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如果你不喜欢我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陛下,我不回去,金贵妃她说我是狗,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乐萦纤的得寸进尺,手拽着澜沧洙的袖子扮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乖,赶快回去,这里凉,今天晚上朕去看你。”澜沧洙好声好气的劝着,哄着,还时不时的摸摸乐萦纤的脸,一副如胶似漆的夫妻相。

最后,乐萦纤也只好“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极其不情愿的答应了。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朝着沐一一白了一眼。

沐一一眼睁睁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若不是身上传来的一阵阵寒冷让她保持着百分百的情形,她一定以为眼前看到的澜沧洙是在梦里出现的,而自己正赤*裸着身体做着一个可怕的梦魇。

乐萦纤姗姗的离开了屋子,这与她进来的时候情况简直是天壤之别,若她真的像来的时候那样风风火火的不可一世的样子,才算是正常的,可澜沧洙的到来,让乐萦纤瞬间回到了那种做作的样子。

沐一一身后的宫女亦是看在眼里,心都都跟明镜似的,可却没有一个敢出声说一句,毕竟是主子们的事,下人多说话是要挨板子的,虽然沐一一不会那么做,可她们知道澜沧洙不会饶过任何一个不听话的人。

“天冷了,怎么还光着身子?是不是知道朕要来你才这么不穿衣服?”

在房间里的气氛就要冷到零点的时候,澜沧洙的口中轻轻的飘出一句话来。

沐一一眼中含着些泪光,就像是那木桶中浸泡着花瓣的水,一闪一闪的,随着烛光的摇曳而忽明忽暗,脸上的苍白显而易见,隐约能看到轻轻抽动着的青筋,和冻的渐渐失去血色的嘴唇。

对于澜沧洙突如其来的暧昧话语,沐一一却视而不见,那些话就如同冷风一样从她的耳边飘过,不留痕迹。

“为什么?”沐一一颤抖的嘴唇轻启,默默道。

“朕不是说了吗,要多穿衣服,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伺候金贵妃更衣,要是生病了,朕要了你们的脑袋!”蓦然的看向身后的宫女,澜沧洙极为严厉的说道,随后便看向眼前的沐一一,用极其为温柔的眼神扫过她的全身。

看着那样的澜沧洙,沐一一厌恶的皱起了眉头,嘴唇抿起,片刻之后,两滴泪从脸颊上滑落,悄无声息。

“如果你不喜欢我,又何必到处找我?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何今天一大早就跑到江王府去!你就应该让我死在外面,若你想看我难堪,把我赶出去就好,你何必还和那个乐萦纤沆瀣一气陷我于囹圄……”

带着哭腔的质问最后演变成了哽咽,最后便是断断续续的抽泣。

“都以为我好欺负,我才不怕你,我不是一条狗,也不是你的玩物,我才不怕你……”沐一一呜咽着,嗫嚅道。

消瘦了的肩膀在被寒风冷却了的房间里面不住的颤抖,旁若无人的对着澜沧洙哭泣着,仿佛周围的宫女都不存在一样,她不顾澜沧洙是大澜的君主,也不顾自己是贵妃的身份,就那样赤着脚站在地上。

冰凉的手不断的擦掉眼里流出来的泪水,可是无论她如何试图去组织那些眼泪,它们还是像绝了堤一样,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落在本来就有些水滴的地上和沐一一的脚上。

沐一一的头垂的很低,仿佛她此刻的心境一般,跌落到了峡谷的最深处,她不肯抬起头来去看一看澜沧洙,怕多看一眼就会更伤心一点。

澜沧洙背在身后的手难得的伸出来,温柔如藤蔓一样伸向了沐一一,欲朝着她颤抖的肩膀压下去,想给她一些安慰,可是手指头还没碰到她,就听见空气中传来“啪”的一声响,一只苍白而冰冷的手狠狠的澜沧洙伸来的手打到了一边去!

随着那个动作,沐一一的表情就变得更加痛苦和厌恶,好像自己打了澜沧洙那么一下,手上也染了脏东西一样,让她举起的那只手停在了半空许久才缓缓落回了身边,紧紧贴在自己的大腿侧。

以君王的身份,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打他,更何况是自己的妃子!

澜沧洙的手上传来轻微的疼痛,还有从沐一一手上残余来的凉意他深刻的注意到,刚才打他的那只手,就像是寒冰一样,让人怜惜。

“不要碰我,我讨厌你!”沐一一的声音如同鸟儿的低鸣,模糊而绝望。

可澜沧洙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那脸上略显惊讶的表情,渐渐变得温暖而柔和,他朝着沐一一走的更近了一点,只是差一点就贴到了她身上。

他伸开了双臂,这次并不是要压在沐一一的肩上,而是直接抓住了她的肩膀,而且扣的紧紧的,那力度,让沐一一觉得一阵疼痛,本就不结实的手臂被那样的两只手攥着,真就如同一个玩偶一样,有种被戏谑的厌恶。

一个要抱,一个要挣扎开,两个人就像是斗殴一样撕扯了起来。

“你放开我!”

