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命中注定

听书 - 倾城农女有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慕云雪看着车前子从雪地里刨出来的东西,明显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不会是死人吧!慕云雪心中暗暗想到,心里也跟着有些胆怯起来。

汪汪汪,车前子却是见慕云雪一直不过来,于是有些不满的叫了两声,似乎是在叫慕云雪过去。

慕云雪却是咽了咽口水,心里却是在看到车前子面前人时有些颤颤的,不知道该过去还是应该立刻转身离开。

汪汪汪,车前子又冲着慕云雪叫了两声,声音也明显比刚才要急切了几分,至于为什么慕云雪会听出车前子叫声里面的急切,这一点慕云雪自己都不知道,反正就是能够听出来。

“好了,我过来看看吧!”慕云雪在车前子第二次叫了后,终于咽了咽口水,然后壮着胆子大步的朝着车前子走去。

咦,是他!

慕云雪走近看见那雪地里的人,脑中不由的想起年前在安阳镇城门口的那一幕,那个将当场斩杀了马的男子。

只是此刻男子已经紧闭了双眼,看上去没有丝毫的生气,身体上还覆盖着一些没有刨掉的白雪。

慕云雪弯腰先用手指在男子的鼻尖探了探,虽然十分的削弱,不过慕云雪还是探到了极其微弱的呼吸,这令原本心中紧张的慕云雪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死人就好。

先喂一碗灵泉水吧。慕云雪这样想着便从腰间取下一个竹筒,这原本是慕云雪从空间里打出来的灵泉水,准备拿来喝的,眼下也正好给这个男子喝些。

这嘴被冻僵了!慕云雪费力的摆开男子的嘴,却发现男子的嘴唇竟然都被冻僵了,即便是费力将灵泉水灌进去一些也很快就会流出。

“这可怎么办啊?”慕云雪在试了两次都失败后,有些无奈的看着雪地里的男子,手指覆盖在男子冰冷的手腕上,脉搏有却很是虚弱,仿佛一下子就会停止一样。

“不管了,救人要紧。”慕云雪放下男子的手腕,以眼前男子现在的情况看,根本就不可能撑到自己回去叫人来,还是先灌些灵泉水。

慕云雪这样想着便也不在乎什么男女之别了,仰头将竹筒里的灵泉水喝了一口,然后俯身用嘴对嘴的方式将灵泉水送入男子的口中。

尽管如此还是有灵泉水从男子的口中流了出来,但是经过慕云雪这样反复几次的喂灵泉水后,终于男子也是喝下去了一些灵泉水,且气息也明显有了增强的迹象,慕云雪再给男子诊脉,脉搏的跳动也明显比之前要好了不少。

“车前子你在这里守着他,我这就回去叫人来。”慕云雪见男子气息好转便起身道。

汪汪,车前子叫了两声,似乎是听懂了慕云雪话,然后做出回应的叫声。

慕云雪见车前子竟然主动走到男子的身上趴着,似乎是想要用自己的温度来给雪地里的男子保暖也就完全放心,于是转身用最快的速度朝着聚峰山外走。

出了聚峰山慕云雪并没有去找自己的师父吕大夫,而是去了距离自己现在最近的韩骐家。

“小静,骐哥哥在吗?”慕云雪敲了韩骐家院子的大门,开门的依旧是韩静,然后慕云雪也顾不得与韩静叙话直接问韩骐在不在。

“在的。”韩静却是对慕云雪这样并不在意,反而还笑了笑,转头冲着院子里的韩骐叫道,“哥,云雪找你。”

“找我?”韩骐在听到韩静的话后先是一愣,然后也放下手中的活计走了出来。

“找我有事吗?”韩骐疑惑的看着慕云雪问道。

“骐哥哥我想让你帮我去山上搬运一个人回来。”慕云雪很直接的说道。

“好,”韩骐却是听了慕云雪额话后想都没有便应道,然后就与韩静说了声后就和慕云雪出了门朝着聚峰山去。

“我在本来是替师父去山上采一株草药的,去的路上车前子在雪地里刨了一个人出来,这人我之前在安阳镇见过,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一个人倒在聚峰山的雪地里。”慕云雪一路走着,一路将事情的原委告诉韩骐。

