

但是现在为止,西湖学院招收的学员,实力最高的也就是龙负屃,他到哪里再找个实力强大的学员啊!

龙品轩下意识的,就往白素贞那里看。

也许,只能靠白娘子了!

严政踩着毛笔法器,脸色微怒的看着龙负屃,还有西湖学院的大门。

“我乃文昌派堂堂长老,先不说接待之人仅为一个学员,我此次前来还是代表文昌派给你们学院评星!”

“先不说学员的质量如何,单是场地和品质就是一塌糊涂!”

龙负屃听到严政这样说,气的脸色涨红,“胡说八道!”

他身后的各位学员脸色也都变了。

“就是啊,你自己趾高气昂,根本得不到我们尊重!”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真是丢我们人类的脸!”

“什么文昌派!再大的门派,来拜访的话起码要尊重一些吧!”

“你不尊重我,还嫌我们不够尊重你?脸怎么这么大呢!”

严政听着他们的碎碎念,气的周身再次浮现出能量。

他从小到大一帆风顺,哪里受到这样大的气。

他可是文昌派有实力来最年轻的长老,没有之一,他的师弟师妹们都非常的尊重他!

况且文昌派可是整个华夏最有名气的门派之一,掌管着天下的学院,科考,学子,等等。

他作为司命门的一支长老,拥有评定学院星级,让华夏更多的学子能够选择到更好的学校,造福整个人类,做着这样伟大的事情。

这些学院本身没有什么名气,现在还要得罪文昌派。

是没有听说过文昌派的名头,还是乡下出来的,什么都不懂?

严政同样也因为顺风顺水,没有吃过苦头,别人说几句话,也有些不太受得了。

一旦说不过别人,自然也只有开打一条途径。

龙品轩,这时,突然看向白素贞。

“白素贞姑娘,你修炼了1008年吧?”

白素贞正在看严政与龙负屃的对峙,突然听到龙品轩的问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是啊,她是修炼了1008年,有什么问题吗?

龙品轩点了点头,“1008年,便能够修炼到妖灵,天赋确实不错,想来白姑娘,应该在犯愁,怎么样才能更进一步的突破吧?”

白素贞微愣,随机一喜。

她原本就是打算来询问这个的。

她虽然已经求问过观音菩萨。

但是菩萨给她的的指点太过于云里雾里,导致她有点抵触。

关键是,她如果要报恩,要怎么报恩?难不成要对这个不熟悉的陌生人以身相许?

虽然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是这已经过去了这么多世。

她真的会再次对那个恩人产生好感吗?

白素贞不知道。

而且看到了那个恩人,除了这个方式,还有别的方式能够报答救命之恩吗?不会太廉价吗?

白素贞也不知道。

所以当她知道了,有大佬可以轻易地指点出别人的心法,指点出别人的道的时候,她动心了。

严政同样也因为顺风顺水,没有吃过苦头,别人说几句话,也有些不太受得了。

一旦说不过别人,自然也只有开打一条途径。

龙品轩,这时,突然看向白素贞。

“白素贞姑娘,你修炼了1008年吧?”

白素贞正在看严政与龙负屃的对峙,突然听到龙品轩的问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是啊,她是修炼了1008年,有什么问题吗?

龙品轩点了点头,“1008年,便能够修炼到妖灵,天赋确实不错,想来白姑娘,应该在犯愁,怎么样才能更进一步的突破吧?”

白素贞微愣,随机一喜。

她原本就是打算来询问这个的。

她虽然已经求问过观音菩萨。

但是菩萨给她的的指点太过于云里雾里,导致她有点抵触。

关键是,她如果要报恩,要怎么报恩?难不成要对这个不熟悉的陌生人以身相许?

虽然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是这已经过去了这么多世。

她真的会再次对那个恩人产生好感吗?

白素贞不知道。

而且看到了那个恩人,除了这个方式,还有别的方式能够报答救命之恩吗?不会太廉价吗?

白素贞也不知道。

所以当她知道了,有大佬可以轻易地指点出别人的心法,指点出别人的道的时候,她动心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