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卜国的年轻国君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把她给我拖进去!”

长相凶恶的人,对着沐一一吼道。

那两个卫兵还真是听话,那人一下令,他们就真的走到牢房里,连商量都没有相互商量一下便一齐把手放开,沐一一也就凭空落在了硬邦邦的地上,这一下,又摔的她身上增添了不少伤。

沐一一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狠狠的咬着嘴唇,回过头去有些怨恨的看着那个人,也正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侍女打扮的人急匆匆的跑到那人身边。

“大人,陛下叫你过去一趟。”

侍女神色慌张,一脸颓唐的样子,而且满脸大汗。而那个还不知名的人,见到侍女的样子,眉毛也皱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一样,没来得及吩咐个什么,就急匆匆的走了,那人走后,沐一一的牢房就被锁了起来。

牢房的角落里,沐一一无助的蜷缩着,一只手轻轻揉着自己的脚踝,试图去减轻一下自己的痛苦,可是揉着揉着,竟忽然难过亮起来,原来归根结底,只有这牢房才是她的安身之地,想到这里,不免觉得自己有些悲哀。

留香阁,一如既往的灯火璀璨,有着最绚丽的色彩和最热闹的嬉闹声。颜姝的房间此时本应该已经宾客满座,她那里一向如此,不会有那个客人独享她。

然而今晚,只听空荡荡的房间里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巴掌,便又死一样寂静了下来。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说话的正是傅砚今,而刚才的那个耳光,也正是傅砚今狠狠打在颜姝的脸上而发出的声音。

锦绣床榻上,颜姝一只手捂着脸颊,另一只手无力的搭在床边,双眼中的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却迟迟都没有落下来。只有几个无力的字从她口中流出。

“我没有,我也是刚刚才知道阿宝姑娘被人带走了。”颜姝解释道。

“阿宝是个好姑娘,她迟早要离开这里,她已经无家可归了,为什么你还要雪上加霜?难道就是因为我救了她?”

傅砚今自从得知了沐一一被带走了之后,整个人就像是瞬间失去了理智一样,连赵大娘的话都还没听完,就怒气冲冲的走出了门,没有去其他地方,而是直接来到了颜姝这里,除了她,他想不到第二个人会这么落井下石。

“阿姝,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阿今,你为什么认为会是我?阿宝姑娘已经答应我很快会离开了,我为什么还要去害她?”

“你到底对阿宝说了什么!”

颜姝的话,让傅砚今的火气燃烧的更加猛烈了,本就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眼下就更加不能正常思考了。

“说!”

傅砚今再次吼道。

“我要她离开这里,离开你,离这里远远的!”

这个房间里,不止是傅砚今一个人已经失去了理智,就连满肚子委屈的颜姝,经他那么说,也变得什么都不顾了,撕心裂肺的哭声之下,是颜姝紧咬着嘴唇的一张脸,那张脸此时是何等倔强和执着。

可是就在颜姝竭尽要扯破喉咙的好觉后,傅砚今像是一下子被唤醒了一样,那原本就像是燃烧着火焰的双眼,也忽然间就平静了下来,只不过他面若死灰,丝毫看不出那张脸上有什么生气。

他缓缓的转过身去,面朝着门口。

“阿姝,若是被我知道那个害阿宝的人就是你,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不会娶一个心肠歹毒,为了自己会将一个无辜的人推向火坑的女人,不管我有多爱她……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傅砚今便是头也不回的大步迈出了房间。

房间里,因为傅砚今的离去,吵闹声也跟着熄灭了。颜姝独自一人被丢弃在恍如死寂的房间里面,竟是忽然间不知所措。只有那像是源源不断的泪水,十分讽刺的,吧嗒吧嗒的落在身边的锦缎被子被子上,打怵一抹抹模糊的花朵来。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阿今……”

哽咽的喉咙里,朦胧的揶揄出一些话语来,可是现在除了她自己,谁都不可能听见了,那个在她看来如今无比绝情的傅砚今,早已经大步的走到了不知道多远的地方去,也许他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不会再看她一眼。

**不过的皇宫,有着精致的装潢和洁净的宁谧,这一点在牢房里体现的淋漓尽致。因为这里的牢房,绝对不是个折磨人肉体的地方,反过来,像是一个无形的恶魔,在死一样的沉寂中狠狠的折磨着人的心智,再坚强的人,在这里待的久了,也会精神崩溃。

这样出人意料的宁静让沐一一十分痛恨,好像整个地方就她的这一间屋子里面关着一个女人,其他的都是空空如也,她宁愿听见有看守的卫兵在那里喝酒吹嘘,甚至是能够听见她最喜欢的色子的声音也是值得安慰的。

可是这里真的像是被一种可怕的力量净化过了一样,脸一直蟑螂路过的声音就没,仿佛连一根头发丝掉落都能听得见声响。

外面是不是有月亮呢?沐一一根本不知道。只是周遭的空气犹如开了过低温度的冷气一样,让她浑身上下不停的打着哆嗦,恨不得把自己团成一个肉球,好蜷缩在一起给自己取暖。

在这里,听不到外面的蝉鸣声,没有人来人往的脚步声,这里有窗子,可是窗户外面,却很戏剧性的见不到月光,哪怕是窗外小小的一片天,都好像因为犯错被关在这里而被没收了一般,令人感到恐惧。

