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运气不好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直强劲的胳膊,把乔寒烟举了起来。

澜沧洙从乔寒烟的身后出现,犹如一个幽灵一样,让她忽然之间陷入无尽的恐慌里。

难过的窒息袭来,而且越来越严重,她清楚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个澜沧洙手中的玩物一样,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送她上西天。

乔寒烟的胳膊无力的挣扎着,纤细的手拍打着澜沧洙青筋暴起的手腕,试图让他就此松手,可是乔寒烟这样做的后果换来的却是澜沧洙更加用力的掐住她,那样子根本是要置她于死地。

脑子里有汩汩想血流充斥着,越来越难受,视线仿佛就要模糊下去,本以为会这样白白死去,可是这一双已经模糊了的眼睛,却看到雁栖仓惶的走过来。

那扑通的一声响,是雁栖跪在了地上。

“陛下,求你放过寒烟吧。”

微弱的声音,卑微的祈求,让乔寒烟从模糊的意识中挣扎着醒过来,一边自己不会就那样沉于黑暗里。她听见自己的心跳越来越慢,可是却能够清晰的瞥到雁栖佝偻着身子跪在地上的样子。

“放了她?这么不老实的东西,朕要是继续把她留在凤栖宫,岂不是为自己埋下一条祸根?”

澜沧洙冷冷的看着地上的雁栖,道。

那只强壮的手臂并没有打算松开的意思反而掐的越来越近。手心里,是乔寒烟挣扎着喊出的模糊不清的声音。

这样的回答,像是满天的飞针一样,齐刷刷的刺在了雁栖的心上,那一张本就脸色不好看的脸,纠结成了惨白的颜色,他缓缓的低下了脑袋,把自己的额头朝着地上靠了下去,就那样朝着澜沧洙磕着头。

“陛下,求你放了寒烟吧,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雁栖没有透漏任何的消息,陛下……”

连声的祈求,就像是那街头上要饭的乞丐在乞讨一样,只要路人不肯给上一个铜板,他都会求个不停。

可是这样的伎俩,却还不如街边乞丐的吆喝管用。在澜沧洙看来,这个跟了他身边十几年的人,根本不会背着他做出什么不应该的事情来,不是不会,而是不敢!他很清楚雁栖是什么样的人,因此当雁栖跪在地上的时候,澜沧洙的心里还是动摇了一下,也料到他会为了乔寒烟求情。

可是,这个乔寒烟并不是个让他省心的人!一个凤栖宫里面的宫女,虽然是金贵妃带进宫里来的,却被他知道是个来历不明,被当时还是江王府的沐一一从集市上救了回去,眼下,竟然肯为了沐一一一身返现,这样的人,澜沧洙并不觉得她有多可爱。

雁栖越是这样,澜沧洙就越是打心底里不想留乔寒烟,这样的女人,留下来也只会坏事而已。可是他又十分清楚雁栖的秉性,倘若这个女人死了,雁栖的心也差不多要离了他了。

手上的劲忽然的一松,乔寒烟像是一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送澜沧洙的手上滑落,扑通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差一点就摔的失去知觉。她匍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样子就像是要把之前被掐住的气都补回来一样。

乔寒烟不住的干咳着,眼睛由于充血而充满了血丝和眼泪,痛苦的摸着自己的脖子。

“为了一个女人你就要这样求我,太让我失望了。”

澜沧洙双手背在身后,朝着雁栖讽刺道。

地上的雁栖低头不语,只是默默的看着乔寒烟那痛苦的样子,一脸心疼。可又没有脸去面对澜沧洙的责骂,自己两头不是人,也根本没脸抬头看乔寒烟一眼。

“起来吧。”看都不看一眼雁栖,澜沧洙冷冷道。

“把她带着。跟我进去。”随后,澜沧洙扔下一句话,便朝着天牢门口走去了。

那离去的身影,冷峻而不可侵犯,雁栖虽然心中难过,可皇命难为,一开始就不能够指望澜沧洙会那样轻易放乔寒烟回去,所以当他听到澜沧洙要把乔寒烟带进去的时候,也没怎么觉得意外,只是担心接下来的乔寒烟恐怕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雁栖从地上爬起来,快步朝着乔寒烟走去,伸出手去欲将她从地上扶起,可是伸出去的手却被乔寒烟狠狠的推开了。

“不用你在这装好人!”

乔寒烟喊的歇斯底里,艰难的撑着身体爬起来。还没站稳,就被两个人扣了起来,原来是那站在天牢外的守卫,奉命前来将她抓进去。

眼睁睁看着乔寒烟被拉扯着走进天牢,雁栖怀着满心的罪恶感却只好跟了进去,也是皇命难为,自己即便是再不情愿却也不能抗命,因为那样会看起来更不知廉耻。

他垂头丧气的跟在乔寒烟的身后进了天牢,这段路是他走过的最漫长也是最遥远的,因为在他身前的女子,不肯回头看他一眼。

天牢里的光线把那里烘托的活像一个人间地狱,回廊蜿蜒而曲折,走在那里就像一步步的朝着地狱的深处走去一样。

澜沧洙的脚步在乔寒烟身前十步以外远,可她还是能够听到那双有力的腿踩在潮湿的地上发出的脚步声,一步一步,那么有节奏,可却总觉得犹如地狱里的阎王一样,慢慢的靠近那天牢深处等待着审判的人。

橘黄的火把,随着夜晚蜿蜒地方鞥而摇摆着,把澜沧洙的身影妖冶的孤独而可怕,乔寒烟被压着跟在他的身后,她眼里的澜沧洙宛若一个鬼魅,让她讨厌至极。可是她却只能被动着跟在那个鬼魅的身后。

乔寒烟亦能听见身后雁栖悄悄的脚步声,可是却很是厌恶,她不想看那男子一眼。

这天牢总是要比人预想的要深,跟着澜沧洙来到了那最里面的一间,也是乔寒烟所预料到的事情。

澜沧洙好想唯独青睐天牢最深处的这一件牢房,上次江稷漓被关的地方也是这样,如今,傅砚今一同样的姿态困在那牢房里,让乔寒烟的心顷刻间便回到了那惊心动魄的一晚,只不过那天晚上,她的运气要好的多。

那里寂静的让人浮想联翩,甚至幻想这里面的人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一句尸骸。

澜沧洙驻足在那牢房前,却忽然回过头来,邪魅的瞥着乔寒烟,道:“想知道我为什么把他关在这里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