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脚踹金门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寒烟,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不但是个小人,我还是个懦夫!”

话尾的声音幽幽的颤抖着,像是门口被风吹的乱颤的灯笼.

雁栖高大的身影,在昏暗的灯笼下显得特别脆弱,在乔寒烟心中,他的那颗心似乎也是弱不禁风的,一碰就碎。

“好了,我知道这不怪你,你也是身不由己,只不过你真的不应该骗娘娘的,而且傅大哥也是无辜的,而且还是娘娘的救命恩人,你们这样对他实在是太残忍了。”

乔寒烟虽然很不愿意提起傅砚今的事情,可是毕竟澜沧洙主仆二人合起火来欺骗沐一一,本身就是一件过分的事情,既然做了,又怎么会怕别人说呢!尽管雁栖此时心中难过,她还是嘟囔了几句。

这一夜,两个人就那样站在门前说了很久,虽然都是一些陈年旧账,大部分也都是雁栖的忏悔,可是,寒风中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却一点也不觉得冷。直到最后腰道别的时候,天都要亮了……

翌日。

金元宝的家金府位于洛城的边缘,说起来与皇宫的距离还是很远的。

眼看就要正午时分了,快到了吃中饭的时候,只见一辆马车缓缓的驶向金府的大门,马车的前头有个人骑着一头棕色骏马,在前面开路。

骑马的人正是雁栖,他抬头,那金府金碧辉煌的大门上是一块同样金灿灿的牌匾,上面的两个大字在午前的阳光下格外刺眼。想都不用想,这天底下不会有第二个金府会有这样的气魄!唯独第一首富金百万的金府才会是这样,还没进门就会让人觉得富丽堂皇!

这两马车很大,还没停下就听见里面传来支支吾吾的声音,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模模糊糊的不知道说着什么,随之传来的,是乔寒烟哄小孩子一样的说道:“傅大哥不要闹了,我们已经到了,马上就有东西吃了……”

雁栖听了便是左右摇头。

“娘娘,金府到了。”他朝着马车里喊道。

马车停在门口已经许久了,可是却还不见有人出来迎接,这在人们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不正常。堂堂的金府,家里唯一的掌上明珠回府,怎么会让她独自一人进去呢?

可事实上就是这个样子,等了老半天,都不见有一个人出来!

“娘娘,咱们是继续等呢,还是……”

乔寒烟眉头皱的难看,难过的朝着沐一一看去,可坐在对面的那个人脸上却没有丝毫的难过,甚至可以说成是没有任何的表情,欣喜也好,伤心也好,哪怕是皱个眉头在乔寒烟看起来都是值得安慰的,可是沐一一偏偏静静的坐在哪里。

她的身边,傅砚今焦躁的乱窜,最里面哼哼唧唧的嘟囔着肚子饿,还嚷嚷着要出去,在沐一一身边,他显然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娘娘?”见沐一一不做声,乔寒烟再次问道。

“下去吧,我想进去看看。”

这句冷冷的,武断的回答让乔寒烟为之惊诧。

皇宫里的妃子能够得到特许回娘家去本来是一件很值得荣耀的事情,可这金府却偏偏摆出这样的一番架势来,就像是给人一个下马威一样。乔寒烟作为一个外人,很看不懂这一家人只见为什么还要这样!

可是一件事情却十分残忍的闯入了乔寒烟的脑子里:难道是因为……二嫁?!

趁着桥涵后胡思乱想的时候,马车的帘子一件被掀开了,沐一一的背影从她的眼前一闪而过,瞬间消失在了帘子之处。随后跳下去的,是傅砚今,可是他腿脚却不大灵活,差点摔了个狗啃地。

乔寒烟担心他会闹出什么事情来,想都没想就连忙跟在他后面跳下了马车。因为乔寒烟知道这里可是金家,不像是在凤栖宫里面,要是真的惹出什么事情来,第一个就是给沐一一丢脸而已!

雁栖早已经从马上跳了下来,在马车外面恭候多时了,他同样奇怪着为什么会没有人来迎接沐一一的归来。心里还寻思着,难道这金家的人这么绝情,难不成嫁出去的女儿真的就当做泼出去水了?

他看着沐一一如一只燕子一样轻飘飘的从马车上跳下来,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金家的大门口走去。那步子之快,来不及雁栖去问些什么,就见沐一一蹭蹭的走到那两扇看起来就十分厚重的门前,笔直的站着。

就那么一直站着,背对着一路人马。

待乔寒烟从车上跳下来后,雁栖才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她,本想得到什么解答,可是乔寒烟之时朝着他摇了摇头,一边带着难过的表情,一边用两只手拉着想到处乱跑的傅砚今。

“你确定我们没有走错地方吗?”

