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被弃寻君山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恨不得一下子就能飞到那个房间的门口,然后推开门,去看看她是否还安好。可是偏偏又觉得这回廊太长太长,长的傅砚今跑着跑着眼睛就已经湿润了。

好像他一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了一样,当傅砚今感到沐一一房间的时候,这里已经是空空如也。昏暗的光线中,能看到屋子里的狼藉,地上还有些斑斑的亮点,味道,与房间里的宁谧极为冲突着。他知道,那是血……

傅砚今咬着丫,祈祷着那些血不是沐一一的,而是另一个人被沐一一弄上了流出来的,可是想归想,一股极为痛苦的疑惑,涌上了心头。

从一开始,傅砚今就在疑惑,为什么像阿宝那样的一个女子会有这样的朋友,把她藏在王府的后院里,又为什么这深更半夜的会有人把这王府里的两个女子给劫走了,这都究竟是为了什么?

傅砚今只是深感自责,而过了少许,就听见有稀稀疏疏的脚步声朝着后院这边过来了。

虽然很黑,但傅砚今还是能够看得见江稷漓脚步匆匆的走在前面,而跟在他身后的,也正是今天把他绑来这里的李管家。没想到过了这么就这些人才赶过来,这让傅砚今觉得既无力又气氛。

江稷漓和李管家火急火燎的赶到这里,却看到站在那里的傅砚今,他脸色极为难看,江稷漓便看出,事情的状况真的很不好。

“刚刚有侍女看到有人带走了冰绡,宝儿呢……”

江稷漓紧张的问道。

傅砚今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十万火急一样的急切,不过他不知道江稷漓真正关切的究竟是那个冰绡,还是后院里的宝儿。

“不见了……”

傅砚今无力的回答道,眼睛朝着屋里无力的看了看,眼角垂落下去。

江稷漓朝着屋子里面望去,只见里面狼藉一片,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打斗一样,就连床上的被子都被砍的零零碎碎的,茶壶,还要桌椅全都东倒西歪,碎的碎,坏的坏。江稷漓知道金元宝从小并未习过武,而这屋子里却是这样,让他觉得奇怪的很。

“我去找。”

扔下一句话,傅砚今便朝着方才冰绡被带走的方向追了去。年近中年的李管家想要叫住他,可没料想这个年轻人动作竟然会那么快,只是眨眼的功夫就翻过了江王府那么高的围墙,不见了踪影。

“王爷,这可如何是好,连王妃都被带走了,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该怎么办呢……玥国的人那么心狠手辣,恐怕……”

李管家记得只跳脚,虽然见过了很多事,可悲带走的人毕竟是江王府的正王妃,就算是一个小妾什么的,也不至于让他这么着急。

可是更加着急的应该是江稷漓才对,毕竟被带走的两个人一个是现在的结发妻子,另一个则是自己锁深爱的女子,哪一个出了事,他都会痛不欲生。可又不确定她们是不是被同一拨人带走的,这让江稷漓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该如何是好。

“李管家,多带些人,仔细的找,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地方,尤其是林子里,包括寻君上上,一定要仔仔细细的找……她们可不能有事啊。”

李管家允诺了一声之后,便带着人火急火燎的冲出了王府。

王府后院里,人去院空,只留下江稷漓独自一人还站在那里,看着沐一一乱糟糟的屋子里,眉头皱的很深。

今天的江王府可真是不安宁。

寻君山上,林子深处,有一给应飞快的行进着,他的肩上扛着一个身着绛色衣服的女子,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紫日,甚至比普通人走的还要快,而过了一会儿,他的身后又一黑影出现了,而这个黑影的肩上同样的扛着一个女子。

这两个黑影带着冰绡和沐一一,脚步是何等的匆忙,他们没命的朝着寻君山的最深处走去,那里有茂密的海棠林,只是那些海棠林永远都不会再开花了,除了这些,这里有的东西全都是一些盛行凶残的。

冰绡和沐一一被扛着,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而在不知道走了多久之后,她们就被那两个黑影狠狠的扔在了地上,这一下,摔得她们一下子就清醒了。而那两个黑影,也转眼只见就消失在了眼前,连个影子都没留下。

冰绡只记得自己被人打昏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可谁知道这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在这种荒芜的地方,而且还十分寒冷,本来是身在王府,只是去一趟后院并没有穿太多,因此那山上的风,让冰绡有些吃不消。

