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倾城农女有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慕云雪在安阳镇上走了走,逛了逛,依旧没有看见二人,又回到了原来走散的地方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等到两人。

直到正午慕云雪也依旧没有看见二人,摸着有些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慕云雪看了看四周,决定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

酒楼这些高档场所慕云雪自然是消费不起,于是慕云雪只得找了一个路边摊要了碗面吃。

一碗阳春面三文钱,只比一个肉包子贵一文钱,慕云雪吃了一碗阳春面花了三文钱,古代的面都是纯手工制作的,所以即便是这样一碗简单的阳春面吃起来也是十分的香的,且分量十足。

将面吃完,连同面汤也喝完,慕云雪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

而正当慕云雪结账走人时,却见从对面一家酒楼里乱棍打出来一个人,周围路过的百姓见有热闹看,也都纷纷围了上去。

慕云雪自然也是好奇,于是凑上前去想看看热闹。

“敢来我们丰盛楼吃霸王餐,你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都给我狠狠的打,我要让这安阳镇的所有人看看在我丰盛楼吃霸王餐的下场,看谁还敢来吃霸王餐。”打人一群人中一个领头的大声说道,然后就见这些打手更加凶狠的打着地上抱在一团的那人。

而周围围观的百姓则是对着地上抱成一团被打的那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慕云雪看了一眼地上抱成一团的那人,虽然衣服已经有了些破损,但是面料却是上好的绸缎,能穿得起这绸缎衣服的人怎么会付不起饭钱呢?慕云雪不解。

丰盛楼的打手直到打累了才停了下来,然后就在领头的那人带领下骂骂咧咧的回了丰盛楼。

围观的人群见打手都走了也就知道没什么热闹可看,渐渐的也都一一散去。

慕云雪原本与慕致易、杨蝶走散的地方就是这里,也就没有离开,还是继续看着那地上被打抱作一团的人。

咦,这人不动了?慕云雪在盯着那人看了一刻钟后,也没有看见那人有丝毫的动作,心中便是一沉,几步便走到那倒在地上的人前,伸手探了探那人的鼻息,鼻息十分的微弱。

然后慕云雪又拿起那人的手诊脉,慕云雪低头看了一眼那人的手,骨节分明的手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有很多,特别是手关节处,此人似乎经常用拳头打硬的东西,所以才将手关节处都打伤了。

且那人脉象与其微弱的呼吸不同,是那种十分急促的脉象,有点儿像运动过度呼吸急促的人一样,这太不同寻常了。

这样想着的慕云雪却是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上正有一股细微的白色光芒正往那倒在地上的人的身体里去。

呜,白色光芒一点点儿的进入那人的身体,原本还卷缩在地上快要断气的人却突然发出了一个声音,“酒······”

“还酒呢,命都快没有了!”慕云雪有些无语的吐槽道,然后站起身左右看了看,正巧看见一个赶着牛车的大爷从这里路过,于是慕云雪便上前拦下大爷和牛车,然后又请那大爷与自己一起将地上的人弄到牛车上。

牛车缓缓行驶,慕云雪直接给了大爷三十文钱车钱,让大爷驾着牛车直接往清水村吕大夫家赶。

“师父,师父。”牛车停在吕大夫家门前,慕云雪先下了牛车准备去叫吕大夫与自己一起搬动车上那人,接过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慕云雪也没有看见吕大夫,于是便又摆脱牛车的大爷和自己一起将那人给搬下牛车,并且帮忙搬进屋子的床上。

“谢谢大爷!”慕云雪给了大爷三十文钱,送走了牛车大爷后,便转身进了屋子。

看着躺在床上的人,慕云雪这才看清了自己带回来的人长什么样子。

刚毅的五官如刀削一般,虽然脸上胡子拉碴的不修边幅,还披散着头发,但是却不让人感觉难看,反而给人一种十分狂野美感。

“不要,不要!”突然躺在床上的人开始梦魇,然后双手胡乱的挥舞着,直到抓到了一直坐在床边的慕云雪的手后就像是找打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握住了慕云雪手。

