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你无耻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沐一一犹如一只受伤的小野兽一样扑倒在澜沧洙的身上,那坚硬的身体,还带着一些温度,可这更是让沐一一的心疼的难以忍耐,她还无顾忌的嚎啕大哭,嘴里呢喃着谁都听不清楚的话。

“不要啊……不是生病了吗?为什么生病了你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躺着,我不要你躺着,我要你起来……”

那泪水犹如迸发的泉水一样,吧嗒吧嗒的垂落在澜沧洙的穿着的薄薄的睡袍上面,绽出一朵朵泪花来。他的胸襟被沐一一的双手抓出了一条条褶皱,唯有那脸上的表情,似乎要永远不会去改变一下。

“你怎么不说话呢?我回来了,你这个讨厌的人,我真的回来了,你为什么要我没事回娘家去,为什么呀……!”

迸发出来的情绪,如潮涌撞击礁石一般,猛烈而又冲动,让沐一一哭的撕心裂肺,不能自拔。甚至就要喊叫的抽搐过去,她像是一只迷途的羔羊,而她面前悄无声息躺着的,却是一只停止了追逐的狼。

沐一一无助的倒下去,伏在了澜沧洙的胸前,将自己的侧脸轻轻的贴在上面,不住的抽泣着,眼泪顺着鼻子留下,淌满了他的衣襟。

那泪水的温度,犹如外头的阳光一样。可是,就在沐一一俯身哭泣的时候,她却根本无暇去注意到,那躺在床上的人的眉毛深深的皱了一下,甚至还沉重的呼出了一口气来,可这些丝毫没有引起沐一一的一点点注意。

“不要走,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你这个讨厌的男人,折磨我到现在还不够,还要扔下我……我恨死你了!”

床边,一只手轻轻的动了一下,伴着一些犹豫,过了一会儿却还是从身体的一侧缓缓的抬起来。澜沧洙的眼睛并没有睁开,可是那只手却诡异的抬起来,且朝着伏在他身上的人儿伸过去。

待那只手如一根稍重的羽毛一样落在沐一一颤抖的肩膀上的时候,那不断哭泣的人儿却忽然惊恐的抬起了头,嘴里是一声轻呼,那双泪蒙蒙的眼睛恐惧的朝着床上的人看去,被那只手触碰到的肩膀忽然如被冰冻了一般僵硬。

“究竟应该谁恨死谁了……”

澜沧洙依旧如一具尸体一样平躺在窗扇,只是那原本紧闭着的唇此刻轻轻飞翕动着,一张一合的说着几个疲惫的字眼。

那双眼,一边翻着白眼一边睁开,这第一眼看到的,却不是那个美丽无瑕的人儿了。

眼前的沐一一,简直跟街上那些爱哭鼻子的孩子没什么两样,眼泪鼻涕混作了一团,整张脸上都是亮晶晶的,哭的嘴角甚至都留下一条口水来,长长的耷拉在嘴边。

看着沐一一那副样子,澜沧洙心里满是疑惑,可还是能够看得出,这个女人一定是以为他死了才会哭成这幅德行。他朝着沐一一狠狠的白了一眼,再次闭上的了眼睛。

“朕已经三天没合眼了,你再让朕睡一会儿,再不睡,你就真的得哭一个死人了……”

说话的语气十分疲惫,仿佛是在拼着气力在吐字。而澜沧洙的突然醒来,依旧让沐一一惊魂未定,这大白天的,本来一动不动的像死了一样的人,突然间开口说话,还睁开了眼睛,沐一一是吓得膝盖都软了,干脆就跪在了床边。

“你……你没死?你不是病了吗?雁栖明明说你病危,我才从金家赶回来的,你现在怎么……”

沐一一嘴里磕磕绊绊的说着没有逻辑的话,一边说着,还不忘将澜沧洙整个人从脑袋到脚底心都看了个遍,也没看出哪里和以前不一样,出来脸色难看了些,人也消瘦了一些而已。

澜沧洙本是闭目养神,很安逸的享受着被吵醒后的混沌,却忽然觉得胸前不仅**的,还有些黏糊糊的东西,虽然一百个不情愿睁开眼睛去看一眼,因为那双眼已经太过疲惫,可是却忍不住去瞧一瞧,沐一一伏在自己身上究竟流的是眼泪还是鼻涕。

可看了倒不如不看,那胸襟上黏糊糊的一片让他顿时是睡意全无。

“在你走后朕是病了,而且还是不治之症,连太医都没有办法,所以朕才会几天都难以入睡,这样下去,不累死,也快困死了……”澜沧洙摆出一个大字型,慵懒的吐字。

“什么病?太医怎么会没有办法呢?难道没有其他的大夫能治吗?”沐一一万分焦急的问道。

那蹙成了一条波浪的柳眉下,两只眸子慌乱的在澜沧洙的脸上扫视着,想迫切的得到回答,可是澜沧洙却斜着眼睛,一声不吭的看着她,犹如看着一个生动的皮影一样。他有些惊讶,显然,他的别有用心的派雁栖去金家传讯,如今以另一种形式的结果在沐一一的身上体现出了效果。

“相思病。”澜沧洙白了一眼,嘴里嘟囔出一句话来。

“相……相思病?!”沐一一的眼睛瞪的溜圆,甚至比她看到澜沧洙忽然开口说话的时候还要圆,她那一脸错综复杂的表情显然在告诉澜沧洙,这个病输出来实在是缺少了一些说服力让一个女人为了他火急火燎的从娘家赶回来。

这在沐一一看来只不过是无理取闹而已,一个一国之君,万人之上的郡主,竟然会得什么相思病,还让自己的侍卫统领一脸忧郁的跑到金府去报讯,说皇帝病危,并有口谕还不准那金贵妃回宫。

这本是一个骗傻子用的局,可是偏偏沐一一是那种傻子中的傻子,因此才会在雁栖几次强调澜沧洙口谕的时候还哭着央求雁栖带她回宫去。

想到自己到现在流的眼泪以及浪费的感情,沐一一就有一种冲动,恨不得立即掐死床上躺着的那个人!

“怎么了,朕的这个病别人本来就治不了,所以,你要是不回来,朕真的就只能等死了,到时候,你就是想把朕哭回来,朕也回不来咯!”

澜沧洙双手枕在脑袋下,一边说着,一边忙着给自己找一个最为舒适的姿势。

可这个时候,却有一双拳头狠狠的捶在了他的胸前,发出两声闷响来,捶的他连声的咳嗽。

“你……你无耻!”

那双眼睛,十分凌厉的瞪着澜沧洙,接着,便是沐一一带着哭腔的谩骂,那落在澜沧洙身上的拳头轻轻的攥着,且微微发抖,可是片刻之后,她却犹如被抽取了浑身的戾气,软趴趴的倒了下去,倒在了澜沧洙的胸前,她的肩膀不住的颤抖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