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精致的荷包

听书 - 倾城农女有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一会儿房门便打开了,开门的是一身粗布补丁旧衣的慕晓雨,慕晓雨只比慕云雪大一岁,看上去与慕云雪一样瘦瘦小小的,枯黄稀疏的头发用两根破布带子绑成两个荷包头。

“云雪妹妹。”慕晓雨在打开门看见慕云雪那一刻,脸上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伸手拉过慕云雪的手道,“快进来。”

慕云雪跟着慕晓雨进了屋子,这间茅草屋与慕云雪一家住的那间一样,破烂且简陋。

“对不起云雪妹妹,你受伤了我都没能去看你。”慕晓雨拉着慕云雪的手走到屋中的长条凳坐下,脸上露出一丝歉意道,“都怪我刺绣那么慢,奶说我交的绣品没有达到她的要求,所以要我一直待在屋子里刺绣,直到绣完为止。”说完,慕晓雨面色有些愁苦。

慕晓雨在刺绣上是很有天分,据说是因为慕晓雨的母亲许氏曾经也是一位在十分了得的刺绣大师,只是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手受了伤便再也不能刺绣了,而慕晓雨继承了其母很好的刺绣天赋,年仅九岁的慕晓雨的绣技就已经不凡。

李氏更是看到了慕晓雨的价值,所以从慕晓雨六岁时会绣花开始就一直要慕晓雨做绣品拿去卖,当然这卖绣品的钱慕晓雨是一分也得不到。而且李氏也常常拿许多绣品给慕晓雨绣,且规定了时间完成,若是慕晓雨在规定的时间绣不完,或者绣出的绣品不令李氏满意,迎接慕晓雨的只会是一顿毒打。

“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慕云雪笑了笑,抬眼看到炕床上一个竹篮子里装着的二十几条绣帕,每条绣帕上都绣了漂亮的图案,旁边还有一个更大的竹篮里则是放着一副绷着的更大的绣品,慕云雪看了一眼,白色的丝绢上是一幅快要完成的富贵牡丹图。

“对了,我有东西要给你。”慕晓雨说着起身走到屋中的旧衣柜前,将衣柜打开然后再衣柜的最下面一个角落里拿出一个旧布包。

“这个给你。”慕晓雨将旧布包递给慕云雪。

慕云雪心中疑惑,接过慕晓雨手中的旧布包打开,里面是一个漂亮的荷包,荷包上用丝线绣着栩栩如生的碧叶荷花图,荷花绣得十分的精致,慕云雪看了看连荷叶上的水珠也修得十分的逼真。

“这是?”慕云雪疑惑的看着慕晓雨,不明白慕晓雨将这么精致的荷包给自己做什么。

“这个是我用以前的刺绣剩下的边角料做的,上面的图案是娘绣的,我想着你前段时间落了水身体一定不好,你将这个荷包拿去卖了换些钱,然后给自己买些好吃的补补身子。”慕晓雨说道,“前段时间我听说了,三伯母求奶给你一碗白米粥喝都给奶给拒绝了,最后还是娘说将她自己的口粮省下来给你换白米粥。”

慕云雪一惊!想到自己刚穿越来喝的只有几粒米的白米粥,还有每晚都能听见娘和三哥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原来是娘将自己的口粮换了白米粥!

可是那只有几粒米的清水哪里是白米粥,如果不是爹和大哥回来得及时,恐怕自己和娘、三哥恐怕会真的饿死。

“谢谢你晓雨姐,这荷包我就先收下了,明日我就拿到镇上去卖。”慕云雪将荷包收进怀里,然而实际上是收进空间里,想着现在自己没有钱,但是空间里有那么大片荒地,也许自己可以用这卖荷包的钱买点儿农具和种子在空间里的荒地耕种,等种出了农作物换了钱,自己再把这卖荷包的钱还给晓雨姐。

“对了,晓雨姐,你这里还有热水吗?我想在你这打点儿热水。”慕晓雨说道。

“是奶和二伯母在厨房吧,你怕你去了她们会叫你一起干活,所以你就到我这里来打水了。”慕晓雨用手指戳了戳慕云雪的额头调笑道。

“什么都瞒不过晓雨姐!”慕云雪摸了摸被戳的额头,裂嘴笑了笑,自从二姐被卖后晓雨姐对自己就比以前更好了,说是要将二姐晓月那一份对自己关心一起肩负。

“你倒是会找地方,爹娘去了外婆家,致旭哥怕我一个人在家又不能出门,所以每日都会给我烧不少热水存放着,不过这热水每日我都是喝不完也用不完的,这坛水还热着,你拿回去吧!”慕晓雨从屋中一个铺满稻草堆里拿出一个小陶瓷摊子递给慕晓雨。

慕晓雨接过,坛子不大,慕晓雨也能抱得动,且里面的水也不烫,不过却很暖和。

“谢谢晓雨姐,还是你对我最好!”慕云雪抱着坛子笑笑,然后便与慕晓雨告辞了。

慕云雪抱着陶瓷坛子边走便想着脑中关于慕致旭的事情,慕致旭只比自己大哥慕致瑾大一岁,十岁便被李氏送去镇上一家做陶瓷的店铺做学徒,慕致旭是个勤劳刻苦之人,很快便从一名学徒做到了师傅的位置,不过这些都是慕晓雨偷偷的告诉慕云雪的,而表面上至今慕致旭依旧告诉李氏自己还在做学徒。

陶瓷店学徒一个月领600文工钱,一个师傅少的一个月领一两工钱,多的则要领二三两工钱。据慕晓雨告诉慕云雪的,慕致旭如今早已是那家陶瓷铺的甲级陶瓷师父,所以一个月能领三两工钱。

不过慕致旭却很聪明,并不想自己一生都只是一个做陶瓷的师傅,于是便与陶瓷店商议自己每月只做半个个月,领一两五百文工钱,然后剩下半个月慕致旭便去了镇上一个武馆学习武艺去了。

而武馆学费每个月是八百文,原本武馆的学费是一年一收,一年交二十两银子,但慕致旭却不想自己筹齐了二十两才去学武,于是便去求武馆的馆主,终于在慕致旭在武馆前跪了三天武馆的馆主看慕致旭是个坚毅之人,便答应慕致旭学费每月收,且慕致旭每月又只来武馆学习半月,于是便有了这每月收八百文的学费一说。

于是慕致旭每月做陶瓷师傅一两五百文的工钱,每月交八百文的学武费用,交给李氏六百文,便只剩一百文了。

慕致旭不但聪明还很勤奋,知道虽然习了武,但是目不识丁最终也只会成为一个空有武力的莽夫而已,所以慕致旭又用这二百文去交了镇上一间私塾的束脩,请求那间书院的夫子允许自己偶尔旁听。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