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死一百次也不够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原来从一开始,会嫉妒的人不止是她一个。

那之后,沐一一和冰绡并没有再说些什么,房间里仿佛刹那间又回到了那之前的样子,安静而苍凉,不过那也是在沐一一离开房间之后的事情了。

江王府外,一辆马车徐徐的驶离了王府的门口,朝着洛城最为华丽的街道驶去,那辆车,将经过那条长长的街,最终驶向大澜的皇宫里面去。

这是江稷漓第二次望着沐一一的身影离开了。第一次是她即将作为大澜皇帝的妃子入宫的时候,而这次,则又是以金贵妃的身份再一次被澜沧洙带走。

可即便是这样,江稷漓却并不觉得难过,只是依旧站在王府里最不起眼却视野最好的角落里面,目送着沐一一离开,心里想着的,都是那个女子如何奔向自己所期望的地方而已。

大澜的皇宫永远都是最华丽最高贵的,可是这种地方偏偏有着一些死角,留给那些犯了大错的人再次思过。

大澜天牢。

依旧是老鼠横行,即便是依旧入秋了,外面如同被抽去了水分一样干燥,这里却还是湿漉漉的,那发霉了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切还没有死绝了的太闲,绿茸茸的,时而散发着一股**腥臭的

味道。

在天牢最里面的房间里,犹如地狱的最底层一样死寂。自从许久之前江稷漓离开那里之后,已经好久没有人再被关进那里了。

可是在这无比美好的一天,在载着沐一一的马车还没驶进皇宫里面的时候,天牢里的门却徐徐的打开了,两个皇宫里的侍卫,抬着一个白衣服的人走了进来,那后面跟着的,是一脸颓然的雁

栖。

那连个侍卫托着的人,正是白衣的风流书生傅砚今,只不过现在的他早就已经失去了直觉,蒙汗药的威力实在是不可小觑。

之所以被带到了皇宫的天牢里,一定是犯了天大的错误才对,可是殊不知,决定傅砚今被药晕了才被带到这里的原因,也只不过是因为澜沧洙的一句话而已。

沐一一的突然失踪,对澜沧洙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打击,而她突然的归来,又像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喜讯,让澜沧洙得意放下如玥国大军驻扎境外十里的苦恼,且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自己心

爱的女子就那样消失于眼前的原因是什么。//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网.看最新章节//

可是,根据雁栖所说,到现在澜沧洙所知道的与沐一一有关的人,也只有一个了,那就是这个与她一同回到澜国来的外地人,傅砚今,那个被雁栖在赌场里面逮住的人。可是这并不是澜沧洙

把他关在这里的真正原因,最主要的,则是因为,这个人档案允许他所在乎的两个女子先后被玥国的人劫走,单凭这一点,澜沧洙就想直接要了他的命!

不管他之前曾对沐一一有过多少的恩惠!

可是,这天底下最了解沐一一的人少之又少,而其中又有他澜沧洙一个,因此,他也了解,以沐一一的性格,要是他真的把这个书生模样的的人杀了,沐一一一定会恨他一阵子,这并不是他

所期望的。

雁栖也澜沧洙一样,对于沐一一的归来充满着很多疑惑,所以,当他决定把这个傅砚今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被金贵妃狠狠斥责的准备了,可理智的雁栖不会放过任何一点线索。

天牢最里面虽然是最偏僻的角落,但是也是最安全的,因此,雁栖把傅砚今丢到里面之后,吩咐他们小心照看着之后,便匆匆的离开了天牢,他猜想,这个时候,差不多应该是澜沧洙回宫的

时候了。

这是一个多事的清晨,当一国之君的马车奉命得到特许,要安全把金贵妃送回凤栖宫的时候,凤栖宫却依旧是那样平静,就连平时负责打扫的小宫女们也不知道跑到哪里玩耍去了。

而最为奇怪的,则是那个永远都会在凤栖宫无声等待的乔寒烟,今天却没有出现在凤栖宫的院子里面。

凤栖宫的院子里,只有那些已经掉落殆尽的百日红还摆在它们原来的位置。

沐一一被一个侍女搀扶着走下了马车,来到了凤栖宫的门前。在这之前,澜沧洙曾经告诉过她,乔寒烟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凤栖宫,一直在等着她回去。

可是现在,沐一一所期待的乔寒烟的身影却是迟迟都没有出现。

失望之下,沐一一也只好在那个侍女的搀扶之下独自走进了凤栖宫里,等待着乔寒烟的归来。

夜半,风微凉。

天牢里,已经燃起了点点的火光来,照亮着这一块本就不宽大的地方。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有着怎样的魅力,这已经是澜国的皇帝澜沧洙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了。

