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他不能死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看傅砚今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沐一一完全忘却了方才他在黑暗中捂着自己的嘴巴,小声说的那一句要带她走。本以为他那么嚣张是有着十足的胜算,可没想到,才一会儿的功夫,沐一一便发现,那连个侍女怎会让他应付起来得心应手,两个机灵而且十分美丽的女子,要想擒获一个色胆包天的男子,那简直就像是抓一只没脑子的笨鸭子一样!

最终,这场看似激烈的战斗,以傅砚今的完败而告终,而他也被连个侍女擒住,拜倒在了石榴裙下,就算是此时撇下沐一一独自一人逃跑,也已经是想想罢了。

“这个色胆包天的东西,看我不宰了你!”

其中的一个侍女,抓住了傅砚今还不肯罢休,一只手化成锋利的掌心,咬着牙就要朝着他打下去,可却被青索及时阻止了。这个早就来到这里的人,直到最后才肯开口说上那么一句话。

“陛下要见他!还是先留着他一条命吧……”

青索说罢,便幽幽的转过身去,那一身叫不出颜色的,十分灰暗的袍子,很快就消失在了庭院的大门之外,而随后,傅砚今就被几个侍卫五花大绑,被踉踉跄跄的推搡着也跟着出了门。

还只留下有些目瞪口呆的沐一一,不敢去相信整件事情这么快就结束了,她还没来得及跑到青索身边告诉他,这个人是她的救命恩人,闯宫是为了救她。

眼睁睁看着傅砚今被人带走,沐一一才意识到,事情真的是太奇怪了,霁鸿怎么会知道今晚会有人来?难道那少年真是料事如神的小神通不成?

在心里反复寻思着,沐一一脸上的表情充满疑惑。而等到青索的人渐渐离开,院子里也渐渐恢复了原有的橙黄灰暗,连个侍女才恢复了原来姗姗的脚步,且来到了沐一一的身边,行了个欠身礼,面上还是方才那种莞尔的笑。

“阿宝姑娘,不早了,您还是早点休息吧……”

其中一个侍女轻声道。

可是傅砚今刚刚被人带走,还是为了救她而被擒,这让沐一一如何睡得着呢?急切的转过身去,正想对着侍女说些什么,另外一个侍女却是低头一笑。

“阿宝姑娘,陛下吩咐,若是你不远歇息,就让我把你带到花园去,说那里有好看的东西。”

沐一一心中再是一惊!

这个霁鸿,岂止是料事如神?就连她的心思也猜得那样透彻,好像她亲自把心思都讲给了他听一样,可这些对于沐一一来说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能够这样对她的人,骨子里的沐一一决不允许有除了澜沧洙以外的第二个!

可是,这个霁鸿却让沐一一觉得,他身上有着和澜沧洙十分相似的东西,这让她十分惊恐。

“阿宝姑娘,这边请吧……”

那样难看的表情,沐一一很清楚侍女一定是看见了,可那两个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女子,默默的给她指引着方向,就想之前的那样,一前一后,把她夹在中间,缓缓朝着所谓的花园前行着。

一路上不说是有百花丛生,也有数不清认不全的话开在脚边,一簇一簇,即便是在晚上,看不清模样,却还是让人迷恋其中,尤其是那一缕缕的幽香,时而随着晚风闯入鼻息,让沐一一认不得会追着花丛往前走去。

沐一一还不敢想象,这样美好的地方,若是在白天,带给人们的憧憬会不会想花海那样汹涌?

这一夜,卜国的皇宫,好像因为傅砚今这个没被邀请的客人的到来而变得过于热闹了。已经过了子夜了,那花园里,有着和之前一样精致美丽的花棚,而霁鸿好像天生就应该坐在那么美好的地方。

算一算,只不过刚刚与他分开还不过一个时辰而已,现在却在另一个地方再次与他见面,只不过在沐一一看来,接下来的气氛必定会很尴尬。

果然不出她所料,离的远远的,就听见霁鸿得意洋洋的笑声回荡在整个花园里,仿佛他十分得意自己的预料,而这些正是让沐一一的心跳得更加猛烈的原因了。

“哟,我的阿宝来了,你快看啊,在那里呢……不过呢,她看起来好像很不高兴呢!”

