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就算你不想回去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天还没亮,原本一片静谧的江王府在这个时候所有人偶读忙得不可开交。

府里上下的人谁都知道,江王府冰绡在深夜里无缘无故的从王府里消失了,而在天亮之前,却又被几个猎户给送了回来,而且还奄奄一息,半死不活的,而更加离奇的事情就是,和现在的江王妃一起回府来的,居然就是江稷漓以前的妻子金元宝!

这在王府上下所有的家丁和侍女们看来简直就像是一件最尴尬的事情,而且也让人惊悚!

因为在几个月前,澜国的皇帝澜沧洙就对臣民们宣布她的金贵妃不幸得疾病去世了。

可是在这样一个不寻常的夜晚里,所有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一起发生了,原本活蹦乱跳的人像死了一样回到了王府,而那个被所有人人围已经死了的人,却也是伤痕累累的活着回来了。

同行而来的猎户老人,在把冰绡和沐一一二人送到了王府的门口之后,就一句话没说的离开了,因为他们这些整天在山里面徘徊的人们,根本就想不到这两个女子会是出自这么一户人家。

本身并不是是呢么贪财之人,因此,还没等沐一一在三道谢,猎户门也就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江稷漓住的地方是一个距离书房很近的一个偏方,按理说,一个堂堂的王爷留着自己的房间不住,而搬来了这里,实在是让人笑话。可是殊不知,他与冰绡成亲的这段时间,虽有夫妻之名,但是却没有夫妻之实,这样一来,江稷漓不住在自己的房间里,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王府里的人谁不知道,这冰绡郡主进了王府之后,备受冷落,就跟守活寡没什么两样,江王爷连碰都懒得碰她一下,宁愿把自己住了许久的房间让给她,也不愿意跟她同床共枕,这在王府里是个很大的笑柄。

因为这事,**王曾不止一次把江稷漓叫到跟前,呵斥他跪下,然后用很伶俐的语言骂了他很多次,就连那个已经“死”去了的金元宝也被牵扯这骂了进来,说什么江稷漓因为迷恋狐狸精而不肯接受冰绡。

可事实上虽然是这样,可其中的苦楚也只有江稷漓一个人知道。

而冰绡也一直忍受着下人们背后的活到在王府里生活到了现在,但是她对江稷漓却没有一点埋怨。因为本身没有任何感情,只是挚友的两个人,即便是成了夫妻,现在这样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未尝就是一件坏事。

让冰绡耿耿于怀的,还是当初那个在那一碗梅子羹里面下药的人究竟是谁。

偏房里,江稷漓眉头深锁着在房间里面踱来踱去,那原本就恨憔悴的脸上挂上了从未有过的焦虑。冰绡这样子被人抬回来,是在让他有些承受不了,尤其是太医们已经在冰绡的房间里面忙活了半天了,也不见有人出来说句话。

而在这里,沐一一坐在桌子旁,对面坐着一个太医正十分小心翼翼的给她擦着药,包扎着胳膊上犹如鳞片一样多的伤口。

刚刚走在山上的时候沐一一还不觉得自己的手臂上有多疼,当然也不觉得自己的脚下有多累。

可是现在,到了江王府,虽然不是家里,却也是她最为熟悉的地方了。

回到了这里,借着屋子里明亮的灯光,她却看见自己的手臂上那些惨不忍睹的抓痕,血肉模糊的,光是看了就让人眼前眩晕,希望自己是在做梦。所以,当太医手里的药棉轻轻的落在她手臂上的时候,更是疼的她冷汗直冒。

还不止那些,双脚上不知不觉已经长了许多水泡,那粗糙的布鞋,鞋底也已经磨的更加粗糙了。沐一一的双脚被侍女们小心的清洗和擦拭之后,仍然要面临着水泡被活生生挑开的痛苦。

而这所有的一切,江稷漓都不忍心亲眼目睹,只能背过身去,时而回过头来看一眼,虽然什么关切的话也没有说,可心里却比她还要疼。

“冰绡怎么样了?怎么会中毒了呢?刚刚还好好的,我刚刚还看见她挡在我面前……”

沐一一的脸上眼泪直流,满脑子都是冰绡在自己的眼前忽然倒下的样子,她记得冰绡手上留下的漆黑的血,还有她那深颜色的嘴唇。

“娘娘,冰绡郡主确实是中毒了,可是究竟是什么毒还不清楚,不过娘娘也不用担心,郡主她吉人自有天相,好人终究会有好报的,倒是娘娘你的伤,那土狼的爪子很锋利,也很脏,要是不好好处理,将来恐怕是要落下疤痕的。”

