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你才是狗!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乐贵妃,我是出去转了几个月,而且也差点就死在了外面,不过,我命大!我不止是回来了,而且以这么好的样子原原本本的回来了!你说我气焰大,敢问乐贵妃,我是不是也可以在你洗澡的时候冲进去,然后也把你的宫女拉过来就打呢?”

本以为会听到从前那样怯懦的柔声细语,可这样的沐一一,让乐萦纤瞪大了眼睛,想去看清楚这个眼神如此伶俐的人,究竟是人是鬼!

“怎么?乐贵妃,您是语塞了还是理亏了?”沐一一趁热打铁道。

这样的冷嘲热讽,乐萦纤又怎会咽得下这口气?一身粉衣拖着湿漉漉的地面,步履姗姗的朝着没有意义身旁走去。

刚刚那个被打了的宫女忽然眼珠子瞪的惊恐,在想也没想的情况下,还是冲到了沐一一的面前。在那小宫女看来,这个乐贵妃亲自走来说不定会对沐一一动手,要是这样,那嘛以后凤栖宫在这后宫里可就真的一点地位也没有了。

“哟,你这个下作的,看来是挨打没挨够是吗?要不要我把你拖出去打个痛快你才能识相点给我滚到一边去?!”

乐萦纤显然以及气急败坏了,自己的自尊居然被一个宫女所挑衅,堂堂的贵妃,颜面上自然是说不过去。

《一》《本》《读》.那宫女的脸色已经被吓得煞白,让沐一一看着心里极为难受。

本来可以好好的洗着澡,忽然闯进来个人,本来就够窝火的,可来的人偏偏这这样的一个主儿,沐一一狠狠的咬着嘴唇,再次把那小宫女往身后拉过去,这次是直接送到了其他宫女的中间,并且使眼色,让她们看好她。

“打狗也是要看主人的,这凤栖宫的主人是我,不是你乐贵妃!”沐一一提高了嗓门,一边拽着身上的裹身布,一边说道。

“哼,真好笑,这狗虽然是你养的,可是不听话朝着我乱叫,我就要打,你能奈我何?”

乐萦纤也是嘴上不饶人,别说是沐一一现在开口顶嘴反击了,就算是换做之前默默无言的沐一一,她也会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

乐萦纤口中一句接着一句的狗,让沐一一心里越来越窝火,这样的主子,是她最为看不惯的,从来不把下人当人看,出来打就是骂,对待外人都这样,沐一一想象不到这个乐贵妃在自己的月仙居了里是怎么对待自己手下的宫女的。

沐一一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宫女们,那个站在宫女们中间,两手捂着脸的,严重浸着的泪水显而易见,可怜巴巴的看着沐一一,见沐一一回过头来看她,又委屈的躲避着沐一一的眼神,其他的宫女亦是如此。

被人骂做是够,换做谁都不会觉得好受。

这样的凤栖宫,让沐一一觉得无力到了极点。自己尚且回到了这里,宫女也都是新调来的,主人还在,乐萦纤就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张口就骂,举手就打,沐一一想象不到,在她消失的那段时间里,那些曾经在凤栖宫当差的宫女们都受到了怎样的对待?

而乔寒烟,独自守在凤栖宫里的时候,都曾经经历了什么。

想着想着,沐一一便是眼眶一热,两滴泪吧嗒的落在脚下。

“怎么了?金贵妃?没想到你也会哭啊,我以为你是铁打的呢,可是你哭又有什么用呢?奴才就是奴才,跟了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命!本来就是一个个的贱命,跟了你这样的主子,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乐萦纤变本加厉的狂言,在小小的房间里面响起。

初秋,并不温暖,房间的门还那样敞开着,就时而会有阵阵的凉风吹进来,其他人倒是还好,可沐一一还是光着身子的,仅是那么一条裹身布,遮住了胸以下腿以上的身子,跟没穿衣服没什么两样。

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沐一一都是微微颤抖着,再加上乐萦纤的那些话,让她的肩膀抖动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看起来很明显。

身后的宫女从后面悄悄走来,拿起一件薄薄的衣服披在了沐一一的肩上,可是却被沐一一抖落了下去,满肚子的气,让她热血沸腾。

“你才是狗!这些人将来可是要在凤栖宫生活的,也许是一阵子,也许是一辈子,没有人会把她们当狗看,只有你这种长着狗眼的人才会看谁都像狗!你一大早的就在这大呼小叫的,你我同为妃子,本无尊卑可言,你胆敢对我凤栖宫无礼,小心没有好下场!”

当沐一一的话当啷一声落地的时候,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所说的话,意思里的东西是有多严重!

