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孙策的野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伯符,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总是对着异性说要‘抱抱’的。”朱信拦住扑过来的孙策,然后认真的叮嘱道。

因为是穿越者的关系,下意识会想到‘抱抱’这个词更深层次的意思。

兴奋肯定是有的,不过大庭广众的,主要还是不太好意思。他真的能厚着脸皮去面对一切的话,那么直至穿越前,也不可能还是单身。

“对哦,伯符,女孩子要稍微矜持一些。”吕范也是上前说教,哪有大庭广众,主动过去抱男孩子的,哪怕有婚约,也有伤风化。

“呣……”孙策嘟着嘴,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只是到底没有报过去。

“话说回来,以前还真没想到,居然还有‘大厨’这样的存在。”孙河感慨,“按照这个说法,上将之上,是否应该还有更高的职业?”

“公认最高的职业是帝王和霸王,但谁能证明,帝王和霸王就是最顶级的职业?”朱信反问了句,毕竟在他的认知之中,‘王’之上,应该是‘皇’。

三皇五帝这个世界依然存在,‘皇帝’这个身份,依然被秦始皇创造出来。只是秦皇以前,世间有记载的只是‘王’,‘皇帝’到底是称号,还是新的‘职业’至今未知。

毕竟你也没办法,找到皇帝,要求他把手放在测试晶石上面,看看他的职业是什么。

在朱信看来,既然有厨神,那么帝王之上,应该也还有别的职业才是。否则的话,自己这个外挂,显然开得有点太大。

当然,就算没有也没什么。其实每次想到自己的职业等级,居然在帝王之上,心里还真有那么点小激动的。

“那么伯符……”孙河看向孙策,“上将也并非是将领系最高的职业了?”

“这个嘛,我就不太清楚了。”孙策一副深思的表情,“毕竟以前也完全没有见识过,超越‘上将’级别的职业。”

“不管怎么样!”吕范出面,随即看向朱信,“我们这次看来是捡到宝了……”

厨师系职业,哪怕是主厨,都只能算是生活职业。谁能想到‘大厨’之后,职业技就出现翻天覆地的改变。

有着可以通过进食,来治疗伤势和恢复体力的‘生命归还’,对于行军来说太重要。比起疾病或阵亡,军人死于伤口感染,或者失血过多情况更多。

一场战争,一千人伤亡,可能只有两百人阵亡,八百人受伤。但受伤的得不到有效的治疗,那么一天之后,重伤的两三百人可能会先死。

接下来的一个月,轻伤的可能会因为伤口感染陆续去世,只有一两百人能撑下来。这部分在战场上活下来的士卒,被称为‘老兵’。当然只是‘称呼’,并非是‘职业’。

通过‘生命归还’,直接把这八百‘伤兵’治愈,哪怕最终只有六百能痊愈,那么也是非常不得了的事情。不仅减少军队成军的时间,也可以减少抚恤和募兵的开销。

四舍五入,直接捡到一支精锐军,真的是捡到宝了!

朱信当然不知道吕范的想法,但是这厮现在看向自己的眼神,仿佛一千瓦电灯泡一样闪亮,想要忽视都没办法。说真的,他很不习惯,被人用这种热切的眼神注视……

“你不许对他出手哦!”孙策却是来到吕范的面前,嘟着嘴说道,“就算是闺蜜,自家男人也是不共享的!”

“咳……”闻言吕范轻咳一声,以此缓解尴尬,“我当然没有任何必要,去和你抢男人。我只是作为主簿和军师,从大局出发,为我军考虑而已。”

“算了算了,天色也完全黑了,今晚也去不了枞阳那边,不如早点休息吧!”孙河见气氛尴尬,于是提议道。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孙策闻言,也是认可这个说法。随即看向祖郎,询问道,“洗澡的地方在哪里?”

“哦,我来带路!”祖郎闻言一愣,随即起身带路。

对于这种,明明在行军路上,居然还要专门找个地方洗澡的行为。包括朱信在内,都没有要抱怨的意思。女孩子嘛,有些东西还真的不能将就。

朱信就想吐槽,女孩子每个月的那几天特殊时期,遇到战争的话怎么办。难道还要先挂上免战牌,让敌人等待几天?若正好敌人那边的将领也来了,那么是不是都不用打了?

“这个问题啊?”没办法找孙策询问,只能去找孙河,后者闻言,倒没有觉得太奇怪,“据说会在那几天,用专门的棉质护垫,并不影响活动。只是战力,会稍微衰弱一些。”

也是!在这个魔改的汉末时代,非要计较生活科技什么的,反而显得自己孤陋寡闻!