霁鸿坐在龙椅上,狭长的眼睛望着沐一一来的方向,手舞足蹈的指着,那话谁都听出来是故意说给傅砚今听的。

傅砚今手脚被捆的严严实实的,跪在地上动弹不得,本还低着头不肯说一句话,可就在听到沐一一到来的消息后,忽然抬起头来,尽力扭过头,朝着霁鸿望过去的方向看去。

果然,霁鸿并没有捉弄他,他并没有失望,这一眼,他并没有白看,因为她看待了沐一一用那样匆忙的脚步走来,而且那深深皱起来的弯眉,也衬得出那美丽的人儿此刻焦急的心情。

看着看着,傅砚今的嘴角便是情不自禁扬起了笑意,可这样一个小小的表情,却被霁鸿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的帝王看了那样的他,并没有多高兴,反而将自己活泼调皮的表情凝结在了脸上,那一瞬间的他,好像是一座千年的冰山一样。

“你喜欢她?”

穿着龙袍的他,从龙座上站起,朝着身下的傅砚今走过去,每一步都十分缓慢。

“是很喜欢,从我第一次见到她躺在棺材里的时候,我就喜欢上她了,闭上眼睛都显得那样悲伤的女子,一定有着一些故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知道她都经历过什么,我很好奇……”

傅砚今一字一句的说着,好像在回忆着自己从认识沐一一起仅有的那么一些回忆,可眼中的神情却很温馨,那些回忆,看似令人难忘。

“所以,你才敢深更半夜闯进这里,职位把她从这里带出去?为什么?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以为你这样做她就会喜欢你?真是可笑了……”

那座冰山,就连开口说话的语气都透着一股寒冷的气息,每一个字都好像是在嘲讽着傅砚今不堪入目的举措,笑他那么愚蠢,以为皇宫就像是大街一样,想来就来。青索既像是一座紧挨着冰山的石雕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霁鸿的身边,看那样子好像是随时在听候差遣一样,而那两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人,此时却并没有出席,这在沐一一看来很奇怪,心想,想必是老人家年纪大了,折腾不起了。

沐一一一路走来,眉头紧锁着,直到来到花棚之前,她仍旧有些气喘吁吁。可看到傅砚今被人五花大绑的跪在那,她竟然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怎样一种滋味!

虽然有些心疼,可总觉得这一切看起来有好多地方都不对劲,仔细想想,根本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处理问题。

“阿宝姑娘,没想到你真的跟来了这里,你看,我多讲义气,为了保护你,我都打算把这个在深夜闯宫的贼人送火刑架上烧死了……”

那站在沐一一面前的冰山,巍巍的仰着头,斜视着沐一一开了口。那语气,丝毫不像是在看玩笑,仿佛接下来他就要下令名人把那个傅砚今拖出去给活活烧死。

这话,沐一一自然是很不希望听到的,即便是在开玩笑,可是自古以来,君王的话从来都是亦假亦真,让人摸不清,猜不透,也许那句话里,只有一个字是真的,可沐一一还是感到惊恐,她不敢想象这样一个长相善良的少年,会下那么狠毒的命令。

可霁鸿的话,却让那两个侍女十分欢喜了。

卜国的女子从来都是自珍自爱,自然容不得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下流的人像刚才那样调戏,只见两个侍女的嘴角纷纷露出笑意来,那样子像是在坐等霁鸿下令呢。

“这个人……”

来到霁鸿身前的沐一一,端正了自己的仪态,而且竭尽全力去平息了自己的气息,说道。

“不能死!”

顿了顿,沐一一再次坚定道。

一个平凡的女子,这短短的夜里,几个时辰之内已经三番两次在一国之君面前大放其词,而且丝毫不懂礼数,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的沐一一在所有人看来仿佛就是那种最为大逆不道的一类人,让人不可理喻。

意料之内,霁鸿并没有生气,那波澜不惊的脸上,哪怕是显现出一点点表情,沐一一也能想办法猜出一点点他的心思来,可是那座冰山,此时此刻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让沐一一想尽了办法去寻思他在想些什么,最终却以失败告终。

“我倒是很想知道,为什么他不能死?一个胆敢藐视我威严的人,若是允许他活在这个世界上,岂不是让全天下的人都笑话我?”

霁鸿的话语中夹杂着些愤懑,可是沐一一却听得出来,他气愤的并不是沐一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不给他留面子,而是气沐一一是为了傅砚今才那么做。

“总之,他就是不能死。”

沐一一小声说道,那声音更像是在嘟囔。

她低着头,眼神忽近忽远的落在霁鸿和傅砚今的身上,这两个男子,此刻的眼神都落在了她的身上,那样的眼神,明明是在期待着她开口说些什么有说服力的话,一个是希望得到一个真正的理由,而另一个,则是希望她真的能够救自己。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