太医一边摇头,一边安慰着沐一一,手指着沐一一手上缠满的白布,说的很严重。

见身后太医已经开始慢慢的收拾东西了,江稷漓才确定沐一一的痛苦煎熬暂时是过去了。这时,他才回过头来,来到了桌边,并且看到了沐一一缠着白布的双臂和双脚,看的他眉间都要皱出深深的沟壑来,抹也抹不掉。

“王爷,微臣先去冰绡郡主那里看看情况,随后再来禀报,金贵妃就暂时劳烦王爷了,微臣看王爷面色憔悴,还要多休息才好啊……”

太医一脸担忧的说道。

“太医辛苦了,不送。”

江稷漓站在桌边,朝着太医点点头,目送着太医离开房间。之后,便听见江稷漓深深的一个叹息。

“也不知道冰绡怎么样了,希望她没事才好,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向父亲交待啊……”

江稷漓在桌边自言自语着。

那眼中的情绪,在沐一一看来有些惊奇,因为那个眼神比起之前的江稷漓还要温柔的多,也惆怅的多,莫不是出自内心的忧愁,也不会有这样的情绪浮现在脸上了。

“江王爷,倘若冰绡能够没事,你能否答应我一件事情?这是我最后一个请求……”

桌边,沐一一的双手耷拉在身旁,她抬头望着江稷漓,轻生哀求道。

这样的她,让江稷漓有些猝不及防,突如其来的蹦出来一句请求,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仔细想来,却也能够想到,那样善良的她,能够说出的请求无非就是那些江稷漓自己也能够想到了,因此,看着那一张有些消瘦了的美丽的脸庞,江稷漓也顿时领悟到了。

“你不需要请求,那本来就是我亏欠冰绡的,当初是我不够警惕,害得她损了名声,如今她已是我的妻子,我却没有尽到一点做丈夫的责任,我愧对她,可是,我跟她却都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这点,宝儿你可能永远都理解不了……”

话语有些惆怅,他低着头,望着沐一一同样悲哀的脸,仿佛那些话是对她说的一样。

就是因为这句话,让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便冰冻了,没有人可以去打破那样的静默,因为没有那个必要,更没有人再说一句敷衍客套的话,因为更没有那个必要。

初秋的夜里,有些寒意,虽然屋子里体现的并不那么明显,可是越是到凌晨的时候,就越让人觉得冷,而沐一一也在那种窒息的沉默中忽然不争气的打了一个喷嚏,吓了自己一跳。

当然,听到那声喷嚏的江稷漓,现实一愣,然后便是扑哧的一笑,盯着沐一一看了许久,然后便以那样的眼神停留在了她的身上,甚久,若有所思的样子。可最后,就见他两步就走到沐一一身侧,并且深处双臂去,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

“王爷!”

沐一一极为惊讶,现代人还有男女之别呢,何况是这样的年代里,只是江稷漓虽然不健壮,但是力气却大的可以,足以让沐一一片刻的挣扎毫无用处。

“你不会是想在这里坐一夜吧,该休息了,明天,陛下一定会来接你的,王府里的人,嘴巴不太紧,就算是你不想回去,也不行了……”

一边抱着沐一一朝着床边走,江稷漓一边说道,十分无奈的样子,但是更多的,却是不舍。

那样的语气却让沐一一倍感熟悉。

就好像咋几个月前的南燕宫里,那样的夜里,每当澜沧洙在黎明时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那种与她道别的语气就是这个语气,每次都让沐一一心酸到窒息,恨不得冲上去把他拉回来,说一声,不要走……

沐一一的身子被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江稷漓十分谨慎,唯恐碰到了那些伤口,甚至连盖被子的时候都分外小心,最后,倒是忙出了他一身汗来。

“睡吧,你脸色不太好,我去看看冰绡,明天,我就不送你了……”

江稷漓背过身去,站在床边,口中淡淡的说道。没有任何情绪,没有任何抱怨,只是有些不舍得,让躺在床上的沐一一感到鼻子一酸。

她听见房间的门被打开又被关上,然后就是死一样的寂静,那种感觉也正是沐一一极为讨厌的,就像是被人关在了一口棺材里面一样,最后,她干脆整个人都猫进了被窝里面,也不管自己的手臂被被子刮的有多疼,脚下的水泡有多难受。

只是这样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就好。

耳旁,回荡着江稷漓的声音。

就算是你不想回去,也不行了……

可是就连沐一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还想不想回到那个皇宫里面,面对那个时而冰冷事儿炙热的,却让她爱到撕心裂肺的男子,去面对后宫里女子为了争宠而掀起的那些可怕的风Lang。

然而更让沐一一致命的,是一个人的房间里那种足以将人溺死的思念。

可是,那股思念,在此时却突然泛滥成灾了,就像是沐一一挂在脸上的泪水一样。

不知不觉,躲在被窝里的人被疲倦吞噬,慢慢进入了梦香。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