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抢丈夫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三天后被定为是大澜的皇帝澜沧洙出殡的日子,从皇宫到皇陵会路过洛城最繁华的一条街,因此举国上下都要举行国丧。

在雁栖传达澜沧洙的话之后的第二天一早,沐一一就被寒烟叫醒了。睁开眼睛的那个刹那,沐一一终于知道这个时刻还是来到了,今天晚上他会嫁给澜沧洙再次成为江王府。

本来在国丧期间全国都不得嫁娶,可是偏偏有澜沧洙的圣旨在,所以今天晚上注定王府会是一片大红,也会到处贴满喜字。

今天的沐一一是一身素装,因为她暗自决定,在离开皇宫一步之前她绝对不会穿带颜色的衣服。

面对着镜中的自己,看着那张苍白而瘦削的脸,脸沐一一自己都要认不出自己了。若不是乔寒烟在身后唤她的名字,恐怕沐一一还以为是哪个冤魂飘到了凤栖宫里。

“寒烟,我现在是不是很丑?”沐一一摸着自己的脸,对着镜子里的乔寒烟问道。

乔寒烟忙碌的身影忽然停住,面露惊讶之色。

“娘娘,怎么会呢,今天娘娘的脸色好多了,只是您这几天瘦了不少才会脸色不好,您应该好好吃点东西,再怎么吃不下也要吃……”乔寒烟说着说着声音就有些哽咽了。

即便是乔寒烟不说,沐一一也能够明白她现在的情绪,从以前开始,永远都是乔寒烟最了解她,也最懂得她的心思,所以沐一一知道乔寒烟是在替她哭着她不敢哭出来的眼泪。

雁栖已经在外面等了许久了,这让沐一一感到很过意不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澜沧洙总是把有关沐一一的事情交给雁栖去办,每次雁栖都会像今天这样等在凤栖宫门口,就像是一个专门的护卫一样。

沐一一被乔寒烟搀扶着来到了门口,她们并没有带什么东西,一身轻装而已,因为以前在皇宫里面用的东西在王府里根本用不了,因为一个王妃不可能会穿着贵妃的衣服在王府里走动。而且以前的凤钗也已经不能再戴了。

现在沐一一唯一还能带走的东西也只有身边的乔寒烟了。

“娘娘,上车吧……这恐怕是雁栖最后一次送您了……”雁栖站在马车边掀开了帘子。

沐一一莞尔,笑的有些无力。

她走进马车里才发现,马车里面铺得很软,坐着很舒服,心想,一定是雁栖想的周到,知道她最近身体不好,禁不起颠簸。

沐一一从来都没想到在马车真正驶离皇宫的时候,她真的一点也不难过。纵然心里有千万个舍不得,可是她却至始至终都没有回头去看一眼。

她知道,皇宫里面躺着她此生的挚爱,如今也已经与她天各一方,可是每当沐一一想起澜沧洙临死前所说的话,她就会让自己更加坚定一分,会坚定的认为只要是他说的,就是对的。

来到江王府的时候,整个王府还是那样恬静,而出来接沐一一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江稷漓,他脸上的笑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凝重,可见到沐一一来了,他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些欣喜,那种情绪是他那种简单的表情所掩饰不住的。

可出乎意料的是,还有一个人也出来了,那就是冰绡。冰绡依旧是那种不可侵犯的表情,此次她看待沐一一的时候依旧没什么表情,可沐一一知道这样才是冰绡。

下了马车,来到江稷漓面前,沐一一竟忽然之间不知道该怎样去称呼了。仿佛对在场的每一个人来说,这关系怎能一个复杂了得!

沐一一决定,干脆就不喝江稷漓打招呼,跟冰绡寒暄几句就好,可她刚要开口,冰绡就已经转身离开了。这样的反应让沐一一有些吃惊,可自己也是无话可说,现在的她无非就是个后来的跟她抢丈夫的女人而已。

那道圣旨只不过让她面子上好看了一些。

说到丈夫,沐一一忽然意识到这恐怕是她第二次与冰绡“抢丈夫”了!

在沐一一第一次见冰绡的时候她就已经能够看出,冰绡很喜欢澜沧洙,她看澜沧洙的眼神与之后澜沧洙看沐一一的眼神很相似。而现在,沐一一即将成为江稷漓的妻子,这也是明摆着跟她抢丈夫。

因此,冰绡这样的表现也是情有可原,而沐一一认为自己也是不可原谅。

“还好你来得早,不然我就要叫人到宫里催你了,要准备的实在态度了,我怕你会劳累,所以你现在早些来了,也能先休息一下再准备……”出乎意料的,江稷漓率先开了口,化解了尴尬。

“王爷……”沐一一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是先进去吧,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说……”

江稷漓让到一边,让沐一一走在前面。

雁栖的人物就是确定沐一一与江稷漓顺利完婚,因此他也留了下来。

刚踏进王府,就会让人觉得王府的里面和外面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外面看起来一派素净,很安静,可里面的人早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由于那道圣旨来的突然,所以婚礼从今天早上开始才着手准备,而现在沐一一作为准新娘而来到,所以刚进门就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谁都认得,一年多以前,在江王府里曾经也举办过一场婚礼,那个时候的新娘子也是沐一一。而今天,同样的一场婚礼就要举行,同样的新郎,同样的新娘,只不过不同的是江稷漓已经娶了妻,而沐一一也嫁了人。

而这样的两个人却又要结合在一起。

“娘娘,你的脸色不好,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扶着沐一一的乔寒烟忽然说道。

江稷漓听罢连忙向沐一一看去,只见她的脸色憔悴不堪,甚至连走路都有些不稳,若不是有乔寒烟缠着恐怕根本走不到这里。

“怎么了,还是先休息吧,我叫大夫过去,顺便叫厨房准备些补品,要是再补调理一下,天下人恐怕要嘲笑我怠慢了你……”江稷漓满怀关切,他心疼的看着沐一一,满面忧愁。

“也好,我怎么也得能熬到和你拜堂,否则这喜事又要变成丧事了……”沐一一笑着说道。

可是她的这番话却惹得江稷漓,乔寒烟与雁栖三人的心都更加沉重了,谁都能看得出她心中是多么绝望才会笑着说出这番话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