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夜访王府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静暄从未像现在这样看透过自己的心思,也真正明白了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自己对于玥玦世子来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她静的如一处风景,站在角落里面,目光如水的望着玥玦世子,再没有问一句话。她知道那个男子此刻眼中只容得下他的野心而已!

月如钩,恰好如一把弯弯的镰刀,如同地狱中出来的使者,让所有不安的人感到难以入睡。

黑夜里的江王府有着秃鹰一样的形状,它匍匐在黑暗之中,也唯有王府里面还亮着的一盏灯显示着还有人没有入睡。

沐一一被接回皇宫里面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江王府经历了一番小小的波折,却需要这整整的一个月才得以平息。尤其是江王妃冰绡,这样的三十多天对她来说既是煎熬又是心事重重的一段日子。

冰绡的房间是原来江稷漓一直住着的屋子,宽敞,临近着江王府风景最美的地方,只不过在这样已经入了秋的日子里,也没用什么风景值得她推开窗子去看一看了,再者,夜里的风极冷,开窗子无非是折磨自己而已!

冰绡身上的毒能够康复全部得益于太医们的良苦用心,这期间,他们没少从皇宫和江王府里面来回奔波,一边专心为冰绡治疗,一边则担任了随时向澜沧洙传递冰绡身体状况的职责。

这一夜,冰绡像是平常的那样,很难入睡。她蜷缩在床上,脑子里闪过无数个想意思解千愁的念头,可最终被自己的嘲笑给否定了。

她觉得自己是自作自受,自己中了自己下的毒,在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她这么一个人会运气差到这样。

再者,一种强烈的不甘心像是令人作呕的蛆虫一样一点点的侵蚀着她的心,那种渐渐被啃噬的感觉让冰绡尝尽了酸甜苦辣,在这样充满着富贵荣华的地方,她却在活活的守着寡!

这个期间,江稷漓很少来看她。

夜半的厨房若是有人在才会不正常!

冰绡来到这里的时候,一件事一片寂静了,甚至连点亮光都没有,害的她只能摸黑找东西,突然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在自己家的厨房里面找吃的,然后被母亲发现,狠狠的教导一顿之后,却会亲自为她做东西吃。

可是现在,身为**,却再也不可能体会到那种感觉,想想冰绡就觉得自己听可悲的。

找了半天,也只找到了一些糕点,冰绡手里拿着几个,并不像一边啃着一边回房去,倒是想带回去自己慢慢享用。

归去的路依旧漫长,可她还没迈出厨房的门,眼前就晃过一点火光来。

那是一团飘忽着的火焰,橙黄色的,一上一下朝着前方蠕动着,冰绡当时确实是吓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还以为是夜半三更的自己见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可是,待她仔仔细细的眯着眼睛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一盏夜里常用的小灯而已。

可冰绡却能够认得出,那并不是江王府里的东西,就算是这里的下人们晚上提着的灯,也的多,也精致的多。那灯,朴素的让人想绞尽了脑汁去怀疑是谁所有。

冰绡并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以自己的身份大半夜的跑厨房里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她淹没在厨房的门内,暗暗窥探着那盏灯在自己的面前经过。

然后,她看到了自己曾经最为熟悉的身影

澜沧洙!

那盏灯,像是一团诱惑一样,引导着澜沧洙跟着它向前走,那情景看起来恐怖的恨,冰绡手里的几块糕点都落在了地上,摔个粉碎了。可是仔细看去,却发现那盏灯是握在了另一个人的手里。

而那腰间别着一把剑,走路稳健,身材高大的人,冰绡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澜沧洙忠实的侍卫统领雁栖了。

已经是这个时候,早已过了皇宫的宵禁,九五之尊之人竟会离奇的出现在江王府里,是一件多么稀奇的事情!

这当今的皇帝对自己兄弟究竟是有多喜欢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到他的府邸?而且头尾加起来只不过是他和雁栖两个人而已!就算是来半夜探望的,也不至于那么慌忙。

澜沧洙和雁栖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在江王府弯路很多的回廊里面,不时的会传来几句话,像是澜沧洙在小声吩咐着什么,而雁栖的脸被暗黄的光照着,一边点头一边则是尽力为澜沧洙照着脚下的路。

那样匆忙,甚至没有注意到刚才冰绡低吟出的一个声音,可见那二人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他们全身心贯注的直奔着江王府的后院。

眼睁睁看着那两个人拐到了去后院的方向,冰绡心里又沉了一下,这是后怕,若是她晚一步意识到自己走错了地方,现在有可能跟那两个人恰好撞在一起,到那个时候双方将会是多么的尴尬!

她应该如何解释她半夜三更从后院的方向出来的原因?而澜沧洙又将会怎么解释一个皇帝深夜里跑到一个王爷家里是为了什么?

冰绡知道,往往人们在私会情人的时候回选择这样的时间和方式,可想到澜沧洙会短袖到和江稷漓私会?冰绡自己都想给自己一个巴掌,也为自己恍惚的神经感到悲切。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