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美好的人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牢房里面的人静悄悄的坐在地上,身子靠在墙上一动不动的。

乔寒烟小心翼翼的朝着他靠近,没走两步,却不小心踢到了傅砚今的叫,吓的她一个站立,可傅砚今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恍若死人一样。

“雁栖,我们走吧,这里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该怎么做,她自会清楚。”

身后,是澜沧洙充满鄙夷的声音,随之传来的是雁栖的一声轻允。那个声音小到要费很多神才能听得清楚。

空旷的地方,脚步声渐行渐远,乔寒烟听到澜沧洙模糊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孔洞而空灵,犹如地狱里罗刹的呼唤一样。那样的语气,虽然听不清楚,可她却能够确定,澜沧洙一定是在数落雁栖。

那主仆二人的离开,让天牢重新回到了死寂,甚至相比于没有人之前来到之前更要可怕一些,幸运的是,乔寒烟并不像傅砚今那样体会到了那种被困在死寂中的绝望,此刻,她来到这里,却是自愿的。

牢房的们敞开着,那粗壮的木头制成的牢门,虽然看起来坚固,可事实上却只是徒有其表而已,经过了那么多的年月早已经被潮气腐蚀的差不多了,只是即便是这样,这样不堪一击的门,对于已经被折磨的体无完肤的人来说仍旧是坚不可摧。

一个弱女子,即便是身怀足以防身的能耐,可这样的地方实在是不招人喜欢,因此乔寒烟也是心里害怕的打紧,再者,脚下还坐着一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人,让她更加恐惧了。

“嘿嘿……”

无意识中,仿佛有一声模糊的笑声传来,那声音模糊到就像是从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里面渗出来的一般,让乔寒烟突然之前判断不出那声音来自于哪里。

她的脑袋像是拨浪鼓一样到处观望着,试图去确认那个让她顷刻间毛骨悚然的声音是谁,可最终一无所获。

“嘿嘿……”

突然间,相隔了极短暂的时间,那笑声便再次传来,可这一次却足够把乔寒烟吓到直接跌坐在了地上,那扑通的一声,是乔寒烟双腿的膝盖磕碰在天牢石板地面的声音。

那声音简直就是一个幽灵,可听起来却并不响亮,甚至是有些憨厚愚钝的。

乔寒烟瞪大了惊恐的眸子,朝着那靠在墙上的傅砚今望去,只见那个人的整张脸淹没在很暗里头,却有一张没有血色的嘴巴恐怖的朝着两边咧开去,那笑声,正是来自于他!

“你……究竟是人还是鬼啊!”

深处不断颤抖的手,乔寒烟朝着傅砚今指了过去,配上那足以显示她的恐惧的颤音,让整间牢房显得诡谲了一些,就像是一间小小的炼狱,折磨着乔寒烟的心智。

“嘿嘿。”

回答她的,却还是那一成不变的笑声,只不过现在听起来,那笑声却早已经丧失了原本可怖的色彩,怎么听都觉得傻乎乎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很不正常。

可乔寒烟已经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来!

整个牢房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同那个叫傅砚今的呆在一起,倘若他真是个什么东西,想想就觉得惊悚至极。可现在,乔寒烟却纳闷了,因为自己不仅被澜沧洙逮住了,而且还被带到了这里,可他却突然说要放了这个人,而且也不追求她的问题。

越是想,就越觉得有问题!

“你就是傅砚今吗?”鼓起了勇气,乔寒烟试探性的对着傅砚今喊道。

她的声音很大,轻轻的回荡在空荡荡的牢房里面,带着长而绵延的尾音,可这却成了让傅砚今好奇到欣喜的地方!

这一次,她得到的答复除了那些连声的傻笑之外,还有让她觉得更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个叫傅砚今的人,竟开口学她说话!而且学的还不熟一句完整的话,而是学那些回声,嘴里不停的嘟囔着那个“今”字,而且一说就说个没完,好长一阵子,牢房里都是他的“今”字。

据乔寒烟了解,傅砚今是一路上将沐一一送回到大澜的人,而且也从沐一一那里得知这个人应该还算是个聪明人,生性风流,喜欢赌,可是按照沐一一的形容想下去,乔寒烟实在是难以想象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和沐一一口中的会是一个人!

傅砚今本是向后仰着靠在墙上,过了少许,她便一边嘴里念叨着“今”一边以一条狗一样的姿势从在地上爬着,而且慢慢的朝着乔寒烟靠近,也就在这个时候,乔寒烟才真正看清楚了那人的长相。

傅砚今的上半身从昏暗中爬出来,使他的整个人全部都呈现在了乔寒烟的眼前,可是这样的一个人却让乔寒烟不禁捂住了惊恐的长大了嘴巴,且伸出手去把自己的嘴巴给捂住了,因为她实在是抵制不住自己迫切要发出的唏嘘声!

那干瘪的身体,若不是因为那张脸还年轻,乔寒烟定会以为傅砚今就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者,那瘦骨嶙峋的身子,如一架骷髅一样在地上爬着,动作不仅不灵巧,还有些迟钝,四肢支撑身子都有些困难。

那一身白衣,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颜色,若不是裤腿处还留有一些尚且干净的白色,乔寒烟还以为他身上穿的是一件黄衫。她看到他枯瘦的手,指甲里面扣着一些暗黑色的东西,看起来令人作呕。

那嘴里嘟囔个不停的人,凌乱的头发上沾满了不知道是血块还是什么的东西,顺着他脑袋的一侧蔓延下来,一直到脖子的地方,脖子上沾满了一块一块黑乎乎的东西,那样子看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打的,打破了脑袋,流了很多血,且凝固在了脑袋上没有好好处理。

他的脸很白,很白很白,没有血色的白!

可乔寒烟还是能够分辨得出,若是这个人现在还是好好的,一定是个俊逸若仙的男子。她看到他的眼眶深邃而美好,他的眉毛清晰而浓厚,鼻子因为瘦削而显得更加坚挺,那惨白的嘴唇,衬托着尖锐的下巴。

这样的男子,曾经该是多么美好的人……

可乔寒烟却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折磨才会使一个原本那么美好的人变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她咬牙切齿的在心里叫着,怜悯的望着那个恍若孩童一样向她深处手来的可怜之人,眼眶上传来的灼热让她更加难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