“不放!”

“不是说了吗!放开!”

“朕就是不放!”

“你放……”

正在沐一一猛力挣扎的时候,那块裹在身上的布却十分不争气的松垮开来,而且在眨眼之间就滴溜溜的从她身上滑了下去,落在了脚上。

这一瞬间发生的状况让沐一一尴尬到恨不得立刻撞死!尤其是这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的时候,况且,无论她之前想他想的有多么望眼欲穿,此时此刻,她真的对澜沧洙恨到了极点。

两个人的撕扯在宫女们看来本来就是一件好笑的事情,尤其是澜沧洙,这些宫女们还是头一次见他这样暧昧的对待一个女人,像是在玩耍,但是看起来却无比疼爱的表情让人嫉妒。

现在,沐一一身上出了这样令人难堪的状况,宫女们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一个个的捂着嘴,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最后,相互使了使眼色,便化作了两排,灰溜溜的从澜沧洙和沐一一的身边走过,静止朝着门外走去。

门被轻声带上,宫女们仓促的脚步也渐行渐远,最后就安静了下来。

沐一一仓惶的从地上捡起了裹身布,动作看起来十分滑稽,她窘迫的样子让澜沧洙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虽然笑的前仰后翻,可是那双眼睛却一刻也没有从沐一一的身上移开过。

双手拽着布挡在自己的胸前,沐一一见澜沧洙嘲笑自己,便伸出一只手去狠狠才朝着澜沧洙的胸前捶下去。

“看什么看!你转过去!”

可是坏事却不止这一个,就在她一只手伸出去的时候,那一侧的裹身布也垂落了下去,隐隐有春光流露,那样子更为窘迫了。

澜沧洙见此,不但没按照沐一一的话转过身去,还笑的更厉害了,一只手捂住了嘴巴,尽量让自己不笑出声来,可是憋的再厉害也还是掩饰不住自己想笑的冲动。

“笑什么笑!不准笑!”

沐一一干脆双手紧紧的箍在胸前,咬着嘴唇喊道,只不过那声音从大到小渐渐熄灭了下去,最后的一个“笑”字由于底气不足,只不过带了个口型而已,并没有发出声音来。

回到皇宫的第一天就这样倒霉,对沐一一来说是一个狠沉痛的打击。洗澡的时候有人来找茬,自己的丈夫却站在找茬人的那一边,这让沐一一作为一个女人深深的体会到了一种耻辱,让她只能低垂着脑袋,不肯抬起来。

宽阔的臂弯,像是一床棉被一样,将沐一一紧紧的裹在了怀里。

那久违了的怀抱,十分陌生的搂着她,让沐一一一时间喘不过气来,只有止不住的泪水流下,浸透了澜沧洙的衣襟,染上了一片片水花。

“你明明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偏袒她,你放开我……”

嘴里说放开,可是自己的双手却干脆放开了裹胸布,反而攀上了澜沧洙的腰上,而且越抱越紧,不愿松开。

那力度,让澜沧洙心中莫名的欢喜。

“你抱的那么紧朕要怎么放开你?”澜沧洙戏谑道。

这样的他,让沐一一哭不得笑不得,哭的梨花带雨却不忘笑的更多一些。

澜沧洙深知,自己刚才对乐萦纤说的话在凤栖宫的人听来会有多么心酸,尤其是沐一一,那么倔强的性格,一定是盼着他这个做皇帝的能出来说句公道话的,可是,澜沧洙比谁都要了解乐萦纤多一些,倘若他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乐萦纤一句,那么今后的凤栖宫就真的别想有一天安宁的日子了。

本以为金元宝聪明绝顶能够明白,可澜沧洙错在不是过于相信自己,而是错在了他忽略了女子天生爱吃醋这一点!

澜沧洙把沐一一搂的更紧了些,把她嵌在怀里,尽量的让她温暖一些。

“朕知道你委屈,可是朕不是偏袒她,你若能明白朕的苦心,朕今后才能真正放心了,朕所深爱的金元宝不应该是同那种女子计较的人,如果你是,那么朕就要失望到心死了……”

澜沧洙低垂着的眼眸上有着美丽的睫毛,那种淡淡的感伤让沐一一忽然意识到一个让她十分心痛的问题!

就在澜沧洙唤出“金元宝”三个字的时候,沐一一的心如同被藤条抽到了一般疼了一下。

她抬起脸来,凝望着眼前的男子,那张脸上的表情,让她深刻的体会到澜沧洙在看自己的时候,是有多用心。

可是沐一一却第一次开始怀疑,那颗心所倾慕的究竟是沐一一还是金元宝!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