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狼来了!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

冰绡一边用手用力推开沐一一的手,一边有些厌恶的说道。沐一一见她这么不喜欢自己靠着她,虽然心里害怕,但是也只好灰溜溜的退到了一边去了。

在冰绡的带领下,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沿着脚下的路走着,冰绡虽然不太熟悉这条路,可是还是能隐约的记得大概的方向,毕竟她曾经来过这里,虽然是在白天,可即便是在晚上,方向感也绝对不会错到哪去。

每走一步都很小心,因为山路本身就不好走,而且她们两个女人还没有任何可以照明的东西,走起来就更不容易了。

可谓步步惊心,可更加惊心的却不是走夜路,而是那漆黑一片的林子里传来的声响了。

这二人还没走够一盏茶的功夫,就听见远处传来嗷呜嗷呜的声响,对于那样的声音,两个人闭着眼睛都知道,是狼!

漆黑一片已经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了,可是这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狼嚎声,就像是那夜半的幽灵一样,让冰绡和沐一一恨不得自己能够飞起来,趁早远离这个地方。

“怎么办,有狼……”

沐一一已经吓得脚下发软,别说是现在能逃跑了,就算是走路都已经成了问题了。

“我们不能这样死在这里。”

冰绡既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轻生的在为沐一一打气。

寻君山上,别的东西没有,最多的就要数那些海棠树了,而到了这个季节,海棠花不再,只是有一些干瘪的指头上海挂着一些残叶,而大部分的海棠都已经脱去了那身华丽的衣裳,变成了嶙峋而光秃秃的裸树了。

冰绡不确定这里的海棠有没有被自己下过毒,只是此时此刻,在她能看见的地方,能找到的东西也就只有那些海棠树了。而那海棠上较为粗壮的枝头,也是她们能够用得上的唯一东西。

想都没想,冰绡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棵海棠走去,那长得不算太高的枝桠,让她有些眼花,可她还是看准了其中一根比较粗壮的,并且想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把它压下里,可是毕竟活着的树木不像枯树那样容易压断,冰绡试了很多次,最后干脆整个身体都悬吊在枝桠上,才勉强把那东西压了下来。【八戒中文网高品质更新.】

而冰绡也因为一根树枝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沐一一虽然还没意识到冰绡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可是见她摔在了地上,还是急忙过去把她扶了起来,而那一整根和胳膊差不多粗细的指头,也已经紧紧握在了冰绡的手中。

手中拿着那树枝,冰绡把一头杵在了地上,而另一头则是拿在了右手,而只见她的左脚高高的一抬,就猛力的朝着那树枝踩下去。这么一踩,树枝便是硬生生的被劈成了两节,而且断裂的地方露出了尖锐而参差不齐的刺来。

“拿着,我们能不能活着,就靠着东西了,可别丢了。”

冰绡一边把一半树枝塞到沐一一手里,一边十分严肃的提醒道,她的目光紧张的看向各个方向,好像哪里都有可能扑出来一个东西一样。她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树枝,也下意识的朝着沐一一的方向靠近了一些,因为她知道,虽然自己也只是个女子而已,可毕竟是习过一些武。

可是这个金家的大小姐就不一样了,虽然不是皇亲国戚,也不是什么达官贵人的家里,可是偏偏她的爹是富可敌国的商人金百万,冰绡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那样人家的小姐怎么会习武呢?因此她较为确定的是,沐一一一定比她要害怕。

但是,有一件事情冰绡还是知道的,在那个寒冷的夏夜里,有一头字皇宫里面被驯养了很久的老虎,在众目睽睽之下死在了金贵妃的倒下,而且还是一刀就虎头落地,溅了她满身的血,想想那件事,冰绡有觉得心中对沐一一的情绪越来越复杂了。

现在,沐一一怕的像是一直不会飞的小鸟一样,颤颤抖抖的攥着手里的那根粗壮的树枝,脚下的步子明显是在向着她的方向移动。这样的沐一一看起来根本不像是那晚屠虎的人。

“冰绡,那些狼要多可怕就有多可怕,我们只凭这个就能活命吗?万一……”

“没有万一!”

在沐一一用颤抖的声音说着含糊不清的话的时候,冰绡便狠心的将那些话打断了。

冰绡知道,那些话不会太好听只不过是一些灰心丧气的话而已!

