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倾城农女有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额,吃?

慕云雪不知道慕宏是哪里来的这个自信,难道他没有看见自己这一桌上摆的什么,他们那一桌上摆的什么吗?

“爹,这里是我们今年的孝敬。”慕景则却是没有理会慕宏的询问,而是起身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荷包道。

“爹,这是我们四房今年的孝敬。”慕景则之后慕景磊也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荷包。

慕宏看见慕景则和慕景磊二人手中的荷包,荷包很重,显然装得不会是银子,那么只能是铜钱了,这样想着的慕宏眼中便露出一丝不喜来,自从来到安阳镇自己就没有再用过铜钱,手中最小的也是一两一两的银子,也只有打赏府中下人的时候才会那铜钱装。

慕景则和慕景磊自然也是看见了慕宏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喜,两人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今日来这里一个是分家第一年不好拂了爹娘的颜面,二则就是为了交这每年的孝敬银子。

然而慕景则和慕景磊就这样等了许多,才看到一个小厮打扮的人走了过来一一接过慕景则和慕景磊手中的荷包,然后就见那小厮将荷包收入了自己的口袋里。

“好了,孝敬也孝敬了,这年夜饭也吃了,你们就赶紧回去吧!”慕宏说道。

这是要赶人了!

“是,”然而慕景则和慕景磊却依旧没什么表情,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总之是十分平静的接受了慕宏的话,只是应了一声后就带着自己一家人告辞离开了。

出了慕府大门,牛车缓缓而行,而现在天已经大黑,因为是除夕家家户户此刻都在家团圆,街上也是人烟寂寥,于是这托着满满一车人的牛车就显得十分的特别了。

咕噜,牛车上有人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云雪我饿了!”坐在慕云雪身旁的慕晓雨此刻是有些委屈的低着头,看着自己咕噜咕噜叫的肚子,虽然中午吃的很饱,但是从午饭过后到现在就什么也没有吃过了,肚子不饿那是不可能的。

“我也饿了!”慕云雪也是饿了,若是平时在家早就吃过晚饭了。

“小妹前面有卖包子的,哥去买给你吃。”坐在慕云雪另一边的慕致易却是突然说道。

包子?这大年夜的谁还会卖包子啊?

慕云雪听了慕致易的话后抬头,却果然在牛车的不远处有人在街边卖包子,热气腾腾的包子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时候显得尤其的突兀。

“三哥,我们先买些包子吃了再赶路吧!”这次说话的慕景磊,其实慕景磊和慕景则坐在牛车头也是一早就看见了前方的卖包子的摊位,也都是想着等牛车近了停下来买些包子,大家吃了包子后再赶路。

“嗯,”慕景则点了点头,也是应了。

热腾腾的包子铺在这个除夕的寒夜显得十分的凋零,牛车缓缓停在包子铺前,卖包子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翁,此刻老翁就坐在量大笼冒着热气的包子的后面,满是褶皱的脸上却一直带着的笑意,慕云雪看了一眼老翁,不知道这老翁着笑意是对着这自己着一行人,还是对着他眼前的那两大笼热气腾腾的包子。

“老板来二十个包子。”慕景则下了牛车走到那包子铺前看了一眼老先生,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五十文钱放到包子铺的桌上。

“好,”老者抬头看了一眼慕景则,然后起身看了一眼慕景则放到桌上的钱,便拿出几张油纸打开蒸笼取包子。

“好了,一共二十五个包子。”老者将五个包好的油纸包递给慕景则。

慕景则一愣,想要说什么,但是与老者的眼神相对后便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过老者递过来的五包包子转身离开。

一个包子两文钱,所以二十个包子四十文,但是慕景则见老者在这除夕夜也出来卖包子,便心生怜悯之心,于是便多给了十文钱,但是慕景则没有想到老者却给了自己二十五个包子,正好是五十文钱的价钱。

凄寒的夜,大雪纷飞,慕云雪看着手中冒着热气的包子,抬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亲人,也一个个拿着热腾腾的包子,一口下去,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意。

