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请叫我琴乐阴校长(下)

听书 - 你有种就杀了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剑鞘居然对剑主下手!?

剑鞘反噬了?

“等等。”有人问道:“我记得在救国纾难会的情报里,提到琴乐阴不近女色,并且身上没有石楠花的余香,他应该还没对水云宫动手吧?”

“说话的人,该不会没谈过恋爱吧?”乐语毫不客气地说道:“十七岁的少女,更在乎精神交流,而琴乐**于此道!正是这种暧昧的情感交流,才让水云宫对琴乐阴唯命是从!”

“在玄烛郡的时候,喜欢琴乐阴的少女至少都有三位数,怎么骗少女,他比谁都懂!”

大家一时间被乐语的话语梗住。

毕竟乐语这句地图炮太强了。

会做他们这行的人,大多数都没有谈过恋爱。真有喜欢的女子,早就洗白不干了,温柔乡不香吗?难道刀口舔血比不上床上舔老婆?

湖心人沉默片刻:“不可能吧……?”

“各位!”乐语的声音忽然高昂起来:“论实力,或许你们比我强,但论到琴乐阴,我敢说在座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琴乐阴!”

“他就是一个卑鄙无耻,邪恶残暴,不择手段的人渣败类!如果你们用寻常思维对付他,那么东阳荆正威的下场,就是你们的未来!”

“在座各位,有谁自认比东阳荆正威更加深沉,更加聪慧?但就连这个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夺取东阳军政商大权的男人,也被琴乐阴骗得团团转,染红了琴乐阴的发丝!”

“现在琴乐阴焉能不知道自己处境危险?水云宫之前遭遇的舆论危机早已敲响了他的警钟!他如何会不知道,我们对付水云宫不成,就必然选择对他下手?”

“而且,你们怎么确定,现在的琴乐阴就是乖乖睡在宿舍里,而不是藏在一个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地方,来躲避未知的危机?”

沉默片刻,有人建议道:“那我们找学生监视他——”

“那如果他真的躲在学生宿舍,那怎么办?”乐语反问道:“我们不可能接近学生宿舍,除非我们想尝试执剑人的怒火。”

“但学生宿舍也不止水云宫一个人啊!”

“各位,或许你们没发现。”乐语叹了口气:“琴乐阴他——”

“是一个很帅的男人。”

“根据我的观察,七位宫主,几乎没人讨厌琴乐阴。我甚至怀疑,琴乐阴会主动利用‘我被刺杀’这个理由,搬进水云宫的宿舍,跟宫主们混熟。”

“胜利,不一定需要征服肉体,征服心灵也可以。有水云宫的协助,琴乐阴说不定能在女生宿舍里,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直接结束这场游戏。”

湖心人忍不住说道:“这可真是……就连执剑人也未曾设想过的胜利方式。”

“你们认为不可能?”乐语反问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如果你们不做好打算也没问题,但这个你们看来最简单的目标,肯定是最容易失败的。”

乐语可不是说谎,如果他们真就这样打算,那乐语回去之后肯定天天睡学生宿舍。当然他肯定不会睡在明水云她们宿舍,只需要睡在楼梯间就够了,大不了睡在大门口也行。

哪怕是要丢脸,乐语也认了,反正丢的也只是琴乐阴的脸,没住进女生宿舍,已经是乐语保护琴乐阴的面子了。

点金小筑里沉默片刻,湖心人才问道:“那么,藏剑阁下你有什么建议吗?”

乐语眨了眨眼睛,为难说道:“其实我也没什么好办法,琴乐阴是个极端谨慎的人,他在玄烛郡的时候,每天都睡不一样的房间,就是为了防止刺杀……”

“有话请讲。”

“其实我们可以将两个目标,合并在一起达成。”乐语说道。

湖心人沉默片刻:“难道你是说……”

“皇院安全的地方,除了女生宿舍,还有白金塔。”乐语道:“如果说女生宿舍是因为有执剑人看守,那白金塔就单纯是因为本身的存在,没人相信会有人袭击白金塔,如果可以选择,琴乐阴肯定愿意躲在白金塔里。”

“只要琴乐阴待在白金塔里,届时我们攻破白金塔,顺便抓住琴乐阴,岂不是一石二鸟?”

诅咒猎人那边忍不住说道:“但怎么将琴乐阴勾引到白金塔里?”

“这的确是一个难题。”乐语装模作样地说道:“不过,现在茶欢不是每晚要离开皇院吗?救国纾难会和各位或许可以鼓动起来,要求有人驻守白金塔,比方说推荐琴乐阴当代理校长,这样他自然就顺理成章入住白金塔了……”

图穷匕见!

乐语跟他们瞎几把聊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借助他们的势力,将自己推上校长的位置!

他馋了白金塔好久了!

从开学仪式那天,乐语看见茶欢直接从白金塔飞到讲台上的时候,心里就多了一个小目标——他也想过一下当校长的瘾!

本来乐语也就是想想,但是在聆听湖心人颜伤说话的时候,他忽然冒出这个大胆的想法。

这群人不都是跟朝廷勾结,背后都有大势力支持的猛人吗?现在我们是同伴,他们的势力也就是我的势力,只要大家一起使力,校长我做不到,代理校长总可以了吧?

要是茶欢死了,嘿嘿嘿,代理这个前缀也可以去掉了!

“让琴乐阴当代理校长?这怎么可以——”有人大声反驳道。

“为什么不可以?”乐语马上说道:“反正他没几天就要被我们剁手剁脚,光是为了恢复肢体,他至少就得在医官司躺几个月,跟退出游戏没有区别。”

“然而有这个诱饵在前,琴乐阴肯定会咬住!他这个人最大的弱点,就是无止境的贪婪!”

湖心人说道:“但茶欢不会同意的吧?”

“琴乐阴背后也有大势力支持。”乐语连忙说道:“若是有这个机会,你觉得琴乐阴会放过吗?到时候他肯定会为了代理校长这个位置用尽代价!只要你们稍微推动一下,琴乐阴就会以为是天上掉馅饼连忙抓住吃掉!”

“茶欢也不一定不答应,有琴乐阴坐镇白金塔,他就可以更放心驻守皇庭了。但对我们来说,这样三个目标的位置都可以确定,不会出任何纰漏,大大减少了意外成本!”

乐语力陈让琴乐阴当代理校长好处,忽然有人冷不丁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希望琴乐阴当上校长?”

“因为他对我做过同样的事。”乐语毫无迟疑:“当初琴乐阴也是一手帮助我走上人生巅峰,然后将我狠狠摔到泥泞里……我也要让他品尝一下相同的痛苦!”

“就在琴乐阴沉浸在成为代理校长的喜悦时,却被我们破门而入,直接从云端摔进泥土里,从此一蹶不振,再难复起……就像他当初没杀我,我也不会杀他,因为我不仅要摧残他的身体,还要毁灭他的精神!”

“这就是我的复仇!”

乐语说得自己都热血起来:“各位,你们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吗?”

片刻后,诅咒猎人率先冷笑道:“有意思。”

“这么有趣的藏剑,还是第一次见。”

“反正只是鼓动一下,也不费什么力气。”

湖心的那团光影一直盯着乐语,乐语被盯得冰血发寒,但脸上表情没有丝毫不变。

终于,湖心人颜伤开口了:

“可以一试。”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