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不伦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卜国是个宁静而和谐的地方,那里在夏天会开满各种颜色的话,美不胜收。在卜国最为繁华的皇城里面,有一个地方家喻户晓,就连王公贵族们也都知道。

这个地方,就是留香阁!

烟花之地,何患无歌?

这里的每一个舞姿,每一曲歌都能够透过窗子传到外面,让从地下经过的人,不论男女,都要停下脚步来寻思一下,今天究竟会是哪个姑娘博得了最富有的公子的青睐。

对于颜姝来说,她在留香阁里的每一个夜晚都既是幸福的,有事悲哀的。

有时候,她和其他的姐妹们欢聚在一起,陪着同一拨客人寻欢作乐的时候总会有些心不在焉,听根本不用专心,因为那些初来乍到的男子们根本分不清楚谁是谁,顶多能叫出来哪个比较漂亮,哪个歌儿唱得好,哪个舞条的勾人而已。

因此,这样的夜晚便是颜姝所期盼的那种。

可是,最近她的走神是越来越频繁了,就算是到了晚上也是无精打采的,这不应该是一个青楼女子应该有的状态。可是其中的原因,相比也只有颜姝一个人能够明白:她实在是太过想念傅砚今了,没日没夜的想。

在她的房间里,有一个老檀木的柜子,是曾经的花魁留下来的东西,那古老的柜子里,藏着颜姝这二十几年来的所有心血。那里面放着一个小小的锦盒,锦盒里面试成沓的银票,还有一些贵重的首饰。

可是这样的秘密,颜姝未曾告诉过任何人,包括傅砚今在内,这是她打算给他一个惊喜而精心筹备的。

傅砚今走的这些天里,颜姝的心一直是悬在嗓子眼上的,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因为她从来不会过问他游历的方向,她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像以前那样等着他回来,唤她一声宝贝而已。

今晚,有一种纷乱而复杂的思绪充斥着颜姝的心,叫她无神到将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都闭塞了,别人喊她,她充耳不闻,别人叫她,她视而不见,她会肚子一个人从席间离开,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门外,尽管在她身边喝酒的公子会大不高兴的谩骂一通。

今夜,人心惶惶!

大澜八里之外,玥**队的营地像是一条匍匐在暗夜里的巨龙一样,蜿蜒而冗长,它将健硕的身体盘在一起,包围着自己极为重要的龙头。老玥王最终还是发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与自己嘴疼爱信任的儿子有染,这样的打击,足以让一个年事已大且整日劳于国事的君王顷刻间的倒地……

可是,静暄永远也无法想象那个足以做他父亲的老男人对她的爱,即便是他早已经知道了那样的悲剧,却还是整天对着她笑,给她别的女人一辈子都在幻想的珠宝和衣服,那段时间的静暄,存活在两个男人各自为她编织的美好世界里,却没意识到红颜薄命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当老玥王最终一病不起,把整个玥国交到儿子玥玦的手上的时候,那个时候,玥玦比她要早些明白,并不是他们二人把那些丑陋不堪掩藏的有多好,只不过是自己的父亲太过溺爱她,也太过信任他而已!

对于外界,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老玥王以及故去了,更加不知道老玥王是抑郁而死,含恨而终……

那时候起,玥玦世子对她便开始冷若冰霜,赐她代发出家,死后也永远守在他父亲的身边。可是他这一次却把她带在了身边,他要让她知道,当年她背叛了自己的父亲选择了他,是个绝顶的错误。

她只不过是从一场悲剧跳到另一场相似的故事中而已。

玥玦他只这个吃里扒外的女人是如何备受罪责的煎熬而已!

“难道你就那么恨我,那么讨厌我?”

静暄终于忍不住问道。

她的语气不再像是在觉浅湖旁时候那样清冷,而是带着些许的哽咽,她自己都觉得意外。那些哭干了的眼泪,又是从何处而来?

空气中传来一声冷冷的嗤笑,就像是把帐子里的图腾吹的乱晃的冷风一样清晰。那是玥玦世子对她发出的最多的声音,冷笑,再是冷笑,只有这些而已!

“没有爱,何来的恨?没有喜欢,又何来的讨厌?你别太自作多情了,你只不过是我父王养的一只七彩鹦鹉而已,而现在,只不过在我的鸟笼子里!”

玥玦世子好不容易才摊开的手掌一张一拢,那动作就像是在捏着一颗小小的心脏一样,他的手掌一收,那心脏就只能乖乖的被握在手心里头,只要敢动一下,就得被捏碎,而当他用力去把五指聚拢的时候,那颗心脏同样不得苟活!

“没有……爱?!”

嘴里含糊不清的重复着那几个字,静暄心如刀绞,面若死灰,那面纱之下的红唇猛烈的颤抖着,皓齿上沾上了水红色的血,氤氲的晕开来,把她的唇染的更红了。她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不想发出那些讨厌的哭声。

对于哭声,静暄很清楚!连她自己都觉得厌恶,何况是像玥玦那样的人!前一秒还是将她搂在怀中疯狂啃噬的男子,怎么会转身变成了这样的禽兽?静暄不停的问自己原因,可始终是无解。

“一个月之内,我会让你看到这里的每一片土地都是我的,包括这里的每一个人,我让他们死他们就不能活,我让他们活着,他们就求死不得!也包括你!你这个贱!人!”

是不是那一个刹那对于静暄来说真的就是一个永恒的瞬间,让她宁愿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是活在反反复复的噩梦里面,直到有一天得到老天爷的恩泽得以苏醒,她忽然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可悲了。

恍若徘徊了太久的疑问,就在玥玦世子的话语中得到了再不能更满意的解答。

男人,男人的天下,对于女人来说并无差别;可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女人,也只不过是他所践踏过的那片土地中一颗小小的尘埃而已。绚烂的时候光芒并不耀眼,暗淡的时候,更会被踩进最深的地方。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