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没边的偏心

听书 - 倾城农女有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哥,我们去看娘吧!”慕云雪拉起慕致瑾的手,少年的手修长却布满了老茧,摸着十分的粗糙,慕云雪不禁有些心疼。

“嗯。”慕致瑾点了点头,便任由慕云雪拉着自己往茅草屋走去,身后慕致易也紧随其后,只是小小的人脸上也是没什么表情,即不见背上也不见怒容,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一般。

而就当慕云雪兄妹三人回了茅草屋,慕家院外却停下了一辆马车。

在清水村这样的乡村,哪家要是有一辆牛车或者驴车就已经算是大户人家了,更被说这种只有富贵人家才用得起的马车。

这马车的出现立刻就将原本还在关注慕家院子里楚氏流产事情的村民给吸引了过去。

马车夫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厮,那小厮见自己被一群身穿粗布的农民围着,扬了扬头,然后跳下马车,然后恭恭敬敬的将马车后的脚蹬拿过来放在马车便。

“老爷、夫人、小姐到了。”那小厮弯着腰恭敬的喊道。

随着小厮的声音落下,厚实的车帘被掀起,首先下来的是一个身穿浅粉色荷花绣边薄棉袄的小姑娘,小姑娘皮肤白皙透亮,乌黑的头发绾出双鬓,上插着两只栩栩如生的蝴蝶簪子,其中还用几颗白色圆润的珍珠做装饰,脸上涂着浅浅的脂粉,顾盼生辉,美艳动人。

尽管小姑娘打扮得很好看,但是那眼中满满的傲气与厌恶之色却令在场的人都觉得不喜。

跟着小姑娘身后下来的是一位妇人,只见妇人身穿海棠色锦缎棉袄,乌黑的头发用一根富贵牡丹的银簪子绾着,妇人脸上涂着一层厚厚且精致的粉,若不是那眼中的轻蔑之色太过,倒会让人以为这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夫人。

妇人身后下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微胖,一身藏青色深色锦缎长袍,头戴一顶玉冠,看着倒是有点儿大户人家老爷的做派。

而这三人正是慕家长房,慕景海和其妻周氏,其女慕珊珊。

“慕景海这是发了吧,看看这气派,一身的贵气,连佣人和马车都有了。”围观的村民看着慕景海一家三人无不发出艳羡的惊叹。

“那是慕珊珊吧,真是太漂亮了!”

“我可是听说了,慕致文的马上就要考中秀才了。”

“秀才,咱们清水村有三十年都没有出过一个秀才了吧!”

“我记得慕致文今年才十六吧,十六岁就中秀才,这在整个安阳镇都没有吧!”

“别说安阳镇了,就算是整个庆安县都没有几个。”

“啧啧,今后这慕老五一家得发了,说不准隔几年就得出一个知县老爷。”

“我得赶紧回去将我家催化的婚事给推了,隔几年等慕致文中了状元,我将翠花嫁给他,以后我就是知县老爷的爹了。”

“就你家的翠花那样,你做梦吧,隔几年你家翠花都成老姑娘谁还要,我家小桂还差不多,隔几年我家小桂刚好长大,到那时正是男婚女嫁的时候。”

“呸,就你家那小桂,肥得跟猪一样,你也好意思说。”

“我怎么不好意思了,就你家翠花那磕碜样,也就只配刘屠夫家的傻儿子。”

“我去你的,我家翠花长得那么好看,我那女婿怎么了,好歹人家正当年少,家里也有不少家资,我家翠花过去就直接是正室。哪像你家直接将你那大女儿卖给了镇上一个老头子做妾,那老头比你都老了,你也不怕你女儿晚上睡觉做噩梦。”

“你说什么!”

······

站在人群焦点的慕珊珊无语的听着这些村民七嘴八舌的话,心中暗骂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泥腿子,但是面上却还是要维持着一副千金小姐的风范。

“老大你回来了!”李氏早早就看见院门外的慕景海一家,眼中笑意浓浓的快步走了出来,挤开人群热情的迎上前,先是拉着慕珊珊上下打量一番,眼中笑意也越浓,不住的点头称赞道:“珊珊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以后肯定得给奶奶找个好孙女婿。”

与李氏不同,慕珊珊厌恶的看着李氏拉着自己的手,眉头皱得都快要夹死蚊子了,只是碍于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自己也不好甩开李氏的手,于是只得强按下心中恶心忍耐着,心中却肺腑道:这老太婆居然敢拿这么脏的手碰我,还有这穷酸样,也敢说是我的奶奶,我呸!

“娘,这是媳妇给您和爹带的一点儿礼物,希望你们二老喜欢,车里还有我给几位弟弟和弟媳侄儿侄女门的礼物。”周氏是个有眼力的,看着自家闺女被李氏牵着,脸上全是厌恶,心中虽然也不喜李氏这么个粗鄙的婆婆,但是脸上还是做出一副孝顺的模样从身后小厮的手中拿过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物盒子走到李氏的面前,将礼物递给李氏。

李氏一件自己最中意的儿媳妇居然还给自己带了礼物回来,眼中的笑意更是浓了几分,便放开慕珊珊的手,接住了李氏递过来的礼物,嘴角早已裂开一条大大的弧度,笑道:“我的好媳妇快进来,别在这里站着了。”说着便将礼物用一只手提着,另一只手则是上前将周氏的手牵着往院里走,就好像周氏是她女儿一般。

周围的人看着眼前这婆媳慈孝的场面,一个个脸上的表情是说不出的怪异。

“景海、珊珊,还不快进来!”李氏拉着周氏的手,转身看慕景海和慕珊珊还处在外面,便大声的喊道。

“是。”慕景海应了一声便带着慕珊珊也进了院子,只是慕景海在进院子的时候叫小厮将马车赶进院子后就将院门给关了。

围观的村民见慕家将院门关了,自知也没什么可看的了,于是便一个个的散去了,很快慕家院子外便剩下三两个路过的人。

另一边,慕云雪同慕景则、慕致瑾、慕致易看着吕大夫给楚氏再次诊脉,约莫过了半刻钟吕大夫才诊完脉。

“吕大夫,我妻子她?”慕景则看着床上躺着早已晕过去的楚氏,心里是说不出的心疼,垂下的双手紧握着,但面上却不见丝毫的怒意,却又有一种风雨欲来之势。

吕大夫看了一眼慕景则,然后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原本令夫人身体就弱,胎儿才一月本就不怎么稳,现如今又现了红,幸好施救得及时血止住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过令夫人身体太过虚弱,这次是运气好保住了胎儿,我再来替令夫人扎两次针,开几服药调理一下就好了,不过这怀孕的前三个月还是不要再让令夫人做活,尤其是不能再让令夫人跌倒,否则下次即便是华佗再世也难救了。”吕大夫半劝半暗示的说完了话,便从自己的医药箱里拿出笔墨纸砚写了一张药方交到慕景则的手中便告辞离去了。

“爹,是小姑踢的娘。”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