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越成农家女

听书 - 倾城农女有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嘶~~~

怎么这么疼,自己不是去旅游,结果看见说自己有事不能陪自己的男友与自己的闺蜜在景区里亲密的拍照,自己气不过走上前去找他们理论,结果被他们给推下了景区的悬崖,那么高的悬崖自己摔下去肯定玩完了,但是现在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自己没有死?

“装什么清纯,谈个恋爱连手都不许摸,去死吧!”

还记得自己掉下悬崖前那对狗男女对自己说的话,云雪想起就觉得恶心,如果让自己再遇到那对狗男女一定一人赏他们一个大耳刮子。

“妹妹,妹妹,你醒了吗?”

谁叫叫我?

云雪正准备再睡一下结果感觉有人在喊自己,蹙了蹙眉,难道是自己的老哥,可是老哥不是回大本营去执行任务去了,没个一两年是不可能回来的,而且老哥一个奔三十的老男人的声音也不是这么的······稚嫩!

“致易别吵你妹妹,让你妹妹走好!”妇人的声音带着哽咽与虚弱,但是云雪却听出了这是一个及其温柔的声音。

只是,这“好走”是什么意思?

云雪皱了皱眉,想要睁开双眼却发现眼皮异常的沉重。

“娘,你看妹妹没死,妹妹的眼睛都还在动!”小小的声音又响起,带着急切与欣喜。

“致易,你在说什么,吕大夫明明说了你妹妹她······云雪!”妇人的声音骤然提起,只是带着惊奇和欣喜。

“你们是谁?”云雪终于在几番挣扎下睁开的双眼,只是在看见眼前的一切后有些愣了,这里是哪儿?还有眼前这两人是谁?

“娘,妹妹醒了,妹妹醒了!”男孩看着云雪醒来,脸上带着止不住的激动,一双早已去红的双眼再次流下了泪水。

“云雪我是娘呀,云雪!”妇人看着云雪醒来,与男孩一样激动不已,不停的用手擦拭着双眼流下的泪水。

“娘?”云雪看着眼前着一大一小哭成泪人的两人,突然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中,云雪被这突来的记忆冲击着再次晕了过去。

只是晕过去的云雪却在梦中看见了一个叫慕云雪的小女孩短暂的一生。

当云雪再次醒来,云雪也知道了自己现在穿越到了一个古代小农女的身上,一个名叫慕云雪的小女孩。

要说着慕云雪也是很悲惨的,从会走路就开始做事,什么喂猪喂鸭喂鸡,洗衣做饭,砍柴种庄稼都做,每天从天蒙蒙亮一直做到日落西山,一天复一天一年复一年的做,关键是每日还吃不饱穿不暖的,明明已经八岁的娃,看上去却只有六岁的样子,还骨瘦如柴,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

当然原主慕云雪不是累死也不死饿死的,而是被自己的堂姐给推下湖水里淹死的。

原主每天都要洗一大家人的衣服,一次偶然从那堆洗的衣服里掉出一枚铜钱,一个铜钱可以买一个馒头了,这对于每天吃不饱饭的原主来说着无异于天上掉了个大馅饼,正当原主小心翼翼的将那枚铜钱收进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时,却被二伯家的慕依依给看见了,慕依依要原主交出那枚铜钱,原主不肯,不想慕依依居然直接将原主推进了湖里。

此时已经入了深秋,虽然未下雪,但是天气已经有了寒意,一个骨瘦如柴的八岁女孩掉进那冰冷的湖水里,不被淹死也得被冷死。

虽然最后慕云雪被村里的一个回水的猎户给救了起来,但是还是因为救起不及时,而被淹死了。

呼~~~云雪,现在是慕云雪无语的望了望茅草屋顶,人家穿越都是高门贵女,再不济也是个高门庶女,怎么自己这穿越竟然成了一个小农女,还是一个因为一文铜钱而溺水死了的小农女,这差距真是!

