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圣旨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沐一一的屋子里想起了些许的沙沙声,乔寒烟下意识的朝着屋子里头看去,却发现原来在床上躺着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起来了。那病怏怏的身体一步步朝着门口走来,乔寒烟连忙上去把沐一一扶起,搀了起来。

这是这几天来雁栖第一次见到沐一一,没想到不过几天而已人就瘦成了这幅模样,雁栖看了都十分心疼。

沐一一好不容易走到了门口,雁栖也跨了几步上来。

沐一一扶着门框,乔寒烟让她回床上躺着,她偏不肯,就只好由着她了。

干枯的嘴唇动了几下,道:“雁栖,你刚刚说什么?”

“娘娘……”雁栖被沐一一问得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看着乔寒烟,却见她也是一脸愁容,也是忧愁的看着他。

“你……刚才说什么?”沐一一看起来每说一个字都很困难。

雁栖先是低头不说话,随后才小声道:“陛下有旨,限朕出殡之前,金元宝下嫁于江稷漓,赐正王妃之号,旨到之日,即刻搬离皇宫,下榻王府!”

雁栖说罢,安静的期待着沐一一待会儿会说些什么,就连乔寒烟此刻也是屏起了呼吸。他们都还害怕万一沐一一想不开再闹起来,恐怕她的身体会支撑不住倒下,要是那样,别说是嫁给江稷漓了,恐怕要直接陪澜沧洙一起下皇陵了。

可事实上沐一一听到圣旨的时候心里却是十分的平静,甚至连一点其他的念头都没有。她的双目本来已经被抽去了神韵,也不在乎哭的更加模糊。她仿佛突然间能够明白为什么澜沧洙不让她在他死后去见他,原来那一面已经足以让她的心也跟着死去了。

至于再次嫁给江稷漓,只不过是澜沧洙想给她找一条活路而已,虽然沐一一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的妃子都要死,可是她现在只能够明白,澜沧洙死之前希望她嫁给江稷漓,然后好好的活下去,知道这一点就已经足够支撑着沐一一度过剩余的下半生了。

她的双眼不知道什么之后开始有些模糊了,好像总是睁不开,可是现在,她却能够清晰的看见在无鸾殿的龙榻上,有一个人双目紧闭,面容安详,因为沐一一能够保证她会像是澜沧洙锁期待的那样嫁给江稷漓,然后过的很好。

“寒烟,你帮我收拾收拾东西吧,我们去王府,想必江王爷和江王妃已经在等我们了,既然陛下这么说,我就一定要听话……”这是几日以来沐一一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话语刚落,乔寒烟也已经泣不成声了。她看到沐一一的嘴角轻轻的扬起来,笑得很美,那瘦削的脸上滑落几滴泪水,那双美丽的眼早已经哭得要干涸了,可她却一直朝着一个方向笑着,乔寒烟知道,那里是无鸾殿……

“雁栖,好像又要麻烦你了,自从进宫以后,就一直在麻烦你,我爱惹祸,寒烟也爱惹祸……”

沐一一道,有气无力的。

她被乔寒烟搀扶着坐到了桌边,雁栖也跟了进去。

“娘娘哪里的话,可千万不要这么说,娘娘心地善良不善于后宫中的争斗,因此陛下才会那么喜欢娘娘,雁栖也只是做到分内之事而已……”雁栖一个堂堂的男人,眼下也要忍不住了,当他提起澜沧洙的时候,他看到沐一一的眼睛更加黯淡了些。

“不过现在好了,我要离开皇宫了,不过……雁栖,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好吗?寒烟……我把寒烟托付给你,寒烟以后不能再跟着我了,有可能会在王府里耗一辈子……”

雁栖记不得这是沐一一第几次向他提起乔寒烟的事情了,只是雁栖知道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答应了就算数了,每次他都看着乔寒烟的反应,可每次也都是被她回绝,直到上次在金家的时候乔寒烟才稍微表态。

现在,雁栖还是刻意朝着乔寒烟看了一眼,只见她沾满眼泪的脸突然红了,羞涩的朝着雁栖瞪了一下,嘴里不知道还嘟囔了一句什么。

“娘娘,这话你还是问寒烟吧,我已经被他拒绝了很多次了,我是很乐意照顾她一辈子,可若这只是我一厢情愿,恐怕就算雁栖答应你了寒烟也不会跟我……”雁栖无奈的看了乔寒烟一眼,苦涩的说道。

这个时候乔寒烟露出了委屈的表情,本来经沐一一这一说就已经很羞涩了,雁栖这个时候再这么说,她更是觉得脸上发烫。

“寒烟,你说呢?若是你不愿意跟着雁栖,那我就把你带回金家去吧,其实你做我的嫂子也不错,我金家富可敌国,况且我哥哥对你的印象还不错,要是你能做我嫂子,我们以后也还是一家人……这样也好。”

沐一一漫不经心的说着,眼睛看着的却是雁栖。

她看到雁栖的脸色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变成了紫青色,沐一一实在是笑不出来,只能叹了一口气。

“寒烟啊……”

“娘娘,我……我听你的……我听你的还不行吗,你就别再提国舅爷的事儿了,我现在都有些后怕!”乔寒烟一脸委屈,眼神偷偷瞄了一眼雁栖,不出她的意料,毫不知情的雁栖果然一脸错愕。

“娘娘,国舅爷怎么了?难不成国舅爷喜欢寒烟?”

雁栖还真是聪明,一猜就中,乔寒烟当时脸色就变了,生怕雁栖再追问下去,毕竟那晚在金家发生的事情她此生再也不愿提提起。她拉了拉沐一一的袖子,请求帮忙。

沐一一面不改色,不过眼下的她就算是脸色便了也依旧会是那样苍白憔悴,根本看不出来还有什么别的颜色。

“娘娘,到底怎么了?”

见沐一一和乔寒烟都不说话,雁栖才急了。

“没什么,我大哥也是个男人,寒烟长得这么漂亮,我大哥一眼就看上他了,不过寒烟是我的人,我自然是拒绝了的,放心吧,雁栖。”沐一一虚弱的说着。

乔寒烟为她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这几天沐一一很少喝水。

雁栖听后才送了一口气,可还是面带怀疑的看了乔寒烟一眼。乔寒烟朝着他尴尬的笑了笑。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