澜沧洙一只手背在身后,步履缓慢的朝着天牢的最里面走去。

天牢里的风吹的总是有些邪门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就吹过来一阵风,让人浑身上下都觉得毛骨悚然的,可这又是最为正常的现象,谁都能够想象得出,这样的地方若不是死了不计其

数的人,就不会被称之为天牢了。

傅砚今从模糊中渐渐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只是觉得周遭实在是有些阴冷,那种感觉让他浑身难受,可是身上的药劲儿还没过去,他只是斜着靠在墙上,浑身无力,思

维也不很清晰。

他听见耳边有一些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什么人正朝着他走来,然而还没弄清楚周遭环境的他,在失去意识前想着的人都只是沐一一而已,因此,傅砚今便误以为那走来的人便是沐一一,口中

不知不觉唤道:“阿宝……”

可是这样的称呼,澜沧洙停在耳边却觉得十分厌恶,那一句阿宝,连他都没有叫过那么暧昧过,而且这个书生模样的人失手让沐一一和冰绡被抓走,这就更加让澜沧洙觉得恼怒了。

他犹如一个魂魄一样幽幽的来到了牢房的门前,驻足在哪里,俯视着里面的人。

“阿宝……”

傅砚今再次唤道。

这一次。澜沧洙的眉头皱了起来,只是眼底没有流露出其他的情绪来,只有嘴角朝着一边轻轻的撇过去,厌恶的朝着傅砚今看去。

“你就是傅砚今?”

冰冷的声音从澜沧洙的口中传出,然后飘向了天牢外面的回廊里面,空洞而飘渺。唯有这样如梦魇一样的音调,才唤醒了那迷迷糊糊的傅砚今。

傅砚今睁开了半眯着的眼睛,视线摇晃了甚久,可过了一会儿,还是清醒过来,并且看到那个站在牢门之外的澜沧洙。

“你是谁,你怎么会认得我?”

傅砚今有些无力的问道。

“我是谁?!呵呵,这个你不必知道,你先告诉我,是不是你把她带回来的?从哪里来?为什么这么就才回来?”澜沧洙接二连三袭来的问题,让傅砚今极为摸不着头脑。这个陌生的男子,

劈头盖脸就问话,而且他口中的那个“她”,傅砚今也不很清楚是谁。

那男子如同湖水一样沉静而冷漠的眸子,让傅砚今渐渐意识到,那个“她”,应该就是阿宝了。而想到了沐一一,傅砚今才恍然大悟,自己刚刚明明是在到处找人呢,突然之间却四肢发软,

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到醒了之后就来到了这里。

然后,便是眼前的这个男子连续不断的问题了。

傅砚今带着几分警惕,他朝着周围看去,傻子都能看出来,这里是一间牢房,而且还是一个距离外面很深的牢房。

“阿宝在哪里?是我把她带回来的,你告诉我,阿宝在哪里?”

傅砚今的指甲摩擦着天牢坚硬的墙壁,勉强的站起身子来。那个挣扎着朝着他走来的身影,却忽然让澜沧洙觉得十分的熟悉,居然与之前曾同在这个牢房里面的江稷漓有着几分相似,同时一

身白色的衣服,只不过是不同的人而已。

澜沧洙的问题不止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反而让傅砚今回问过来,这一点,如何让他这个一国的君主拉的下脸?

他朝着傅砚今冷冷一笑,背过身去。

“看来你是不想说了,你差一点害死她,也差一点害死冰绡,就凭这一点,你就算是死一百次也不够,居然还敢问我她在哪里。”

那语气,冰冷的让人汗毛都竖起来,也让傅砚今隐约的能够才想到,这个人,似乎比那个江王爷还要有些来头。

就算是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傅砚今还是不知道沐一一真正的来历,也只知道她叫阿宝而已。从踏进洛城的第一步起,傅砚今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好像这个地方对他来说是个有去无回的

地方一样,那种感觉让他越来越想念在很远的地方等待他的颜姝。

现在,人被关在这样的天牢里面,还有这个一脸冰霜,有着不可一世的气势的男子,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个个谜团一样,让傅砚今的眼里脑力都充了血,涨得发疼。

“雁栖。”

牢房之外,澜沧洙朝着身后冷冷的唤道。

“在。”回应他的,永远都是那样干脆利落的声音。

雁栖仿佛是澜沧洙身后永远的影子一样,只要一声呼唤,就会立即现身。

&^^%#宫倾165_更新完毕!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