时间就在慕云雪无限的感叹中度过,这些天慕云雪每日除了喝点儿可见米粒的清粥,就什么吃的也没有了,身体很虚弱,脑袋很沉重,就在慕云雪感觉自己快要因为饥饿而再次翘辫子的时候,这日慕云雪的父亲终于回来了,还给慕云雪带回来了两个肉包子。

闻着那香喷喷的肉包子,慕云雪感觉自己的馋虫都要从胃里爬出来了。

“妹妹,来吃包子!”十四岁的少年,长得挺英俊,就是瘦得跟干柴一样,一身粗布补丁衣服,此刻少年正用一双宠溺的目光看着慕云雪。

慕云雪看着眼前与自己前世的大哥长得有几分相似的男孩,心中一股酸水涌出,上前一把抱住少年哽咽的哭了起来。

“哥,云雪好想你!”呜呜咽咽的哭着,慕云雪委屈极了,想着自己好好的一次旅游居然碰见了渣男渣女,还被那对渣男渣女推下了悬崖,然后穿越到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穿越就穿越,还每天吃都吃不饱,以为自己就这样要饿死了,结果看见了自己老哥,顿时慕云雪心中所有的委屈都出来了。

慕致瑾被慕云雪抱个满怀,先是一愣,然后很是温柔的轻拍着慕云雪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小雪不怕,哥哥回来了!来,饿了吧,先把包子给吃了。”慕致瑾轻轻的推开慕云雪,将手中用用油纸抱着的包子放到慕云雪的手中。

慕云雪看着手中的包子,包子是热的,拿在手中有着一股暖意。

“谢谢哥!”慕云雪冲着慕致瑾笑了笑,然后便拿起手中的包子咬了一口,顿时一股肉香充斥着慕云雪的整个味蕾,很快一个包子就被慕云雪吞进了肚子里。

肚子里有了东西,慕云雪也有了些力气和精神。

“哥,这个包子一会儿留给娘和三哥吧!”慕云雪想起每日照顾自己的娘亲楚氏以及三哥慕致易,这些天每天夜里总是会听见他们饿肚子的声音,也不知道他们白日里有没有吃东西。

“那好吧,明日哥再去山里给你打野鸡吃。”慕致瑾也不推脱,将手中的包子包好然后放好后,便要扶着慕云雪躺下。

“哥我想坐会儿。”慕云雪却不想继续躺着了,前几日自己躺着是因为饿的没精神,现在自己吃了一个包子虽然不饱,但是也没有那么饿了,便想着坐一会儿。

“好,哥先去做事,一会儿晚上再回来看你。”慕致瑾笑笑,摸了摸慕云雪枯黄稀松的头发,便起身出了房间,关好房门。

慕云雪见慕致瑾离开,便也开始打量起自己躺了几日的房间,这是一间不大的泥墙茅草屋,屋中只有一排炕床,炕床上只放着六床破旧看不出颜色的旧棉被;一个补过的旧衣柜,此刻衣柜半开着,里面只放了几件破旧但叠得整齐的旧衣服;一张跛脚的旧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没有盖的茶壶和六个缺口的粗瓷旧碗,以及一盏小小的煤油灯,桌边是四条补过的旧长凳;除此之外,屋中便再也找不到别的东西了。

这真是一贫如洗的一家!

要说这慕家,通过原主的记忆,慕云雪也知道一些。

慕家处在一个叫清水村的村子里,慕姓算是清水村的大姓,村中有一半的人都姓慕,慕云雪的祖上也曾经出过大官,只是到了慕云雪祖父的祖父那一代就没落了,虽说是没落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慕家现在还是有良田四十亩,是整个清水村良田数目最多的人家,且住的也是青砖大院子,算得上是整个清水村比较富裕的人家。

只是慕云雪看着眼前的泥墙茅草屋,又想起慕家的情况。

慕家现在最具有话语权的是慕家两位老人,也就是慕云雪的祖父慕宏和祖母李氏,而慕宏和李氏一共育有四子二女,长子慕景海,二子慕景山,三子慕景则,四子慕景磊,五女慕如春,以及幺女慕如夏。

要说这慕家二老也是奇怪,这几个子女都是自己亲生的,但是这手心手背的肉分得那是清清楚楚。

慕家大房慕景海本不是个读书的料,但是就因为是慕家二老的长子,所以从小就被慕家二老寄予厚望,于是便倾全家之力供慕景海读书考科举,只是几十年了,慕景海硬是连个秀才都没有考中。但是这慕景海娶的却是一个秀才的女儿——周慧周氏,二人膝下现有一子一女,长子慕致文十六岁,也走的是念书科考一路,次女慕珊珊十三岁,在原来的慕云雪看来是那种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的样子,长得很是漂亮。