“嗯,冬天聚峰山上有人遇难是常有的事,今天他能遇见你被你救也是他的缘分。”韩骐说道,对于聚峰山上有人倒在雪地里的事情并不稀奇。

很快二人便到了,车前子依旧趴在那人身上,见到慕云雪和韩骐来了便站起身从那人身上下来,然后跑到慕云雪身前摇了摇尾巴,似乎是在邀功。

“你辛苦啦!”慕云雪看着车前子的样子,嘴角笑了笑,然后接下腰间的竹筒倒了一些灵泉水出来喂给车前子。

车前子在见到慕云雪手掌中的灵泉水时整个都激动了,三两下就将慕云雪手中的灵泉水给舔了个干净,然后还一脸期盼的望着慕云雪。

“好了,回去来给你。”慕云雪看着车前子样子,原本自己是看空间里的小冰、墨玉和橘子都很喜欢喝所以就想着那些出来给车前子尝尝,没想到这车前子倒是一下子就爱上了这灵泉水,整天围着自己讨要灵泉水喝,空间里本来就有很多灵泉水,于是慕云雪也不吝啬就将车前子原本喝的水都换成了灵泉水。

这边慕云雪在喂车前子,那边韩骐已经将雪地里的男子给扛在了肩上。

“走吧!”韩骐扛着一个比他自己还要高的男子却是脸不红气喘的说道。

“嗯,”慕云雪点了点头,至于此次上山的目的,慕云雪想着也许要等到明日了,毕竟还是救人要紧。

出了聚峰山,慕云雪便带着韩骐回到了吕大夫处。

“咦,丫头,你怎么又带了个人回来?”正在院子里坐着喝茶看书的吕大夫见韩骐和慕云雪一起回来,自然也是看见了韩骐肩上扛着的人,而吕大夫自然也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人状况,且这人一看就是这丫头又救回来的。

“嘻嘻,”慕云雪笑了笑,想到上次自己在安阳镇上救了个人回来,这才没过多久自己就又从聚峰山上救了个人回来。

“是车前子在雪地里刨出来的,我见他还喘气就叫了骐哥哥将他给扛来了师父这里。”慕云雪解释道。

“将人房间屋吧!”吕大夫说道,对于从聚峰山上的雪里刨出个人来显然不意外,每年的冬季村里的猎户上山也偶尔会带个被雪埋了的人,这些都不是什么稀罕事。

“骐哥哥喝杯水吧!”慕云雪见韩骐将人放到了床上后,就给韩骐倒了一杯热水,当然慕云雪还暗中给加了一些灵泉水,算是感谢韩骐陪的。

“谢谢。”韩骐接过慕云雪手中的水仰头便喝了干净,又将杯子还给慕云雪道,“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嗯,谢谢骐哥哥!”慕云雪接过韩骐还回来的杯子,然后冲着韩骐笑了笑说了声谢后就目送着韩骐与吕大夫告了辞后离开。

韩骐走后,吕大夫便也进来给慕云雪带回的男子诊脉,然后就见吕大夫原本有些漫不经心的脸一瞬间变得严肃起来,紧蹙这眉头感叹道:“丫头,你这是又给你师父带回来了个难题呀!”

“他怎么了?”慕云雪疑惑,自己也给这人诊过了脉的,除了身体因为被冻久了有些虚弱其它的倒也没什么呀!

“嗯,”吕大夫却是沉吟了一下道,“这次可比上次还要难办,这人看来身份不简单。”

“他应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见他身后跟了很多护卫。”慕云雪回忆着上次与男子见面的场景,印象最深的就是男子毫不手软的斩杀了一匹马,一匹马最少的价格也有十几二十两,这人说杀就杀,都不带丝毫犹豫的,可见家里一定很有钱。

“恐怕他的身份不止这么简单,”吕大夫听完慕云雪话后接话道,“他中的乃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奇毒,这毒采用八种极其珍贵的毒药所研制,并且这毒似乎是从胎中就开始下了,且一下就是长达十年之久,如果不是一直有名医给他用几十种名贵的药材给他压制体内的毒,他恐怕早在几年前就死了。”

“而能够下这种毒,且能够长期吃那些名贵药材来压制毒素的人看,并不是有钱有可以。”吕大夫继续补充道。

“师父他有救吗?”慕云雪对于眼前的男子是什么身份可不怎么在意,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反正现在也是一个病人不是。

“恐怕很难,”吕大夫有些无奈的叹息道,“首先那八种珍贵的毒药配置顺序便是一大难题,我虽然知道是哪八种毒药,但是不知道这八种毒药的配置顺序是配置不出解药的。还有解药也是同样需要八种极其珍贵的药材,而他虽然之前服用了几十种珍贵的药材里有也有两位药材是解毒的,但是其余六位药材却也只会比这两种药材更加的珍贵难寻,而且据我所知其中三味药已经绝迹了。”

“这样呀,那他岂不是没救了。”慕云雪原本有些期许的心一下子就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凉水,这样这个人岂不是没救了。

“嗯,现在我只能先暂时给他压制住毒性,至于以后他还能活多久就不得而知了。”吕大夫说着已经点了一支蜡烛,拿出自己的银针,掀开那人的衣襟,准备给那人施针。

然而当吕大夫将那人的衣襟翻开是慕云雪却是一愣。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