慕云雪想要将自己手从那人宽大的手掌中抽出来,却发现自己无论使出多大的力气都不能将自己手抽出一分,最后慕云雪也只得作罢,任由那人紧握着自己手。

“咦,丫头,你怎么来了?”刚刚去给人看诊回来的吕大夫一开门便见慕云雪坐在床边,床上还躺着一个人。

“师父,你回来。”慕云雪听到吕大夫的声音后立刻露出欣喜之色,然后对着吕大夫笑道,“师父你来看看我带回来的这个人究竟得的什么病。”

吕大夫其实一进门便看见了床上躺着的人,也是一眼就看出了床上的人身体有问题,但是当吕大夫走近见自家徒弟的手居然被床上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给紧握着,立时就火了起来,走上前就朝着床上人的手背扎了两针,然后那人的手就像是瞬间失去了力气一样,一下子就将紧握在掌中慕云雪手给送了。

得到解放,慕云雪赶紧将自己手给抽了出来,然后冲着吕大夫说了声谢谢,便又开始催促吕大夫给床上那人看看。

吕大夫一向也是医者仁心,本来吧不用慕云雪说,这人如今既然已经进了自家的门,自己当然要负起责任来。

诊脉,看面,最终吕大夫却是沉吟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道:“此人中了毒,且中的还是世间罕见的残毒。”

“残毒?”慕云雪疑惑道。

“嗯,”吕大夫继续解释道,“残毒乃是一种奇毒,无色无味,中毒之人起初是完全察觉不到的,待到察觉到了已经是毒入骨髓药石难医了。”

“这么厉害,那他还有救吗?”慕云雪一惊,出声道。

“若是一般的大夫肯定没救了,不过正好我年轻时研究过这些奇毒,这残毒也曾经研究过。他现在的状态属于毒入骨髓陷入昏迷而已,只要人没疯就还是有机会救过来的。”吕大夫继续说道。

“怎么救?”慕云雪问道。

“第一部解药,我这里现在有着残毒的大部分解药,不过却差了一味灵仙草,找到这灵仙草我就能够配置出这残毒的解药;第二步换血,吃了解药后要换掉他原本已经被残毒坏掉的血,所以要找到与之相匹配血的人帮他换血;第三部调养,前面都做到了以后他也算是救活了过来,不过后期还需要大量的药浴和药膳进行调养,直到身体完全恢复。”吕大夫答道。

“那师父我们赶紧去找灵仙草吧!”慕云雪一听有救便立刻高兴起来。

“哎,”说道灵仙草时吕大夫又叹了一口气,“这灵仙草要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东西你师父我早就找到了,这灵仙草根本只是传说而已,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寻找着灵仙草,但是也都没有找到。”

“传说!”慕云雪一惊,原本雀跃的心有立刻沉了下去。

“师父,那他就真的没救了?”慕云雪还是不死心,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人,俊逸的脸上一直蹙眉,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看着让人好想为他展平那紧皱的眉头。

吕大夫见慕云雪脸上的不甘,无奈的叹了口气,又缓缓道:“传说这聚峰山上出现过这灵仙草,不过这只是传说,我这些年也曾多次前往聚峰山寻找着灵仙草,但是都没有找到。”

“师父我要去聚峰山。”慕云雪听到有希望,眼中露出一丝精光,然后坚定的说道。

“不行。”吕大夫想也没想就严厉的拒绝了。

“师父!”慕云雪抬眼一脸期盼看着吕大夫。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虽说医者父母心,但是这人与你毫无干系,你若是为他去聚峰山冒险我是说什么都不同意的。”吕大夫厉声说道。

“可是······”慕云雪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当自己第一眼看见他的脸时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是愧疚,又似依恋,总之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自己心中却不想他就这么死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