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夜夜承欢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片刻的思量,紧接着是突如其来的的温存,让沐一一有些招架不住,她像一只小鸟一样被澜沧洙搂在怀中。她感受到澜沧洙的唇轻轻的落在自己的肩上,脖子上,那温度如同火焰一样炽烈,让她有些痴狂。

可脑袋里却始终一片如白纸一样的地方,让她有些心不在焉,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想什么。

沐一一作为一个魂魄降生到金元宝的身体里面的时候,她并没有意识到会牵扯到心里上的痛楚,可现在,这样的感觉犹如有如平滑的肌肤上一块醒目的伤疤一样,让她头晕眼花。

现在沐一一能够做到的,只是尽量不去想这样的事情,因为自己知道不会有结果。她感受到澜沧洙对她的痴狂,至少此时此刻是这样的。

凤栖宫连续几日就得到了澜沧洙的青睐,琉璃不灭,夜夜承欢。

澜沧洙就就像是一个一直渴望温馨的孤独行者一样,对于沐一一十分的贪恋,仅仅是这几天里,他犹如一团时而猛烈燃烧,时而温和的火焰一样,每当天色渐暗的时候,都会独自一人来到凤栖宫。

皇宫里,一个重新归来的妃子,在短短的几天里就将君主的宠爱集于一身,这在其他女子们看来简直就是莫大的荣幸,可更多的人心里装满的却只有嫉妒和愤恨而已。

只不过自己没有那得宠的金元宝那样倾世的容貌,也没有那样显赫的家世。而且,也没有机会在那战乱的年代里和澜沧洙有七年之约。

这几天,沐一一就像是徘徊在黄昏中的燕子一样,不知道何去何从,整日迷茫的徘徊在凤栖宫的庭院里面,一步也不肯离开那里,这在外面的人看来,只不过是在等着御驾亲临而已。可真正的缘由却不是那样。

金元宝,沐一一……自己究竟作为哪个而活着,究竟为了谁而爱着,让沐一一焦躁的如同一只困兽。

也就是在沐一一回到皇宫的第六天,这天傍晚,静悄悄的凤栖宫的门口,乔寒烟突然出现了。这个之前一直留守在凤栖宫,在沐一一回来之前却忽然消失了踪影的人,此刻正呆呆的站在凤栖宫的门口。

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走错了家门的孩子。在她离开的短短几天里,凤栖宫好想突然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那个时候,沐一一还整天转悠在这个地方,满面忧愁的。

两个人相拥而泣,犹如马上就要生离死别一般。

“娘娘,你到哪里去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你死了……”

乔寒烟哽咽着,紧紧的抱着面前的沐一一,这个在她看来既是究竟恩人,又是知心人的女子,给了她太多的牵挂,以至于她都不愿去听沐一一的话去跟着雁栖过好日子,宁愿守着这个空荡荡的凤栖宫。

几个月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可是让这一对曾经相依为命的姐妹花都经历了太多的苦楚,尤其是心上。这样的重逢在她们看来是此生见过的最好的喜剧,虽然有些悲切,可还是心满意足。

“我也以为我死了,可是你看,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还这么活生生的回来了,还见到了我的寒烟,是不是?”

周围的馨香早已足够让乔寒烟相信沐一一是真的回来了,回来的是个活生生的人。只不过她看到的沐一一哭的像个泪人,把她的肩膀抖弄湿了,一块一块的都是泪水的斑点。

桌上的花茶的香气仍旧是那样沁人心脾,面前的茶杯里,那还不急指甲一半大小的雪白的海棠花瓣,调皮的漂浮在茶杯之中,时而上下浮动着。

乔寒烟的心何尝不是像那花瓣一样,许久都不肯平静下来!

彼此面对面坐着还看个不停,就像是一对恋人一样,等到杯中的茶水都凉透了,才意识到时间已经过去了甚久。

转眼已经到了正午时分,有一小宫女急匆匆的走进来,打断了两个人的叙旧个谈天。

“娘娘,雁栖大人来了,在庭院里候着了。”道。

“嗯,请他进来吧,再备上一壶热茶,天冷了。”沐一一把脸转向小宫女吩咐道。

见沐一一如今已经对宫中的生活熟稔了,乔寒烟忽然觉得很欣慰,也开始责备起自己这个负责照顾她的人有些失职,怎么说也是陪嫁的,却还不如嫁过来细心。也从沐一一口中听闻了她在卜国的一些事情,也忽然觉得,此刻的沐一一仿佛是变了一个人。

那感觉,让乔寒烟不知道应不应该替她高兴。

“雁栖来了。”沐一一故意重复道。

“嗯。”乔寒烟也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长长的睫毛垂在了眼睑上,若有所思的样子,时而瞥着朝向门口看去,仿佛很期待着那个人走进来。

“你为什么就这么傻呢,倘若你当初跟了雁栖,就不用再回到我这里来跟着我受苦,想想该多好啊,你个傻丫头!”

沐一一有些溺爱的看着乔寒烟,温柔的眼神落在这个她视为妹妹的女子身上。她看见乔寒烟的耳朵微微红了起来,且气着头不说话,这样矛盾的表情,也只有从乔寒烟的脸上才能看到。

噔噔噔……

脚步声听起来让两个人都觉得很熟悉,那样有节奏的声音,无非就是整天跟在澜沧洙身边的雁栖的脚下踩出来的。

许久不见,沐一一见到雁栖的时候还是感到很亲切,也很欢喜,眼神中闪烁着一些光亮,十分敏锐的在雁栖的脸上扫过,只是雁栖从进门去,眼睛里望着的人却只有乔寒烟而已,可乔寒烟却低着头,不肯回应一下。

可沐一一此番叫雁栖来,并不是再充当媒人的,而是了了自己一件这些天来一直纠缠着的心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