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蚀骨宠婚之总裁轻轻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纪太太,该吃午饭啦。”

护士小姐推着餐车走了进来,看到病床上的女人呆呆的举着手机不放,有些不满:“您可真是……忘了之前医生专门叮嘱过您的那些话了?”

她一个一个的把餐车上的营养餐肴端了下来:“孕期不可以这样一直盯着手机不放的,孩子也会受影响的呀。”

“孩子?”

床上的女人重复了一句,面色苍白,任着护士把她手上的手机抽走,眼睁睁的看着她把那东西随手放在了一旁。

屏幕上姐姐温乔笑靥如花的脸一闪而过,很快就不见了。

纪衡的脸却牢牢的留在了温栀的视网膜上,再难忘怀。

温栀十指苍白,狠狠地抓了一下洁白的床单,又飞快地松开。

毕竟纪衡,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没有笑得这么温暖过。

“对啊。”

护士顿了一下,真情实意的劝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和孩子了……旁的人,旁的人都可以先放一放的。”

温栀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轻声道:“谢谢你。”

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却天生有一种温婉的气质,两相冲和,整个人都沉浸着一种传统的古典之美。

护士有些可怜她,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目光落到了她的肚腹上,这样一个大小姐……

连个看护的人都没有。要不是有她们这些护士偶尔过来看一眼,纪太太如何能照顾的了自己呢?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们的工作也都挺忙的,就不麻烦你们了。”

护士点了点头,转身欲走,走之前又被温栀喊住了。

她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有一种摇摇欲坠之感:“还是麻烦你,把手机还给我吧。我需要……我需要打一个电话出去。”

温栀缓慢地在手机上按下了几个数字,纠结许久,却始终没有能把这个电话成功拨出去。

不知怎么的,她的思绪又飘回到了以前的那些旧事上去。

“温栀,你是不是很喜欢纪衡?”

温乔穿着一身鲜红的嫁衣,赤足站在穿衣镜之前,欣赏着自己手上的钻戒,漫不经心的开口:“你现在很难过,对吧?”

她嫣然一笑:“难过的恨不得立马去死——因为我要嫁给你喜欢的那个男人了。”

温栀当场呆住,心脏几乎要停跳了:“我,我……”

她结巴半天,脑子里头一片空白,连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也没什么好辩解的,她的确喜欢自己的姐夫。

“我没有要和您抢夺他的打算——我”

温乔笑了一声,几乎是怜悯的:“你倒是想呢……”

她叹息似的:“那也要他能看得上你才行啊。珠玉在前,鱼目岂能混珠呢?”

“不过我看不上他——要我嫁给这种男人,我还不如去死呢。”

温乔随手把那枚价值不菲的钻戒扔了出去,戒指掉在了地毯上,被地毯上的长毛所掩盖,消失在两人的视野范围之内。

“但是毕竟是说好了的……”

她语气非常随便:“你替我嫁过去得了。反正都是姓温的。”

温栀心脏猛的跳了一下,几乎要蹦出喉咙:“姐姐……你在说什么?下个礼拜就要举办婚礼了,现在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温乔冷笑一声:“姐姐?谁是你姐姐。”

“怎么,在我们家待的时间长了,当真觉得自己变成了温家小姐了?”

“我会把剩下的事情都安排好,你要做的,就是乖乖替我嫁给纪衡。反正你也不亏。”

“虽然他压根就看不起你……不过。”

温乔拉长了声音:“就当我这个做“姐姐”的,白白送你一份大礼好了!”

接下来的日子风云变换,温栀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当时只以为温乔是在说笑,完全没有想到,第二天她如常推开卧室门时候,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样了。

“温乔死了,你开心吗?”

说这句的人是温父。

“什么?!”

客厅的装饰由红转白,仆人的脸上都是一片惶急。

温栀不可置信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温父面无表情道:“死在这个当口上……我这个做父亲的,什么办法都没有。不仅不能把你送到监狱去,还得想尽办法帮你遮掩,好让你如愿嫁给纪衡。圆了我们两家之间的约定。”

“姐姐死了?为什么要把我送到监狱去……不,爸爸,我什么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

温父转过头去,再也不想看到她:“走吧,别让我恶心!他们会帮你收拾的,你只要代替乔儿嫁给纪衡就行。”

“我只要你记住一句话,别再打其他的歪主意!纪衡会生气是肯定的,他和乔儿从小青梅竹马,感情极好。却让你中途横插一刀……”

“但是没有办法。”

温父掷地有声道:“这个婚,必须成!”

