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季神今天遭天谴了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他把flag往田洛脸上一甩,拎着自己的喷子就义无反顾地冲进了当下人最多的P城。

P城的枪声连绵不断,跟放鞭炮似的,比大年三十的晚上都热闹。

而玩家们屏幕左侧的击杀消息也不停地在闪。

【一表人才你季少使用S686击杀了精神小伙】

【一表人才你季少使用UMP9击杀了网名加载失败】

【一表人才你季少使用AKM击杀了好人一生平胸】

……

在开局沉寂了十几分钟后,传说中杀人如麻的狗男人季少,终于带着他屠屏的常规操作回来了!

从P城出来时,季少一成功从一个穷逼华丽变身为一个很富有的快递员。

就连解说都忍不住摇头感叹一句:“三级头三级甲,甚至还拿到了98K8倍镜,接下来这个圈季少完全可以选择避战,等其他人打得差不多了再坐收渔翁之利。”

“毕竟单排里没有队友救援,一旦被击倒了就直接淘汰,还是稳妥些比较好。”

在旁边观战的田洛比季少一本人还操心,看着剩余的人数道:“要不要苟一波?”

季少一的耳机声音没开全,嫌太吵,闻言头也不抬道:“苟个屁,真男人就该把屠屏进行到底。”

说完他停下自己跑毒的步伐,在周围找了个掩体缩着,开始卡着圈边收人头。

田洛:“……”行吧,你开心就好。

他的一番好意终究是错付了。

游戏进行到二十五分钟左右,决赛圈开始刷新,季少一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在嘴里念叨:“来个天命圈,我用田洛的头发换,来个天命圈,我用田洛的头发换……”

在一旁操碎了心的田洛:“???”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顶,突然感觉有点头皮发凉。

没等他把摸头发的手放下,决赛圈刷新了,和季少一所在的位置隔了一个对角线那么远,是个实打实的天谴圈。

发量岌岌可危的田洛顿时松了口气,甚至还幸灾乐祸地鼓起了掌:“活该,像你这种不干人事儿的玩意活该遭天谴。”

“你最好从今天起每天烧香拜佛求佛祖保佑你的头发。”季少一冷笑一声,对他发出了恶魔般的低语:“过了这个天命圈,我在下个天命圈等你。”

田洛:“……”太恶毒了!

逼急了他用自己一辈子单身换季少一天天遭天谴!

季少一跟他斗嘴的同时,跑毒的脚步也没停,决赛圈的缩圈时间只有三十秒,且毒圈刷到身上非常疼,季少一一边跑一边嗑药,这才堪堪抵达安全区。

有的药不够多或者在毒圈里和人对上的,直接死在了跑毒的路上。

季少一扫了一眼屏幕右上角,剩余人数变成了2。

这意味着只要他把剩下的那个人干掉,他的新ID就又能响彻大学城了。

决赛圈刷在了野地里的一片小房区,静悄悄的,十分适合藏人。

季少一不打算贸然冲房,而是找了片有掩体的地方就地一蹲,点开了全部语音:“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请放弃无谓的抵抗,放下手里的武器,立刻投降!”

虽然他压根不知道人在哪,但这并不妨碍他虚张声势,万一对方就慌了呢?

郎乔正磕着药在毒圈里垂死挣扎,她运气不好,在跑毒的时候和人对了一波枪,导致她迟迟未能进圈。

游戏机制,只要还有玩家存活,圈就会一直往里刷,一直刷到整座岛都被毒气覆盖时,玩家只能靠嗑药来决出胜负。

眼看着下一个圈又快刷新了,郎乔的内心是绝望的,甚至连跑都懒得跑了,只想靠着嗑药了此残生,万一对面那个老狗比也正在毒圈里摸爬滚打而且药还没她多呢?能多耗一会儿是一会儿。

就在她停下脚步的那一瞬间,耳机里突然传出了对面那老狗比劝降的声音:“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请放弃无谓的抵抗,放下手里的武器,立刻投降!”

“里面的人听着......”

像是怕她听不到似的,这老狗比还人工搞起了单曲循环。

郎乔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憨批。

她默默举起了自己的怪物大狙,点开十五倍镜往城区的方向挨个望去,最终在一栋房子前的树后发现了那个憨批的身影,而后扣动扳机,‘砰’地一声——

【郎の诱惑使用AWM击杀了一表人才你季少】

与此同时她的电脑屏幕上也跳出了一排金色的大字: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楼下观战大厅里的电竞迷们也在同一时间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其中还混杂着不少叫好的声音,一派农民翻身把歌唱的祥和景象。

他们被这狗男人欺压了三周,做梦都想有人天降正义了结他,郎乔打出的这一枪,可谓大快人心。

一直到走出尚可电竞馆,郎乔的身后还回荡着那群人激情讨伐狗男人季少的声音。

“郎の诱惑牛逼!妈的那一枪开到老子心口上了!”

“爽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季少今天遭天谴了吗?”

“不仅遭了!还被人一枪爆了头!”

“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我甚至怀疑这老哥就是上天专门派来惩治季少的!”

“......”

眼看着他们都要把自己往救世主的设定上掰扯了,郎乔:“......”

讲真,她就是心血来潮来上个网,并在网管的激情安利下稀里糊涂地参加个比赛,最后莫名其妙地杀了个对着空城区喊话的憨批而已。

不存在什么天降正义!也不存在什么因果报应!更不存在什么英雄主义!她只是恰好比那憨批技术好亿点点而已。

郎乔正美滋滋地在心里给自己的游戏技术贴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就震了震,是她好基友顾从心给她发来的QQ语音:“郎君~出来吃饭吗?我走在路边突然闻到这家的火锅好香哦,可是我又没带钱......”。

她顿了顿,似乎是实在忍受不了那香味的荼毒了,毅然决然道:“我不管了先进去了,你等会儿记得拿钱来赎我!”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