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绯国献宝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澜沧洙冷笑着,将手中的酒坛子放在了棋盘旁边,并且掀起了上面的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马上就充斥了整个地下室。

“玥玦?你是说玥国的军队?”

听到玥军二字的纪月缺,突然就激动了起来,神色也变得异常紧张,根本就不像是平时对着棋盘若无其事下着棋的那个人,那眼中的担忧和焦虑,尽数被看在澜沧洙的眼里。

“不要小看了那个人,十年前我就跟他打过交道,他永远比你想象的要毒辣,十年前那场仗,我们虽然赢了,可是在我看来,只能说是没有输,若不是老玥王念着他与我父王的交情,愿意和解归降,恐怕,打到最后,败的一定是我们。”

纪月缺脑中拼命回忆着十年前的那场仗,那场打了太久的仗,现在想想都还触目惊心,犹如昨日。

“这么说,要是真打起来?我们吃败仗,是免不了的了……”

澜沧洙拿起了酒坛子,提到了自己的嘴边,扬起头来喝了一大口。

这话,在纪月缺听起来犹如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一样。

“有你在,怎么会吃败仗?当年要是没有你,我们早就吃败仗了,好不少因为你,救了我,还救了整个澜国,现在也一样,只不过,我希望你别忘了自己是谁,至少现在,还是请你做回你的军师吧,澜国需要你这么好的军师。”

“军师……”

军师,这样一个身份,在澜沧洙看来也许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作为一个军师而活着,而且是为了眼前的这个颓废至极的人而活着。

可如今,时过境迁,好像所有的事情都颠覆了一样,现在的他,早已经没有了当年临危不惧的风度,更没有了在迷茫中前行的魄力。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跳进觉浅胡的女子,她让他彻底失去了还可以当一个军师的能力。

“现在看来,好像不是我是军师,而你是了,恐怕,这次你我还真的要互换一下角色了,这场仗,不是我一人之力能够打赢的,要是没有你,我甚至不能保证,我们能不能只是不输……”

澜沧洙的眼睛落在黄澄澄的酒水上,失了神,低声道。

地下室里,弥漫着一些也许是燃尽了太久的焚香的味道,不过又好像只是幻觉,那些味道,若是不仔细去闻,会认为这屋子里除了酒香,就没有其他味道。

咳咳……

纪月缺的咳嗽声轻轻的,微弱的响起,忽起忽落,有一些回音震颤在地下室里,使得整个空间看起来更加狭小,也更加压抑。

是啊,这个时候,本就是值得压抑的时刻。

之所以咳嗽,是因为被眼前的美酒锁动,忍不住去抿了一口,亦为送酒而来的人所动,明知道那杯酒斟在他面前,并不希望他喝下去,只是求个伴,能够坐在对面而已。

一坛子酒,转眼间已经消耗去了大半,澜沧洙的脸颊也已经渐渐起了些红晕来,眼神迷离中,他看见端坐在棋盘面前的人,漫不经心的为他继续斟酒,澜沧洙不觉想到,眼下,纪月缺能够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地下室里的时间,似乎过得很漫长,再加上两个人都是少言寡语,时而蹦出来一两个字,都很勉强的让自己觉得,这里还有人在。

“还有一件事。”

澜沧洙忽然道。

低垂的眸子,仍旧看着杯中美酒,那个被捏在他手里的酒杯里,人影晃动,有着一张憔悴而坚毅的脸,脸颊已经生了些胡茬,仅仅是一夜而已。那倒影中的脸,他的眼是有多哀伤,正如他的心境一样,随着那酒水的光亮而晃动着。

“绯国,飞鸢公主,不,应该说是现在的飞鸢女王,五天前陪使者过来。”

好久的停顿,期间,澜沧洙酱一杯酒一饮而尽,又慢慢的倒上,双手无力的搭在桌边,眉间皱成了一个川字。

“绯国?这个时候派人来,还真是个好时候呢。”

纪月缺随手捏起一个棋子,道。

“想知道她们来做什么吗?”