冰绡并不知道自己跟什么人有仇,也不会想到会有谁在这样的三更半夜把她带到这种地方来,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的破地方。可是当她无意间发现自己的身边还躺着一个沐一一的时候,她瞬间就明白了一件事。

这些人不为财不为仇,而是为了这两条人命。

虽然是晚上,一般人要看不清楚这里究竟是哪里,可是唯独冰绡却会认得这个地方,一定就是寻君山。

因为在好几个月之前,她曾带着人来到这里,在这里所有的海棠上全部洒下了毒药,才导致了寻君山上的海棠一夜间凋零殆尽的惨状,可是其中的原因却没有人知道,冰绡不认为澜沧洙和江稷漓会想到是她毒死了那些海棠。

看到沐一一在她身边,冰绡也就能够确定,那些把她们带到这里的人,必定是玥国的人,只是她没想到那些会回这么聪明,居然不会让沐一一在江王府躲上哪怕是一夜。

而且,有一件事让冰绡觉得毛骨悚然,这寻君山上,本来有着极为美艳的东西,全澜国的人都知道,这里的海棠美的无与伦比,美不胜收,可是人们却更加知道,在这深山里面,整夜与海棠相伴的,便是那些凶残的土狼了。

土狼往往在深夜出没,而且还成群出猎,这就是为什么当时冰绡上山毒死那些海棠的时候要带上很多人,而且还是在天黑之前动的手。可是现在,自己和身旁的这位都是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即便是冰绡自己自小习武,面对那些土狼,也还是无能为力。

她的身旁,沐一一还没有清醒过来,冰绡只怕她再这样沉睡下去恐怕就要睡一辈子了,说不定一觉醒来的时候,人就已经在阎王殿了。

这里没有火把,更加没有什么刀剑,冰绡越来越担心,恐怕今晚她俩都要葬身在这里了,成为那些土狼的晚餐了。

“喂,醒醒,你快醒醒。”

用力的摇晃着身边的沐一一,冰绡小声的唤道,唯恐自己的声音太大了,反倒把狼给招来。

叫了老半天才把沐一一给唤醒了,冰绡也不觉汗颜,那些人对待这么一个弱女子居然下那么重的手,要是她不把沐一一叫醒了,恐怕睡上个三天也是有可能的。

沐一一被叫醒后,虽然一开始还是迷迷糊糊的,可是那山上的风真是凉到了骨头里了,动的她浑身发抖,而且见冰绡在旁边哀怨的看着她,她便很快就精神过来了。

然而,回过神来的她,却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自己莫名其妙的被人打晕了,只记得房间里闯进来一个人,而后来又进来一个,她正要呼救之时,却被率先进来的那个人打昏了,醒来之后就道了这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们被人带到了寻君山上了,看来我们是九死一生了……”

冰绡坐在沐一一身边,声音很低。

“九死一生?为什么?”

可沐一一却不解,只是被人丢到了山上,又怎么能说成是九死一生?心里觉得这冰绡未免也太悲观了。

冰绡对于沐一一的无知只是嗤之以鼻,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衣服裹的更紧了些。

“你知道这山上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什么东西会动吗?”

冰绡开玩笑似的问道。

“什么东西?这么神神秘秘的……”

沐一一问道。

“狼……”

冰绡回答的也算是干净利索,没绕弯子,更加没故意去吓沐一一。

可是比起生动的语气,那个锋利的字眼已经足够让沐一一魂飞魄散了。只听到那个狼字,她就已经开始打哆嗦了,本来觉得地上很凉,想站起来,可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狼这种东西,实在叫人忌讳。

“冰绡,你可别吓我……我会当真的……”沐一一朝着冰绡祈求道。

“我没有吓你,信不信由你。只是我想告诉你,咱们现在一定要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唯一的活路就是赶快下山去,要么就只能等着喂狼了!”冰绡一本正经道。

“下山?可是,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们处置了,偏偏留给那些东西?”沐一一一边哆嗦着,一边问道。

一身绛色纱裙的冰绡已经懂得瑟瑟发抖了,她从地上坐起来,拍了拍身后的土,十分警惕的朝着四周观望着,并没有理会沐一一的疑问,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只是这山上的风实在是太冷了,让她深思的样子显得并不迷人。

见冰绡站起,沐一一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还刻意朝着冰绡走进了几步,紧贴在她身边靠着,那样子就像是害怕随时都会有一头狼扑上来一样。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