同样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小姐,冰绡此时却从心里感到无比自豪。

其中的原因就在于,相比于那个金元宝,自己从小习武,比起那些刺绣缝补,生活还算是多姿多彩吧。看着沐一一不知所措的样子,冰绡只能在心里埋怨自己的搭档实在是有点不像话。

而自己的话被无缘打断的沐一一,比起刚才的恐惧来,更多的是失落了,她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对于冰绡来说好像是一种负担一样,从今天她刚刚踏进洛城开始,冰绡救了她,就等于给自己增添了一份麻烦。

而且还是很大的麻烦,因为眼下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

手里的树枝被沐一一的指甲抓的咯吱咯吱响,尽管身体僵硬的不停使唤,她却还是咬咬牙,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相信,手指上和嘴唇上的那些微笑的痛,能随时提醒她,她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身边还有一个冰绡,就算是自己不幸成了狼的晚餐,也不能拖累另一个!

那耳边时而传来的狼吼,却更像是一个催命的符咒一样,拨动着沐一一已经泛滥了的心弦,让她总是不知所措,但是却仍要握紧手中唯一可以救命的东西。

沐一一也知道,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拼命先保护自己,才不会拖累别人。

“听着,这一次,我允许你靠我近一些,虽然我很不喜欢你,可是现在我们只有合作才能活下来,我们俩,至少要活下来一个,不管是谁,一定要活着。”

那是沐一一听过的最温柔也是最严肃的声音,正是出自冰绡。

那个她从一开始便有些怨恨的女子,那个害得她冲进角斗场里与猛虎争命的女子,也是那个让她知道,澜沧洙爱的是自己的女子。

不知不觉,有个肩膀已经靠在了沐一一的身后,是冰绡背对背的站在了沐一一的后面,紧紧的贴在了她的身上。

沐一一仿佛能感觉到冰绡薄薄的衣衫下微微颤抖着的身体,还要她身上时而传来的呼吸声,还有那含糊不清的,像是自我鼓励的话语。而相比于冰绡来说,沐一一便再次觉得自己真是太懦弱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体颤抖的要比身后的人厉害的多。

“放心吧,我不会拖你后腿的,就算是死了,我也要让你活着下山去,我是个已经死了一次的人了,本就不该活着回来,可是你,还有很多人等着你回去呢。”

沐一一第一次那么和颜悦色的面对冰绡,尽管是背对背靠着她,可沐一一还是想把自己心里的最后一些想法告诉她。

可身后传来的,却是冰绡冷冷的笑声而已。

“别逗了,你要是死了,我救你回来作何用!若不是看在沧洙哥哥若不是看在江王爷为了你的死痛不欲生,若不是觉得那后宫没了你会被歹人一手遮天,你以为我愿意被这个黑锅,你以为我愿意陪你死?你别做梦了,要活,那个人也必须是你,否则,我会一辈子自责的……”

沐一一望着眼前如同帷幕一样的黢黑一片,脑海中却是有一些画面不断闪现而过,而且一个一个的连续不断,仿佛是梦游一般,让她失了神。

那是她第一次在皇宫里看见冰绡的样子,那一身青衣,仿佛是青色的凤凰,她看见冰绡以为在澜沧洙的身边,而那个画面正是她生平的第一次嫉妒。

她看见江稷漓犹如半生不死一样颓唐在天牢里面,那时候的她也是能想象得到,可怜的冰绡一定也是像这样孤零零的躲在南燕宫里,泪如雨下。

她看到冰绡身着凤冠霞帔,嫁了江稷漓。她看见白天的时候,那个冷艳的脸孔,美丽依旧,却看起来不再娇弱。

嗷呜……

又一声狼嚎,就像是一个警钟一样,把沐一一带回了现实,而她身后的冰绡,早就停止了颤抖,直觉告诉沐一一,一场血战仿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掀开了序幕,但是,可悲的是,战斗的双方是两个少女面对一群不知数目的狼。

而沐一一甚至能够预料到,这场战役中,她和冰绡的胜算根本就是零,也许连零都谈不上,一开始,她们就是为了呗当做晚餐才被丢弃在这里,这是那些玥国人温柔的残暴。

“来了……”

斩钉截铁的一句话,不带任何感情,那是冰绡为沐一一提的第一个醒,也是最后一个。

当一个土狼像是一个恶鬼一样朝着她们扑来的时候,沐一一甚至是有些高兴,至少这第一波上来的不是一群狼,而她眼睁睁的看着冰绡一把将反应迟钝的她拉开,挥起了手里尖锐的树枝,恶狠狠的朝着那头狼扎下去!

&^^%#宫倾160_第160章狼来了!更新完毕!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