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新家(2)

听书 - 倾城农女有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现在什么时辰了?”慕云雪望向门外,因为是雨天,所以现在根本就看不出是什么时候,但是慕云雪可以肯定现在不是早晨。

“都下午了,你这一觉睡得可真长。肚子饿了吧,我在厨房给你温了饭菜,你先去洗漱,我去将饭菜给你端来。”韩静说着就起身出了房间,去厨房端饭菜。

睡了这么久?慕云雪有些感慨,自己这一觉可睡得真长,不过想来也是,自从穿越过来自己就很浅眠了,始终不太喜欢谁硬邦邦的炕床,还有那旧棉被。而韩静家睡的是床,且盖的还是好闻的新棉被,慕云雪就觉得很舒服,所以睡得也很沉,直到现在才醒来。

慕云雪再为自己倒了一杯热水,然后便喝水边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昨晚借着灯光慕云雪已经大概的看了,但是白天看才觉得这房间的好,以慕云雪现在所坐的桌子为中心,左边用纱幔隔开的是床、柜子和梳妆台,右边则是用好看的珠帘隔开的是一个小书房,有书架、书桌、琴和一个贵妃榻,小书房的旁边旁边用一个画有桃花纷飞图的屏风隔开一个小通道,而这个小通道就是通往浴室的,此时浴室用一扇门关着。

慕云雪喝了杯中的水,然后起身朝着这浴室而去,推开门进去,浴室其实不大,浴桶、小梳妆台、全身镜和一个放有浴室用品的小木架。慕云雪先走到那小木架旁边的几个用草席裹着的几个坛子里打开一个,果然是热水,慕云雪将其中一个坛子打开,用里面的水洗漱了一番,然后坐在梳妆台前用梳子给自己梳了一个荷包头。

做完以后慕云雪又在浴室里看了看,然后又在浴室的尽头处找到了厕所,厕所是用木头做的隔板,慕云雪看了一下这个很现代感的厕所,想着日后自己有了房子也要在房间里弄一个。

当慕云雪收拾完一切从浴室出来,韩静已经将饭菜都摆到了桌上,就等慕云雪来吃了。

“云雪快来吃吧,还热着的。”韩静招呼着慕云雪道。

慕云雪点了点头走到韩静对面坐下,看着桌上的一荤一素一汤,以及一碗白米饭,慕云雪顿时感觉自己饿了,端起白米饭便开始吃。

吃完了饭,慕云雪便自发的收拾碗筷,却被韩静阻止了,于是慕云雪便一路陪着韩静收了的碗筷然后拿回厨房去洗。

做完这些以后,韩静便带着慕云雪在韩家的院子里逛了一会儿,并且韩静还为慕云雪讲了些从前的事情。

话说当年韩家二老仙逝时,韩静两岁,韩骐也不过十二岁,而就是因为两人年纪都还小,所以其大伯一家便长期上门来讨要东西,今日是米,明日是面,后日是钱,有时候甚至会不问自取,弄得韩氏兄妹很是头疼,奈何人家就是仗着是长辈就以身份压人。

最终韩骐无可奈何,请了清水村的村长慕逢以及韩氏一族的族长前来作证,自己要与大伯一家断亲。

此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都说韩骐不懂事,居然做出忤逆不孝之事,且其大伯一家更是哭天喊地的骂韩骐兄妹两不识好歹,自己明明念起年幼就多次上门照顾和看望,接过这二人不识好歹要与自己断亲。

韩骐也是做事果决且绝的人,当场下跪将大伯一家的诸多罪行一一陈述,并且找了邻居作证人,还有爹娘生前所记大伯这些年从家里拿东子的账本。

众人才恍然,原来这韩骐大伯一家从以前就一直欺压着韩骐一家,并且不停的上门讨要东西,就连韩家二老生命最后一刻的医药费也是被这韩骐的大伯给抢了去的。

要说这韩骐的父母也是典型的包子性格,在韩骐爷奶都还在世时就一直受到二老的欺压,韩骐的爷奶与慕家二老倒是有些相像,都是疼爱长子之人,也一直希望长子能够光宗耀祖,从小韩骐的父亲就下地干活,韩骐的大伯则是坐在学堂上念书,然而韩骐的大伯并不是个读书的料,读了二十几年的书连个秀才都是没有中。

可是架不住韩骐的大伯是个油嘴滑舌之人,将韩骐的爷奶哄得团团转,二十几年如一日拿钱给他读书,还一边压榨这韩骐的父亲不停的做活赚钱给他花。

直到韩骐的爷奶去世,这样的局面才结束,但是韩骐的爷奶却把自己所有的钱都给了其大伯,而韩骐的父亲却是一分没有。

不过好在韩骐的父亲是个能吃苦且耐劳之人,在父母过世后的三年守孝的时间里就自己赚钱起了一个砖瓦房的小院,并且向韩骐的母亲提了亲。

然而好日子没过多久,韩骐的大伯见韩骐的父母日子越过越好,自己的日子却是越过越差,便开始上门像韩骐的父母要东西。

最开始还只是哭穷,拿一些米粮回去,然后久而久之便形成了直接要了,再然后自己直接拿。韩骐父母当时存下的买药的药钱就是被韩骐的大伯拿走后,导致韩骐父母的病情加重,之后又久久没有钱去抓药才去了的。

当韩骐将这些事情公之于众后,村长慕逢和韩氏一族的族长当场就开了韩氏的宗祠将韩骐一家与韩骐大伯一家断了亲。

断亲后韩骐就将自家的小院给卖了,然后便带着两岁的妹妹进了县城去打工,这一去就是两年,知道两年前韩骐才带着韩静回了清水村,在这清水村的北村买了块地修了这么一个小院子。

听完韩静讲完关于从前一切,慕云雪不禁想到韩骐和韩静的爷奶与慕家二老何其的相似,只是不知道慕景海和慕景山将来会不会像韩骐大伯那样。

不过自家爹娘可不是真的包子性格,即便以前是,但是想来以后不会是了,希望不会是吧!

“小静,我爹娘还有哥哥呢?”慕云雪在韩家转了一圈,除了自己和韩静并没有看见别的人,故才有此一问。

“今早有人过来通知伯父伯母说你们原来住的茅草屋在昨晚你们走后不久具倒塌了,所以伯父伯母一早就出去了,说是去问问看村里有没有可以租住的地方。致瑾大哥和我哥也是一大早就出去了,致易哥下午出去的,说要去聚峰山看看,顺便捡些干柴回来。”韩静说道,“原本我哥说你们既然要租地方住,倒不如就住在我们家,可是伯父伯母却是一口回绝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