…………………………

“叔叔!温叔叔!”

婚礼当天,温栀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手持捧花,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门外,等着自己的爱人出来。

纪衡在门内,双眼红的吓人:“我做不到!你明明知道温栀就是杀害温乔的凶手,那把火就是她放的,现在你让我娶杀害温乔的女人为妻……你怎么忍心呢?”

温父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却还要活下去……纪衡,你们家现在的情况,你是最清楚的。温家和纪家需要联姻——”

他的声音中有一种残酷的漠然。

“无论怎样,你们都必须结婚。”

屋子里又爆发了一阵风暴,一阵风吹过,大门轰然作响,在温栀眼前被重重地关上了。

温父先出来,自无措的温栀面前目不斜视的走过,恍惚温栀是透明的一般。

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没有放火啊……

我是喜欢纪衡,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用不道德的办法把他抢过来,就这样远远地看着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温栀抓着捧花的手越来越用力,上面有未被拔除干净的刺,陷进了她的手里,鲜血涌了出来,一滴一滴,砸在了她的脚面上。

“温栀。”

纪衡终于从门内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们大概都已经散完了。

她深吸一口气,抬头看那个,在法律意义上,已经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

“纪哥哥,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我”

“可我什么都不想和你说。”

纪衡的眼里是一片漠然。

“我只想让你去死。”

他突然笑了起来,“他们说你爱我,到了发疯发狂的程度。所以才会对乔儿做出那样的事情……”

温栀痛苦道:“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我真的。”

纪衡面无表情道:“那我要恭喜你,你终于如愿以偿了。”

他随手把西装拆开,将外套就那样扔了出去。

“希望你能一直快乐下去吧。毕竟我一点都不爱你,一想到你,我就觉得恶心。”

温栀一个人站在原地,目光落在纪衡的那件外套上,想尖叫,想哭泣。

但是所有的话都被噎在嗓子里面,没有人能听到,也没有人想听到。

“纪太太?纪太太!”

小护士的声音把她拉了回来:“您怎么还没吃饭呀,我都走这么老半天了。”

她埋怨道:“就算您不饿,肚子里的孩子也饿了。”

温栀不好意思道:“刚刚想事情,一想就出神了。”

护士扑哧一笑:“您可真是的。是不是这饭不太合胃口?喏,给你吃这个。”

护士像地下党接头一般,塞给了温栀一个小小的荷包。

温栀有些惊讶:“这是?”

她拆开往里一看,恍然大悟道:“你要结婚了呀?恭喜恭喜!”

护士有些羞涩:“是呀。这份工作太忙了,连准备婚礼的时间都没有……我这边抽不出时间,他那边也一样。所以我们干脆就不举行婚礼了。”

“但是心里头总觉得有些遗憾……哎,纪太太,你当初的婚礼是怎么样的啊?”

温栀顿了一下,看着手上一片喜庆的红:“我的婚礼?”

…………………………

“小姐,注意脚下!新娘子的脚是不能落地的,这段路必须得要姑爷背过去才行!”

说这些话的人是纪家请来的婚庆工作人员,全场怕是只有他一个人会以为这是一场幸福的婚礼了。

上次不欢而散之后,温栀还以为,不会再有婚礼这种事情了。

谁知道,温家和纪家两对父母执意要举行一次婚礼,以此来昭告世人,这段商业联姻的成立。

“噗。”

温栀的视线被盖头遮住,什么都看不到。

和上次一样,她一个人在这里站了很久,却始终等不到那个应该过来牵住她手的人。

“背她……噗,说什么笑话呢。纪衡会背她?”

眼睛看不到,听觉就变得更加敏锐了。

“以为自己是谁啊……就算是现在纪家不太景气,纪衡放在那里呢,那种人物,用不了几年就重振旗鼓,翻云覆雨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