慕云雪也跟着啃了一口手中的包子,包子的味道很好,是慕云雪吃过最好吃的包子。

吃了两个包子,慕云雪的肚子也饱了,不过慕云雪却觉得此刻心里的暖意比肚子的饱意更加的令人满足。

牛车缓缓前行,寂静的街道两边挂着零星的红色灯笼,而就在这辆牛车缓缓驶出安阳镇时,在其身后是多多开得灿烂的烟火。

慕云雪回头看着安阳镇上空燃放的烟火,绚烂的烟花五彩缤纷美丽异常。

“好漂亮!”慕晓雨也同慕云雪一样回头看那空中不断绽放的烟火,一边看口中也不自觉的赞叹了出来。

“嗯,很漂亮!”慕云雪也应声道,前世慕云雪见过许多比这还要漂亮的烟花,但是此刻慕云雪却觉得,没有比眼前更漂亮的烟花了。

于是牛车便在此停留了一刻钟,牛车上的人一个个也都抬头看着天空中不断绽放的烟花,色彩斑斓的烟花照亮着整个黑夜,同时也照亮着牛车上每一张充满幸福的笑脸。

除夕过后就是初一,初一慕云雪一早便同爹慕景则和娘楚氏,以及大哥慕致瑾,三哥慕致易一起前往吕大夫和韩骐家拜年。

只是去吕大夫家时却正好吕大夫不在家,于是慕景则是楚氏便将礼物放到屋子里就离开了,回来时便直接去了韩骐家。

“伯父伯母新年好,致瑾哥新年好,致易哥新年好,云雪新年好!”开门的是韩静。

“新年好,这是给你的新年礼物。”楚氏笑着对着韩静打招呼,然后拿了一个礼物盒给韩静。

“谢谢伯母。”韩静接过礼物盒子然后邀请着所有人进屋。

“哥,慕伯父一家人来了。”韩静带着慕云雪一家人进了大厅。

“慕伯父,慕伯母,新年好!”韩骐原本正坐在屋中与上官驰聊天,见慕景则一家于是便起身问好。

“新年好!”慕景则笑着回应,抬头就见坐在屋中的上官驰。

上官驰原本正吊儿郎当的坐着,却在见到慕云雪后立刻站起了身来走到慕景则和楚氏面前热情的问好:“慕伯父、慕伯母好,我叫上官驰,是韩骐和慕致瑾的朋友。”

“喔,你是致瑾的朋友!”慕景则有些吃惊,眼前这个自称上官驰的公子,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之人,原本心中对韩骐居然认识这样的人儿吃惊,却没有想到自家大儿子也认识此人,且还是朋友。

“正是,听说致瑾受伤了,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上官驰说着眼睛朝着慕景则身后瞟去,就见坐在轮椅上的慕致瑾。

“致瑾你这是!”上官驰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慕致瑾,却是一时间说出话来了。

“如你所见,不过没没什么事。”慕致瑾则是看着上官驰淡淡的回了这么一句。

“还说没什么事,你这样明显是腿折了呀!”上官驰惊叫道,“不行我得赶紧通知都中的人,一定要叫来最好的大夫给你医治好。真是的,都怪我家老爷子,早不叫晚不叫,偏偏在你受伤的时候叫我回去,不过还好现在我回来,知道了你的情况,我一定会请最好的大夫来医治好你的。”

“最好的大夫,你认为还有比吕大夫更好的大夫吗?”慕致瑾脸上却是一直都挺平静,语气也是一直都很平静。

“这,”上官驰却因为慕致瑾的这一句话给顿住了,然后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一下子就没了精神。

“那你以后怎么办,你要永远都这样?”上官驰有些不忍的看着慕致瑾问道。

“也许会,也许不会!”慕致瑾却是回了上官驰一个没头没尾的答案。

“哎,”上官驰却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也只是先这样了。”

上官驰又突然走到慕云雪的面前对着慕云雪说道:“小云雪,你哥现在这样了,以后你可要好好照顾你哥知道吗?”

“嗯!”慕云雪点头应道。

在韩骐家待了一会儿,之后慕景则便带着自家人告辞离开了。

过年从大年三十一直到大年初七其实都应该是很忙碌的,不过慕云雪一家因为一直以来就没什么亲人朋友,慕景则的亲人就是大房和二房要去拜访,不过想着除夕夜的年夜饭,慕景则和慕景磊便选择了不去,于是除了初三去村长慕逢家拜访送了礼物后,慕景则和慕景磊两家人都一直待在家里。

至于楚氏和许氏回娘家,楚氏自幼是孤儿,所以没有娘家人,而许氏的娘家人在许氏嫁给慕景磊不久后就因为家乡发大水都没了,所以两个妯娌也因此感情更加的厚了一分,一样的没有娘家人,一样的在婆家不受待见。

这日大年初十,冬日的暖阳洋洋洒洒的洒在雪地里,慕云雪一早就背着背篓再次进了聚峰山。

这一次慕云雪是带着车前子一起去的,而慕云雪会在这样积雪厚的时节进聚峰山,是因为师父吕大夫之前在聚峰山上看见的一味名贵的药算算日子已经开了花,慕云雪于是便自告奋勇的上山帮吕大夫去采摘,于是吕大夫便让慕云雪带着车前子一起进山。

积雪很厚,慕云雪踩在厚厚的雪地里,雪直接没过了慕云雪的膝盖。

“车前子还有多远啊?”慕云雪艰难的在雪地里走着,感觉脚指头都被冻僵了。

汪汪汪,突然车前子停了下来,然后就见车前子不停的在雪地刨着,慕云雪疑惑车前子怎么突然会做这事时,却见车前子已经从雪地里刨出了一件东西。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