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倾城农女有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心偏得是没边了!慕云雪这样想着已经走到了慕家二老的屋门前。

“奶,你叫我!”慕云雪先敲了敲门,然后等了一会儿便见一个穿着一身粗布藏青袄的李氏打开了房门。

“死丫头我不叫你你是不知道起来做事是吧!”李氏一打开房门张口就对着慕云雪一顿谩骂。

慕云雪微低下头,这样的谩骂在慕云雪过去的八年里从未间断过,慕云雪也早已经习以为常。

李氏骂够了,见慕云雪还算乖顺的低着头的样子,便也懒得再骂了,冲着慕云雪摆了摆手道:“快去把衣服洗了,今天不把衣服洗完不许吃饭。”说完李氏也懒得再理会慕云雪,转身便进了屋子将房门紧闭。

看着紧闭的房门,慕云雪脸上倒也没什么表情,李氏自来就是个喜欢养尊处优的,现在虽然只是秋天,但是已经入了深秋,天气转凉,李氏怕冷便早早的在屋中烧了暖炕,除了吃饭的时候李氏几乎都会待在屋子里不怎么出来的。

家里的脏衣服慕云雪是直到放在哪里的,直接走到厨房旁边的一个用木头搭建的小杂物间里,里面用竹编的大箩筐早已经堆满了一箩筐的脏衣服,慕云雪看了看,大都是慕依依和小姑慕如夏的衣服,当然家里其他人的衣服也有些,但是加起来也没有这二位的多。

慕云雪走上前拖动着放脏衣服的小板车,这是慕景则特意做的,一块旧木板下安上是个木制的小轮子,只需要拉动板车前面的绳子便能将一箩筐的衣服拉走。

这也是当初慕景则见家里每日要洗的衣服太多了,一个背篓根本就装不下,特别是冬天,厚重的棉袄更是大,所以便做了这么一个板车。

慕云雪拖动着板车,一大箩筐的衣服拖着虽然有些重,但好在还是能够勉强拖走。

“十姐这是要去洗衣服,我这里还有两身刚换下的衣服,你也一并拿去洗了吧!”慕云雪刚拖着板车经过院子的时候,便见慕依依抱着一堆衣服走了过来,与往常一样仿若没事人一样将衣服放到板车上堆放脏衣服的竹筐里便转身又进了自己的屋子,接着慕云雪便听见从慕依依的屋子里传出一声有些奇怪的抚琴声。

慕依依只比慕云雪小半个月,但是在慕家的待遇却与慕云雪有着云泥之别,从小慕依依便十指不沾阳春水,只习琴棋书画,养得与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一样,这衣服也是每日要换好几身,据说这是学那些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衣着要随时随刻都必须保持干净整洁。

慕云雪无奈的看了又增加的脏衣服,这慕依依是这样,一日换几身衣服,慕如夏后来也跟着慕依依学一日换好几身衣服,于是乎这每日要洗的衣服依旧堆得跟小山一样多了。

拉着小板车,慕云雪想着自己前世家境也算是殷实,家里住的也是别墅,请的也是佣人,可也没有这两位这么多臭毛病!

清水村顾名思义,自然是有水了,在村子里有着一条从山上流下来的清水河,后来又有清水村的先辈在这条清水河边挖了更大的坑,于是清水河的河水便穿过这个大坑流过,久而久之这个大坑便形成了今日的清水湖,清水村里人的吃用基本上都来自这清水湖,此刻慕云雪自然也是要将衣服拉倒清水湖边去洗。

现在是下午,清水湖边倒也没有什么人洗衣服,慕云雪将板车拉倒湖边停下,然后从板车上的竹筐里拿出衣服,一件一件的在湖边仔细的洗着。

前世慕云雪虽然没有洗过什么衣服,但是脑子里有原来的慕云雪洗衣服的记忆,所以洗起衣服来倒也像那么回事。

也不知道洗了多久,反正当天色暗了下来慕云雪才把这一板车的衣服给洗碗,洗完后便拉着板车往回走。

“云雪。”迎面走来一个身穿细棉布青衣少年,慕云雪听见少年唤自己便抬头看去,脑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郑竹青”三个字。

“郑哥哥好。”慕云雪冲着郑竹青礼貌的笑笑。

“又洗完衣服回去,这么重我帮你吧!”郑竹青走了过来,说着便拿过慕云雪手中拉板车的绳子抗在自己肩上。

“谢谢!”记忆里郑竹青每次见到自己都会帮自己,慕云雪也就没有拒绝,而是大大方方的道了谢。

“这次你倒不跟我客气了。”郑竹青拉着板车走着,目光却是看向慕云雪调笑道。

“有人帮忙自然不会客气不是!”慕云雪也回了一句,眼中带着灿烂的笑容。

郑竹青虽然只是一名文弱书生,但始终是男子又比慕云雪年长几岁,所以拉着板车自然走得也比慕云雪快些,很快二人便拉着板车回到了慕家。

只是二人刚走到门口便见慕家院子的外围了一大圈的人。

“张奶奶。”慕云雪认得围着慕家院子的一个白发妇人,便是住在慕家隔壁的张奶奶,平时对慕云雪兄妹极好,有好东西也总是喜欢叫慕家兄妹去吃。

“云雪呀,你回来了,你娘晕倒了。”张奶奶看见慕云雪,上前就拉住慕云雪的手朝着慕家院子里走。

慕云雪在听见楚氏晕倒的消息后先是一惊,然后就被张奶奶拉着跌跌撞撞的进了慕家院子。

当踏进慕家院子里时,入眼的便是骨瘦如柴的楚氏倒在院子里,在她身下却是一片鲜红。

“娘,”慕云雪看着虚弱的倒在地上的楚氏,慕云雪毕竟不是真的只是八岁,前世虽然自己没有结过婚,但是在那个信息发达的时代,什么事情不知道,楚氏现在明显是流产了。

“云······云雪。”楚氏虚弱的抬眼看着慕云雪,脸色早已惨白一片不见丝毫血色,仿佛下一刻人就要消失一般的虚弱。

“大夫来了。”而此时慕致易已经找来了村里的吕大夫过来。

“大夫快看看我娘!”慕云雪急忙给吕大夫让出了位置,让吕大夫替楚氏看诊。

吕大夫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医术高明,也是清水村里唯一的一名大夫,清水村的人有个什么大病小病都会找吕大夫看,且这个吕大夫一般都是免费看诊,只收些草药钱,所以村里人也都十分的尊敬这位医者仁心的吕大夫。

吕大夫先替楚氏诊脉,然后用银针在楚氏的身上扎了几针。便见原本下身还血流不止的楚氏便停止了流血。

“来两个人将她抬进屋里去。”吕大夫止了血便起身缓缓的说道。

“我来吧!”原本在田间做事的慕景则也被村里人给叫了回来,刚进院子便听见吕大夫的话,于是也不做任何的考录便走到楚氏的身边弯腰将倒在地上的楚氏轻柔的抱起朝着自家住的茅草屋去。

慕景则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抱着楚氏快步的进了屋子。

“哥。”慕云雪抬头看见站在自己身旁的大哥慕致瑾。

“小妹不用担心,娘会没事的!”十四岁的少年脸上异常的冷静,只是慕云雪还是在那双幽深漆黑的双瞳里看出了愤怒与恨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