她能够看到乐萦纤的眼珠子瞪的很圆,更加看到乐萦纤身旁的宫女们一个个惊骇的表情,沐一一也听到了身后轻轻的穿来一声“娘娘”,只不过那声音胆怯到让沐一一勉强能够听得出来是刚刚挨打的小宫女说的。

沐一一很聪明,她回头看了看那小宫女,她知道,那小宫女此时心里一定很内疚,就像是因为她而掀起了这一场斗嘴,甚至是今后更加严重的事端,可沐一一却不以为然,朝着小宫女摇摇头,沐一一便转过身来,朝前又迈了两步。

她心里很清楚,因为自己刚才的那番话,将会激起一场在这后宫中连个妃子的争斗来,而这并不是她所情愿。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冷的让人窒息,许久都没人说话。只是最先按捺不住情绪的永远都是乐萦纤这样的心浮气躁之人。

在来到凤栖宫之前,乐萦纤曾去过水星阁,本想与阮水韵一起来,那样自己也好有个帮手,也能有个帮忙出谋划策的,可却没成想阮水韵不知道到哪个妃子的寝宫里做客去了,她虽无奈,可却执意要来凤栖宫,也就酿成了刚才的那副景象。

乐萦纤脸上得意的笑僵硬而难堪,过了一会让便退去了,换上的是一脸尴尬而意外的表情。她咽了咽口水,却丝毫不肯让步。

“居然敢骂我是狗,我看没有好下场的人是你吧,自己明明就是个二嫁!还敢在这里放肆,还敢指望这些个下人伺候你,我看你就应该被丢到觉浅胡里面淹死!那样的话,江王爷也好,陛下也好,也不会被你这个狐狸精迷的神魂颠倒了!”

乐萦纤手指着冻得瑟瑟发抖的沐一一,一句接着一句道。

“你们闹够了没有!”

忽然的,门外传来一声呵斥,让房间里面立刻变得鸦雀无声。原来是澜沧洙已经站在门口甚久了,见沐一一和乐萦纤二人斗嘴才没好进来,躲在门后观战,本想在沐一一受委屈的时候出来主持公道,可现在看来,根本没那个必要了。

在他看来,这后宫的女人,都是一个样子,就连这金元宝也毫无例外!

当他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没有人比乐萦纤的表情更加难看了。那面色铁青的美丽妃子,朝着门边上退了几步,表情尴尬的看着澜沧洙,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请安的话。

而另一头,沐一一也是在气头上,即便是皇帝来了,她管他是谁呢,有人在凤栖宫里面闹事,欺负她的人,她就不会再忍气吞声下去。也顾不得澜沧洙会怎样看待这样的她,她只是直直的站着,极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抖的太难看。

澜沧洙是一个人来到这里的,没有带雁栖,也没有带任何人,本以为沐一一会在她前面的房间里,可到了房间的他,却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乐萦纤尖锐的嗓门,他便十之八九猜到又是这个不省心的女人来此闹事了。

只不过更让他意外的是到了门口,却听到沐一一刚才的那番话。

“这里怎么也是凤栖宫,不是你的月仙居,你先回去吧,过会儿朕会过去看你。这里朕来处理……”

一开口,便是温柔如水,丝毫挺不错有什么批评和生气在里面,这便是澜沧洙开口对乐萦纤所说的话。

全屋子的人都亲眼看见澜沧洙的手轻抚着乐萦纤的脸,也亲耳听见了他用那么和蔼的声音叫乐萦纤回去,那语气就像是再说:这里不干净,这里不安全,你赶快回家去……

整个屋子里的凤栖宫的宫女们期盼着的救世主适时的出现了,可谁都不曾想到,澜沧洙偏袒的竟然会是那个来故意找茬闹事的乐萦纤!

小宫女们一个个的现实怔了一会儿,然后便都低着头,一副要流眼泪的样子。可是真正应该伤心的,却不是那些人,而是这个已经被冷风吹的皮肤都要失去知觉了的沐一一。

秋天的风,如同见到一样,一寸寸的吹过她的肌肤,让她感到一阵阵寒冷的侵蚀,那木桶里的热水,过了这么长时间也已经凉去了大半了,只不过跟屋子里比起来还是有些温度,因此也还冒着些微弱的白气。

那水上飘着的百日红一动不动的浮在水面上,极为讽刺的期待着有人把它们捧起来嗅一嗅。

沐一一睁大了了眸子,那双眼中,流露这一些绝望的灰色,与房间里昏黄的烛光交织在一起,幽幽的朝着澜沧洙看过去。忽然间触碰到的那一双冰冷狭长的眸子,让沐一一的心如同被冰凌刺穿了一样剧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