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撒泼耍浑

听书 - 倾城农女有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得到慕云雪的回答,男人显得很高兴,语气愉快的说道:“我就知道主人是世界上最心善的人!”说完便放开了慕云雪。

“主人我叫白炎,以后主人可以叫我的炎。”自称白炎的男人说道,说完便身形一闪就进入了慕云雪的空间里。

空间里慕云雪明显的感觉到小冰对白炎的进入的警戒,但是白炎一进入空间就找了一个角落化成白狼的样子睡觉了,在其身上依旧绑着慕云雪的之前的包扎。

经过白炎的这个插曲,慕云雪也就不想在聚峰山里停留了,便转身朝着聚峰山外走去。

“咦,这是人参吧!”就在慕云雪回去的路上,慕云雪却在一棵倒了的大树下发现一棵类似于人参的苗苗。

慕云雪心中一喜,暗叹自己的运气,急忙从空间里拿出之前买的小刀开始一点一点的挖起人参。

慕云雪挖得十分的小心翼翼,终于在挖了有两刻钟后慕云雪终于将这株人参完好无损的挖了出来,不过这株人参很小,几乎只有慕云雪小指头那么小,根本就卖不到几个钱,于是慕云雪便将人参扔进了空间里,让小冰找个地方种好。

找到了一株小人参,慕云雪心情很好,这回去的路上自然倍感轻松愉快,很快就走到了聚峰山脚。

慕云雪见时间还早,便又在聚峰山脚捡了一会儿柴,直到慕云雪感觉到自己很饿了才扛着一捆柴往回走。

“云雪,”当慕云雪刚夸奖家门口便见脸色有些焦急的楚氏跑了过来,拉着慕云雪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口中还不停的责备道,“你这一天都去哪儿了,可让我们好找,你三哥中午回来说并没有在聚峰山脚看见里,你三哥几次出门到处找你都没有找到。”

慕云雪没有想到自己才去一趟聚峰山就过了一天,暗叹在这个没有钟表的古代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娘,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慕云雪很是主动的承认了错误,然后又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道,“我原本在山脚捡柴的,可是后来有些困,便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睡了一会儿,想着等睡醒了再接着捡柴,可是没想到一睡就睡这么久。”

这还这不是慕云雪想要撒谎,只是自己是万万不能告诉楚氏自己进了聚峰山,不然下次楚氏是肯定不会让自己靠近聚峰山了。

“睡着!”楚氏显然是相信了慕云雪这个蹩脚的理由,用手敲了敲慕云雪的头嗔怪道,“这么冷的天,你在外面随便睡着了也不怕着凉,下次困了就回家来睡,家里已经没有爷奶和小姑她们叫你做事了。”

嗯?慕云雪眼里一闪,倒是没有想到这个,从前在慕家时慕云雪去外面做事时也时常找地方睡觉,因为在家里慕云雪每天寅时就要起来开始做事,亥时才能睡觉,这对于一个还在长身体的小女孩来说太过残忍,于是慕云雪就经常乘着出门做事时找地方补觉。

所以楚氏才会信了慕云雪说在外面睡着了这样拙劣的谎言,同时对慕云雪说家里已经没有了欺负她的人了,让慕云雪放心回家睡觉。

慕云雪想着从前的事情,心里没来由的就有些心酸,但是好在现在分家了,且自己也有疼爱自己爹娘和哥哥们,以后一家人一起奋斗,等攒够了钱就去将二姐给赎出来,到时候一家人整整齐齐的一起奋斗过上好日子。

楚氏说了一会儿慕云雪便又去厨房给慕云雪熬了一碗姜汤来让慕云雪喝了去去寒,姜汤很辣,慕云雪却是一口气喝了,一则是这是楚氏的心意,二则是自己今日出去虽然没有在外面睡觉,但是还是觉得喝了御御寒比较好。

晚上慕云雪见到了四伯一家,依旧是韩骐的牛车将四伯一家从二伯家接出来的,至于为什么慕景则和慕致瑾是早上去接的人,弄到晚上才回来,这就要说说慕景山和刘氏了。

早晨慕景则一大早就找了慕景磊说了要邀请慕景磊一家与自己一起住,并且也说了自己现在住的地方的情况。原本慕景磊就在为要不要搬出去,搬去哪里正伤脑筋,现在慕景则说有地方给自己一家人住,慕景磊便是想也不像就答应了,便叫自己的妻子许氏和儿子慕致旭、女儿慕晓雨一起收拾东西。

其实在慕景则一家离开的第二天,慕景磊一家也遭到了二房慕景山和刘氏的骚扰,慕景磊原本同往常一样起床准备给慕晓雨烧些热水存着用,结果却被刘氏给阻止了,说是现在既然已经分了家,且这院子已经分给自家,所以这院子的一草一木以后都是自家的,且又说慕家二老已经将房契和地基都给了自己,而慕景磊一家现在居住的茅草屋是盖在自家地基上的,所以以后想要居住每个月就要像字家缴纳一百文钱的地基租金。

慕景磊听了起得不行,但是又无可奈何,心知即便是去镇上大房家找慕家二老也是讨不到说法的,慕家二老这些年偏心长房和二房慕景磊对他们也是早就失望了。

原本分家后慕景磊就想要搬出去住,但是短时间也没有找到房子,却没有想到刘氏在分家的第二日就找上门来了,并且提出了自己要在这里住下去就每月要交一百文钱的地基费,可是不给,自己家茅草屋的地基是在刘氏的手中,且当初修这茅草屋的时候只是说临时住的,所以也没有上什么房契,只是这一住便住到现在,而没有房契,慕家二老分家契书上写的茅草屋分给三房和四房一人一间的说法就有些可笑了,因为没有房契的房子是不作数的,也就是说慕景则和慕景磊其实在分家时是什么也没有得到的。

慕景磊这些一早就知道,而分家的事情没有提出抗议,那是因为知道自家爹娘一直都是这么偏心,即便是说了也没用,倒不如就这样还少了些口角,以后自己该孝敬的就孝敬,不过别的自己可不会再管的,这些年自己一家人的任劳任怨早已报了他们对自己养育之恩。

只是没有想到慕景磊不管是住下还是搬离慕家院子都挺困难,就在慕景磊带着一家人收拾东西离开时,刘氏又出现了将院门给堵住了,这一次刘氏没有像上次慕景则一家走时那样污蔑慕景磊一家偷了自己的东西,而是让慕景磊交居住了一天的地基租金——一百文钱。

嘶~~~一百文钱一天的地基租金,这跟打劫有什么两样。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