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人不在院子里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凤栖宫的里头,沐一一面无表情的站着,她能听到乔寒烟说的每一句话。

凤栖宫的院子里,偶尔会有几片落叶从地上吹起,虽然小宫女已经把那些枯叶扫在一起了,可宫女在地上跪着,叶子就没人管着了,那些可怜的东西只要一阵风就能够飞起来。

偶尔会有一片极其轻盈的飞舞着,竟然也会被猛烈的一阵风吹的很高,然后顺着那风的方向飘啊飘的,飘到了里头,像是一只枯叶蝶一样盘旋在沐一一的头上。

那一片东西,黄褐色的,十分显眼,就连呆滞的目光也被那片叶子吸引住了,她看着那片叶子在风中跳着舞,转着圈,打着滚,十分的自由。这个时候的沐一一,再也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再也看不见任何的东西,眼里只有那一丁点小小的东西转悠着。

她仿佛从那片叶子里看到澜沧洙窘迫的站在凤栖宫的院子里面,脚边跪满了宫女。她看见澜沧洙脸上的焦急,还有乔寒烟有条不紊的说着本来就不存在的谎言。可这一切无非都是她沐一一自己情愿发生的。

不是吗?!

她仿佛能听到,在那个大澜的皇帝宽阔的胸膛里,有一颗强壮的心被她阴柔的刀子割成了一片一片,散落成了遍地的落叶,然后被风吹散,飘的到处都是。那样的愁容,让沐一一的心犹如风中的一粒尘埃,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也不知道该如何降落到他的身边。

她突然好想冲出去看看他!

即便他背弃了一个皇帝应该有的原则,把一个无辜的人害成了一个呆子,可在沐一一的心里,即便是能够短暂的痛恨他这种可耻的行为,可是那铭刻在左心房里面的爱,却始终可以将一切取缔,哪怕是他是个恶魔……

这一刻,沐一一恍如被人打了一棒子,恰有一阵风吹过,吹醒了她混沌的眼。她忽然像是着了魔,提起脚下极低的美丽一群,竟是如一只燕子大雁一样朝着院子里面奔过去。

她期待着院子里头仍旧站着澜沧洙,那个人仍旧在为了她的避而不见在盛怒着。

回廊,拐角,阶梯,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也很急促。

可是,当她怀着一颗膨胀的几乎要炸开的心,突然出现在院子中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再不见那高大的身影,只有一个个身着粉红色衣裳的宫女,还要一脸颓然的乔寒烟。

所有的人都满脸惊讶的望着她,疑惑着一直躲在里头的她为什么会突然跑出来。

“娘娘,陛下已经走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乔寒烟,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够看出沐一一的心思了。乔寒烟见她急匆匆的跑出来,猜想她一定是按捺不住想要见他了,只是出来的有些晚了而已。

乔寒烟淡淡的说道,也有些失落,像是在为沐一一后悔一样。

可是沐一一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

“娘娘……”

乔寒烟走到沐一一的身边,心疼的唤道。

“娘娘,陛下说了,你要是想回娘家了,就叫雁栖明天送你回去,喜欢在家里住多久都可以……”乔寒烟有些难为情道。

说到底,这谎话还是她编的,可没想到澜沧洙会这样心软,竟然会允许已经进宫的贵妃会到娘家去!这在皇宫里头可是个很大的禁忌,乔寒烟虽然也是进宫不久,可还是明白这些规矩的。

而澜沧洙还说想住多就就住多久,可见他对这凤栖宫的感情真的不一般。

“回娘家?”

娘家这个次对于沐一一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那些潜伏在脑袋里已经一年多了的记忆,瞬间排山倒海的涌现出来,那架势似乎要将她狠狠的吞没一般。

在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前,那还是个夏天,那个时候韩齐还没有背叛他,她也没有命丧铁轨,来到这个地方,有家回,就算已经嫁人了,也是有娘家的!

可是现在,她是作为金元宝而活着的,那么自己的娘家应该在哪里呢?

沐一一在心里一遍又一遍质问自己。

“娘娘,您进宫已经这么久了,想必已经很久没回家去看看了吧,国舅爷和国丈一定很想你了,要不,您就趁着这个机会回去看一看他们吧……”

乔寒烟的声音,如同迷雾中一盏明灯,让沐一一恍然大悟:她是金元宝,要作为金元宝而活!

沐一一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自私了,自己霸占了一个身体,竟然一点也没有为金元宝履行一点点做为妹妹和女儿的义务,这样的女儿,实在是有些不孝。若是金元宝真的是这样的女子,那么无论是澜沧洙亦或是江稷漓,都不会喜爱的吧。

“是……金府吗?”

沐一一说出来之后才知道自己实在是不该问。

哪有一个人会问自己家的!

可是本性却是难以改变的,她本能的会去确认一下这金元宝的娘家是不是金府,而且也是在寻求心理上的一些安慰而已。

乔寒烟忽然面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来,少有的难以置信。

她眨着眼睛,疑惑的看着沐一一。

小宫女们紧挨着站在一起,脸上的表情与乔寒烟并没有两样,他们交头接耳,这话,可这些并没有被沐一一注意到。反而是乔寒烟朝着她们眨巴了下眼睛,宫女们才肯安静下来,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娘娘,你是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够怪寒烟乌鸦嘴了,不该那么说娘娘。”

乔寒烟低着头,深深的自责着。心里的矛盾就连她自己都觉得难以启齿。

“好了寒烟,这不怪你,我正好也想出去散散心呢,你跟我一起去吧,把傅大哥也带着,也许我爹爹能有办法只好他的病呢。”

勉强挤出一些笑容来,沐一一故作兴奋的说着,虽然兴高采烈,可眼睛里的情绪却是掩饰不住的落寞。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在占有了别人的躯体之后,还有没有资格代替她回到那个“娘家”。

“娘娘,听说国丈可是大澜的第一首富,我想他一定有办法让傅大哥好起来,这样的话……”

乔寒烟兴高采烈的说着,衣服欣喜若狂的样子,可却忽然顿住了,脸上明亮的神色忽然全部收了起来。

“怎么不说了?”

“这样一来,娘娘对陛下的埋怨就会少一些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