再说慕家二房慕景山,若说慕家二老对于长房是寄予厚望,那么对于这二房那就是偏爱有加,慕家在镇上开了两间不大的杂货铺,一间给了长房的慕景海,一间便给了二房的慕景山。原本着杂货铺在慕家二老的手中每月都有十几两的收入,但是自从给了慕景山经营后,每月慕景山便以杂货铺经营不善为由,不将这十几两的收入拿出来交公。

慕家并未分家,家中财政大权都掌握在李氏手中,家中所有人每月赚的银钱都得交给李氏管理,算是交公。但李氏偏爱二房,所以每月到了交公时,慕景山只是买些小礼物给李氏,只说自己经营不善杂货铺亏钱,再加上顾景山本就是个会奉承讨好之人,只哄得李氏高兴,每次交公不但不用交,有时候还会拿给顾景山一些银钱,说是给顾景山填补杂货铺的亏损,所以在慕家,除了被寄予厚望的长房,便是二房的日子过得最好了。

而慕景山之妻刘落梅刘氏也是个好吃懒做之人,在慕云雪的记忆里刘氏是个肥胖懒惰尖酸刻薄的妇人,每日除了出门与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婆的唠嗑就什么事情都不做。但别看刘氏长得一身肥肉,她生的子女却个个都长得不错,长子慕致耀年十六,算得上是村里长得比较俊的少年郎了;次子慕致武十岁虽然不及慕致耀那样的翩翩少年郎,但也不差;三女慕依依八岁,慕云雪记忆里,慕依依也是慕家养的千金小姐,每日除了在自己的屋中刺绣习字弹琴便什么也不做,且生得也美,小小年纪便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慕云雪父亲慕景则排行第三,慕云雪这一房也就是慕家三房,三房的日子却没有前面大房和二房那么好了,这一点慕云雪从这居住的泥墙茅草屋就知道了,这日子过得是怎么一个惨字。

也不知道这慕家二老怎么想的,同样都是儿子,慕景则这个儿子却成了慕家佣人一样的存在,每日起早贪黑的做事,慕家有四十亩良田,而这四十亩良田都需要耕种,耕种这四十亩良田的事情就放到了慕家三房和四房的身上了,家中的类似于喂鸡喂鸭喂猪,洗衣做饭这些事情也一直都是由慕家三房和四房做。

慕云雪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长兄慕致瑾十四岁,虽未成年,但是也早早的就跟着慕景则下地干活,农闲时进城打工;二姐慕晓月十二岁,八岁那年就被慕家二老卖进了镇上一大户人家做丫鬟;三哥慕致易十岁,也是早早的就跟着慕景则下地干活,只有农闲时才会闲下来,但是也要负责家中的割草砍柴挑水这些活计;慕云雪年八岁,每日则是跟着其母亲楚淑婉楚氏忙着家里的一切。

四房,慕景磊一家同慕景则一家一样,慕景磊下地干活农闲时进城打工,其妻子许燕许氏同楚氏一起操持着家中的一切大小伙计,其长子慕致旭十五岁在镇上的一家酒楼做跑堂,次女慕晓雨九岁,同慕云雪一样跟着自己的母亲许燕一起操持家中的事物,慕晓雨是个话少且胆小之人,在慕家也只与慕云雪这个堂妹玩耍。

再说慕家二老的两个女儿,也就是慕云雪的两个姑姑,大姑慕如春早些年已经出嫁了,嫁的是镇上的一个叫林大川的秀才,生有长子林逸尘十五岁,次女林思思十二岁;二姑慕如夏是慕家二老的老来子,现如年芳十五待字闺中,因为慕家二老的疼爱,着慕如夏自小就养成了养尊处优的小姐身子,性子更是学了李氏一样的自私刻薄。

理清楚了慕家的人,慕云雪便觉得有些累了,迷迷糊糊的便睡了过去,只是当慕云雪醒来时却处在一片荒地里。

慕云雪一愣,暗道自己难道又穿越了,但当慕云雪低头看着自己依旧瘦小粗糙的手时,便否定了这个判断,手可以一样,但是手上那道已经结了巴的伤口却不可能一模一样。

“主人,你醒了!”一个有些可爱又软糯的声音在慕云雪的耳边响起。

“老鼠?”慕云雪顺着声音低头看,却见一直通体雪白的胖老鼠正用一双萌萌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啊~~~老鼠!”慕云雪在看到老鼠那一刻,突然尖叫一声华丽的晕了过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