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天杀的主子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现在,无论是江王府还是江稷漓,在冰绡看来都像是一个谜语,而她在谜语的周围徘徊了甚久也终究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澜沧洙和雁栖而人走进了王府的后院,然后那盏昏暗的橙色灯光也消失在了后院厚重的门里。

冰绡何止是一点点的失落,可她忽然之间并不想去管太多的事情,连日来的疲惫让她只想留在自己的房间里,因此,冰绡只是目送着那二人,自己也悄悄的从厨房里走出来,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了。

这一晚,江王府的后院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而自那以后,江王府里也一如既往的度过了几个宁静而祥和的日子,可这样却并不奇怪,因为江稷漓本来就是个追求安逸的人。

相比之下,倒是皇宫里头的日子是没有一天让人安宁的。

澜沧洙独自徘徊在轩辕殿在最里面,眉头之间皱成了一天深深的沟壑,许久都未曾展开来。他的身后,雁栖像是一座雕塑一样站着,他的神情有些不专注,稍许之前,她就已经陷入了沉思。

澜沧洙很清楚,玥玦世子之所以还那样按兵不动的徘徊在澜国几里之外,是在等待着一个合适的实际,好一举将澜国攻破。澜沧洙虽然知道澜国是个坚不可摧的地方,有着大量的兵马和富饶的资源,可这并不代表着这场战斗会像是十年之前的那场一样走运。

他比谁都清楚玥国人的可怕,也更加知道若是澜国的百姓们被那样的一个君主统治将会过着怎样的生活。

他把雁栖叫来本想听听这个人的心思,可等了许久也之间那人在发呆而已,却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话。

片刻之后,只听澜沧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而雁栖也是听到了那一声叹气之后才从走神中醒过来。

“陛下,雁栖该死。”腰间的雪雁剑随着雁栖弯腰的动作发出一声低鸣,雁栖低声自责着。

“算了,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最近有很多心事,可是你要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玥国的军队已经在我们家门口了,只是还没举着旗冲击来而已,要是这个时候连你都打退堂鼓,澜国,就真的完了。”

雁栖从未听过澜沧洙说话这么有耐心,也这么绝望。这席话听起来并不像是以前那个霸气的君主的口吻,倒像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书生。雁栖的眼睛睁的有些大,略显惊异。

澜沧洙见他是这个反应,是大失所望,竟没想到自己现在才发现雁栖是这么样一个让痴情种子!他难看的皱着眉头。

“好了,看你那副样子朕就觉得头疼,陪朕去月仙居转转吧,现在就连朕的后宫也急需稳定军心呀,哎……”

说着,澜沧洙就率先朝着外头走去,身后的雁栖灰溜溜的跟着,就像是一头被牵着走的笨牛,而线的另一头,还不知道握在谁的手上。他摇摇晃晃,百无聊赖的跟在澜沧洙的身边,煞有些草草应付的嫌疑,可这样的雁栖澜沧洙并不是看不见,只是懒得去理会而已。

因为他实在是太宠着自己的这个贴身的侍卫了,虽然自己知道对他有些溺爱,可却没办法对他残忍一些,只能悠悠的走在前面,头都懒得回。

也算是凑巧,为什么说冤家路窄呢,其实在这皇宫里头,嫔妃们的关系一向都不是很和睦,表面上姐姐妹妹的互相叫着,可心里都不知道怎么巴不得对方吃饭噎死呢!

就拿这凤栖宫和月仙居来说吧,通往着两个地方的道路恰像是两根粗壮的树枝,延伸向两个相近的方向。

澜沧洙心不在焉的走在皇宫嘴宽敞的甬道上,本来口头上是说着去月仙居看看乐萦纤的,可是走着走着却不知不觉的踏上了通往凤栖宫的路,而最为奇怪的事澜沧洙和雁栖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竟是没有一个人发现自己走错了路!

直到凤栖宫的大门尽在眼前,大门上的牌匾上那凤栖宫三个字差点晃瞎了双眼,他们才双双的发现原来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这个地方了。

澜沧洙驻足于凤栖宫敞开的大门前,抬头望着那龙给凤舞的几个字发着呆,忽然的,雁栖从背后拍了他一下,他小受惊吓的低哼了一声。

“陛下,咱们怎么走到这来了?可真是邪了门了……”雁栖抱怨着,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摇头晃脑的朝着凤栖宫里面窥视着。

那双鬼鬼祟祟的眼睛看起来实在太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了,只不过眼下的情况是他和澜沧洙都做了亏心事,而且对不起的对象还都是这凤栖宫里面的人,她二人此刻是十分默契的在心里盘算着,要是进去了,将会得到怎样的待遇?

雁栖的眼睛朝着里面看起,今天的凤栖宫却与往常有很大的差异。以往的凤栖宫一定是那些妃啊嫔啊之中最为宁静的地方,因为这里的主人是金元宝的关系,就连这里伺候着的宫女们的日子也过得很好悠闲。

主子不会指使她们做这个做那个的,这里的宫女们日子过的倒还不错。

可是今儿个,在外面就能听见噼里啪啦的脚步声,而且一个个都是急匆匆的,里面叽叽喳喳的声音也是接二连三的传出来,听起来像是一个埋怨另一个,而大家的嘴里每一句话都离不开“今天这是怎么了”的话题。

看着雁栖虎头虎脑的的样子,澜沧洙无奈之下摇摇头。

“先不要管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来,可是既然来了,还是进去坐坐吧,朕可是这大澜的君主,朕是一国之君,里面的人最大的还只不过是朕的女人,是朕的妃子!你知道吗。她是朕的妃子!没什么好怕的,进去通报吧……”

澜沧洙说话的时候,手指着凤栖宫的里头,手舞足蹈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坚定,雁栖能够听得出他话语里的不安,显然是有些心虚了。而且,最然雁栖感到愤愤不平的是,这个天杀的主子实在是太不够义气了,居然叫他第一个进去送死……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澜沧洙是主子,他是仆人呢?!

雁栖从小就被教导着,这些话只要在心里埋怨就好了,因此,想到自己只能这么做,雁栖也就没那么生气了,迈开了步子,朝着凤栖宫里面走去。

今天也算是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