澜沧洙问道,手中捏着酒杯,眼睛不经意的朝着棋盘上看去,看着纪月缺手里的棋子在棋盘上飘忽不定,好像是徘徊于落下还是放弃之间一样,就连那个人的表情,澜沧洙都认为比现在的他好不到哪里去。

只不过是一局棋而已,澜沧洙不知道这么多年来,纪月缺为什么总会因为一局棋而伤脑筋。

“来献宝。”

澜沧洙缓缓道,三个字一字一顿,充满了无奈之感。

可是这句话却没有让纪月缺提起丝毫的兴趣,他手中的棋子,已经捏了太久,那枚黑子在他的手里,看起来既像是一个猛将,又像是一个毫无用武之地的东西,让他哀愁着应该将这枚黑子放在哪里,又不能就此弃之。

“知道献什么吗?呵呵,女人!据说是要把绯国最美丽的女子先给澜国的皇帝。”

澜沧洙停了少许。

“这个时候,居然送女人来,我真是摸不透那些女人的想法,难道她不知道,现在玥国的军队已经驻扎在了澜国之外,难道她不知道她献给我的女人有可能随着澜国一起遭殃?真不知道这个时候上演这出戏是什么意思。”

几分醉意已经摆在了澜沧洙的脸上,那脸上的酡红,让他说起话来都带着些若有似无的情绪在里面,微醉的眼神,恍恍惚惚的在棋盘上飘忽着,时而又在纪月缺的脸上,以及他那枚还没有落下的黑子上来回交替着。

这个平日里从来都是不可侵犯的澜沧洙,现在变成了一个醉鬼,在这个无人问津,也根本不可能有人知晓的地下室里,醉得一塌糊涂,甚至忘了自己是谁,只是嘴里嘟囔着女人,女人。

“什么女人!除了她,我谁都不想要,只要他回来,整个澜国我也可以不要,谁想要就拿去,拿去好了……”

澜沧洙的话,让纪月缺的眼神变得十分惊恐,也像是个恶鬼的双眼一样锋利,他的手停在半空中,手中的黑子,当啷的一声落在棋盘上,与其他棋子砸在了一起,最后落在了一处空位上。

纪月缺的眉头想必是这辈子皱的最为难看的。

他看着一个君王,为了一个女人,在酒醉之后居然说要放弃整个江山,不顾任何事情。这样的澜沧洙,让他觉得十分痛心。

然而,眼前的男子,那种生不如死的宣泄,让他也顷刻间就豁然开朗了。

这样的情景,仿佛就是一个帝王一声中总会遇到的一幕悲剧。江山美人,何去何从?

这让他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一幕,也是在这大澜深不见底的皇宫里面,那是出征前的一夜,他把自己关在那个昏暗的,他如今早已经记不起名字的一个宫里,抱着一坛上好的酒,恨不得让自己就那样醉下去。

可是现在的他,又比眼前的这个人好的了多少呢?

耳边,澜沧洙醉醺醺的声音渐渐衰弱了下去,最后,便是他倒在了桌子上,且伴着深沉而长缓的呼吸声,他也终于不省人事,得以暂且告别那些烦扰的事情了。

**沐一一和傅砚今一路从卜国回到了澜国,等两个人真正踏进洛城里的时候,也已经是整整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就像是沐一一之前所听说的那样,洛城是何等好等的繁华,繁华的不可一世。可是她更加相信,那个之前金家的千金金元宝也一定不会像她这样,对洛城简直是一无所知,她一定是个走遍了这里每个角落的女子,无所不知,而且乐于其中。

否则,沐一一不认为像江稷漓那样的男子会那么深深的爱着她,而澜沧洙,又何尝不是!

可是当这个身体里的灵魂被取代,沐一一却觉得,自己配上这幅身体是多么Lang费。每每面对镜子里的自己,沐一一都十分怀念自己以前的样子,倒不是不喜欢现在的自己,而是觉得,自己不配做金元宝,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也许是从一开始就只游走于江王府和皇宫之中,注定她没有机会再去像以前的金元宝一样,这些虽然都只是想象,可沐一一却都信以为真了。而且若不是自己经历了这么一番事情,又差点丢掉性命。恐怕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机会走在这座城里了。

玥国的军队已在澜国之外的事情,好根本不存在一样,这洛城的人们仍旧过着他们安逸而美好的日子,他们也不会知道,那个在不久之前被告知急病过世的金贵妃,会悄悄出现在这个地方,就游走在他们之间,看着和他们相同的风景。

傅砚今跟在沐一一的身后,丝毫感觉不到是她在带路,而是在胡乱散步一样,这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明明是沐一一说要来洛城,可是现在已经到了这里,却不见她回家去。

不过,洛城除了富饶之外,长相端庄,美丽优雅的女子也是随处可见,因此,虽然沐一一不认得路,可傅砚今这一路上却并不觉得如何寂寞。那双看起来并不猥琐的眼睛,真是一刻都没有休息过,路上在形形色色的女子身上转来转去,别提多惬意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