“先不说那些,我们也去洗澡吧!”孙河搂住朱信,开始朝着浴室那边过去。

“我没有那方面的兴趣哦……”朱信觉得还是把话说明白好一些。

“很抱歉,我也没有!”孙河当然知道朱信的意思,浴室揽着他的手少不得用力几分,“为什么洗个澡,非要想到那种地方去?”

“不太习惯,被男人揽着去洗澡什么的。”朱信低声回道,尤其是浑身汗臭的肌肉男。

“男子汉的友谊,可不就是这样表现出来的吗?”孙河很疑惑的看向朱信,“别像个娘娘腔一样,又不是没出阁的大家闺秀,扭扭捏捏地像什么样?”

朱信也没辙,只能跟着他过去。之后才发现,山寨里面还真有专门供男女分开沐浴的地方。而且都围得严严实实,显然也是担心被人偷窥。

可话说回来,男性偷窥女性可以理解,女性偷窥男性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不过若这个社会男女相对平等的话……这种事情也未必干不出来。

就如同男性里面也会有娘炮,女性里面有比男人还好色的存在也不奇怪。

过程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大澡堂的感觉,虽然朱信以前没有去过……

刚出来,孙策三女也从隔壁出来。此刻她们已经脱下盔甲,换上比较宽松的衣服,只是在朱信看来有些宽松过头了点。当然吕范除外,宽不宽松的,也没什么差别。

“为什么我觉得,好像你在想些很失礼的事情?”吕范拉了拉身上的衣服,羞愤难耐地看向朱信。一股若隐若现的怨念,在她身上散发出来,那是来自飞机场深深的怨念。

想来在沐浴的时候,是被四座大山给打压得喘不过气来。此时此刻,只怕已经一肚子满满的怨念,正想着找个地方发泄出去……

“绝对没有!”朱信立刻否认,反正打死都不能承认,“只是觉得洗过澡之后,你们的皮肤好了好多,变得水灵水灵的。”

“这样啊……放过你一次。”吕范闻言也不好发作,目光暂时在朱信身上移开。

顺利过关!朱信默默松了口气,被主簿兼军师惦记上的话,以后绝对没有好日子过。

“惟实,除了我以外的女人,你不许随便乱看哦!”孙策却是直接来到朱信的面前。

“我觉得已经完全挪不开看向你的眼睛,但现在必须要挪开……”朱信忙将头偏向一边。

“既然挪不开,那就仔细看着我啊!”孙策却是抱着他的头,扭转过来。

话说你这个傻妞,就这样免费送福利,完全没有半点自觉吗?朱信心中哀嚎着,良心正在饱受折磨,虽然那玩意也没有多少。身体倒是很诚实,只是继续下去估计会有些憋不住。

“伯符,女孩子要端庄一些。”吕范叹了口气,上前把孙策身上垮拉下来的衣服,给重新提上去,然后帮她绑好腰带固定好。

“啊……刚刚完全没注意到!”孙策见状,才反应过来,放开手之后,用右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调皮的说道。

“我是不是投降得太早了?”祖郎默默吐槽道。

“在宛陵遇见朱信之前,她可不是这样的。”孙河一副‘拿她没办法’的表情说道,“不过偶尔这样也不错,自从伯父去世之后,她就一副冷清的表情……”

“那个朱信和她是什么关系?”祖郎好奇问了句。

“小时候两人是一起玩到大的,而且两家原本还有婚约在。”孙河也没有隐瞒。

“这可不像婚约者应该有的态度。”祖郎指了指两人。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关系至少也没有那么差。”孙河笑道。

闹剧终究还是结束,大晚上的,朱信也开始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打算好好休息。今天的事情太多,比如天没亮就被强行掳走,比如走到半路就遇到袭击什么的……

孙策率领三百战兵,直接把数千贼人打跑的英姿,却是脑海之中萦绕。或者说,与孙策重新见面之后,她的样子,在脑海里面就根本挥之不去。

这是一个超级可爱的女孩子,不管什么角度,都对他的胃口。尤其是对方,显然是真的喜欢自己的。正辗转难眠的时候,一个身影晃了过来,直接朝着他扑了过去……

“谁!”朱信正好反抗的时候,对方已经扑到了他的怀中。

“软乎乎……”孙策的声音传来,此刻这妞正在用都蹭着直接的肚腩,一副超级享受的表情,“果然还是这个感觉最好,可惜不够以前软……”

这一刻,朱信明白了,为什么孙策不嫌弃肥胖的自己。而小时候,自己为什么拼命的去增胖。敢情孙策这丫头,根本就是一个肥胖爱好者!

“呐呐……”孙策抬起头来,“惟实,再胖一点好不好,就一点点……”

喵的,就现在这个表情这个语气,谁顶得住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