乔寒烟在雁栖耳边小声嘀咕道。

“怎么会走错!金家乃是澜国第一首富,你看那块匾,纯金的!我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不过这倒是奇怪了,这金老爷子今儿怎么这么安静呢……”

雁栖是一边抓着头皮,一边嘟囔着,眼睛朝着门口看去,突然,他惊恐的长大了嘴巴,眼睛瞪的硕大。

雁栖的样子活活的把乔寒烟吓住了,她顺着雁栖的目光看去,却看到一幅惊天动地的场面金府的大门口,沐一一本事一声不响的站着,像是在默默倒数一样,忽然,她便朝身后退了两步,然后便用手拎起自己的裙子,忽然抬起了退,嘴里一声轻呵就朝着那门上踹了下去。

那一脚下去,大门上发出一声闷响,声音震的老远。

这一脚踹的两扇金灿灿的大门前后晃了许久。

雁栖和乔寒烟都很清楚,这金贵妃最近的情绪实在是不太好,好不容易回个娘家,又碰上这样的情况,换了谁都不会沉得住气的。雁栖二人本来不觉得这金家的独女有多娇生惯养,可是眼前的情绪却完全颠覆了他们的原来的看法。

一声响过后,还是没有人出来开门。就在大家都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沐一一并没有让大家的期望化作泡影。

她深吸了一口气,失望的把双臂耷拉在身体的两边,显得很无力的样子,可这些也不过都是假象而已。下一秒,门口来护送的所有人都听见金家的大门被一个堂堂的贵妃一脚接着一脚的揣着,一声接着一声响,想必声音都会把方圆几里地之内的邻居给震到了。

雁栖和乔寒烟等已经纷纷捂住耳朵了,只有傅砚今这个大傻蛋十分欢喜的叫啊跳啊的,过了一会儿,乔寒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捂着耳朵跑到了沐一一的身边,一把就将她从大门边拉开,而且拉开了老远。

“娘娘,你这是做什么!”乔寒烟有些急躁的问道。

在她的期待之下,沐一一现实站在原地喘了一会儿气,然后忽然转过脑袋笑眯眯的说道:“寒烟……”

她笑着叫道。

“啊?!”

见沐一一是这幅表情,乔寒烟有些讶异。

“你要不要也过去踹两脚?”

“啊?!”

沐一一笑眯眯的问道,可那样子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沐一一十分兴奋的看着乔寒烟,又望了望雁栖。

雁栖和乔寒烟二人其实是的摇摇头,朝着她一个劲的说不。

“这么踹了一气儿,我的心情也好多了,这门真是不错……寒烟,敲门吧……”

擦了擦额头上的小汗珠,沐一一笑着对乔寒烟说道。

眼前的主子让乔寒烟是哭笑不得,居然还让她去敲门,这哪里还用敲门啊,沐一一刚才那么一阵子踹门,抵得上她乔寒烟一千字一万次敲门了,而且声音也好响亮的多呢!

只是见沐一一满脸期待,她也只好灰溜溜的朝着门口走去。

乔寒烟正欲抬起胳膊敲门的时候,金家的那两扇金灿灿的大门却慢慢悠悠的被什么人从里面打开了,且出来开门的不是别人,恰好是金元宝的哥哥,金万库!

他不是因为别的而跑出来,正是听了刚才的一同踹门声才急忙赶来,本以为是什么人出来闹事呢,可却没想到,踹门的竟会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丫头,那抬起的小胳膊细的跟竹竿儿似的,他甚至怀疑她的胳膊断了没有。

乔寒烟见人出来,抬起的手臂忽然变不敢动弹了。

“哪来的丫头,竟然敢在我金家闹事,你是不想活了吗!”

门口那穿的十分富贵的金万库开口了。

这一声呵斥吓得乔寒烟猛的往后退了几步,退到了沐一一的身边。

也在这个时候,金万库在注意到原来是自己的妹妹回来了,他脸上的愤怒顷刻间便烟消云散,满脸热切的朝着沐一一迎过去。

“哎呀,我的宝贝妹妹啊,你怎么回来了呢?是不是皇宫里过的不好啊?”

这金万库长得也算是帅气,他张开了手臂就朝着就朝着沐一一快步走过去,且一把就把她搂在了怀里,动作十分亲昵。

这样的状况,让根本不认识他的沐一一和乔寒烟都目瞪口呆。

而且那金万库也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的那一句“是不是在皇宫里过的不好”,让雁栖噎在原地不断咳嗽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