更加让沐一一感到毛骨悚然的,是那一阵阵送这里穿过的过堂风,那凛冽的晚风里面,好像是夹杂着什么东西悲惨的哭泣声一样,时而在她的耳边吼叫着,让她每次尝试着闭上眼睛去休息一刻钟的时候,都被那奇怪的声音惊醒,之后就再也不敢合上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这种无形的痛苦就要将她完全吞噬的时候,忽然传来的细碎的脚步声,就连那声音,沐一一都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可是那些声音越来越近,且越来越清晰,沐一一就明白,有人来了。

果然,那个大人,带着两个卫兵,很快就来到了沐一一的面前,高高的俯视了半天,好像是在打量她脚上的伤一样,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吭声,只是朝着身后摆摆手,身后的两个卫兵就哼哧哼哧的来到了沐一一身边,再次把她架起。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沐一一惊恐的喊道。

那位大人有些惊讶,从染坊到这牢房里,这个女人并没有像他以往看到的那样大喊大叫,说自己的冤枉的或者是什么祈求的话,而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才担心起自己的命运来,这在他看来很有意思,怔怔的看了沐一一一会儿,这位大人先于她一步走出了牢房。

当然,沐一一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只是被人拖着,跟着走。

现在“走”起来,比百态的时候要好多了,虽然受伤的脚还是不能粘地,可是那两个卫兵明显比白天的时候温柔了不少。四个人很快就走出了牢房所在的阴暗地方,一开始还看不清任何东西,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沐一一一眨眼的功夫里,忽然间眼前就一片灯火通明,变得明亮而美丽。

夜里的皇宫,比白天的时候看起来还要华贵的多,让沐一一有些忘却了自己的处境,而置身于其中,细细的看着眼前双脚离地的路边,总觉得,这样的路十分的熟悉。

这里的皇宫,大澜的皇宫,归根结底又会有什么不一样呢!终究是帝王享乐的地方,还要陪着他绕着他的一大群女人而已!

沐一一在心里苦涩的叹道。眼里透出的,是一抹怀旧的光彩,双眼渐渐无神下去,视线藏匿在到处的璀璨里面。

不知这样出神出了多久,沐一一忽然觉得自己的双脚粘到了一些柔软的东西,才再次回到了现实中。

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被带到了一个很大的花园里面,而自己,已经坐在了一个用无数美丽的东西搭建而成的花棚里,面对眼前的这些从未见过的景象,沐一一惊讶不已。

还未回过神,耳边就响起了一个声音来。

“你就是那个乘着棺材从遥远的地方飘来的人吗?”

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未成熟,绝对不到二十岁。当沐一一被那一阵好听的声音完全擒住双耳的时候,映入眼睛里的,真的是一张就如同那声音一样的,青涩而年轻的脸孔。

那张脸,有些俊逸,有着白皙,还有些顽皮在轻轻荡起的嘴角边。

直觉告诉沐一一,这个少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管他是谁,那一双盯着她的眼睛,让一个女子本能的在心里产生了厚厚的抵触感,而且越是年轻的男子,沐一一就越加害怕,因为那个年纪的男孩子,沐一一知道他们有多喜欢玩。

“哎?青索,这个女人为什么不说话呢?难道她是个哑巴吗?为什么她还是个瘸子?”

这年轻男子的本性,终于在那一句礼貌的问候之后的第二句话里露出了一条长长的狐狸尾巴来,话语中极其缺乏礼貌,让沐一一明白,这个少年不止是爱玩,还很有可能是爱玩的孩子们中的极品。

“陛下,她不是哑巴,只是第一次见到像您这么威武的君王,换做是谁都会高兴的说不出话来,她也不是瘸子,只是下马车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脚而已。”

沐一一现在才知道,这个模样凶恶,却有些神秘的大人,名字叫做青索,这个在她看来实在是很不搭调,不过看在他为自己辩解的份儿上,沐一一还是勉强承认了他的的确确是有着那么一个好听的名字。

眼前的少年,毋庸置疑,是卜国的一国之君,一个统治着这么一个宁静而和平的地方的君主,可沐一一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尚且稚嫩的少年,她心里有些疑问,而一双眼睛也恰好瞥见了坐在少年身边的两位白胡子的老者。

沐一一猜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摄政了吧。

有那两个老者在旁边,少年显得很不自在,坐在那把极大的精致的椅子上,就像是坐在针毡一样,看起来迫不及待的想动上一动,这在沐一一看来有些好笑,而这种情绪也很失败的就那样完全显现与脸上。

“她在笑什么,青索?难道她脑子还有问题?”

对于沐一一的笑,显然在少年看来是有种嘲笑,那稚嫩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显而易见的不满来,这一下,也终于激怒了他,给了他理由让他得以从龙椅上站起来,且顺势也十分聪明的走出了好几部,来到了沐一一的身边。

他希望离那两个老东西越远越好!

青索再聪明,再会说话,也看不出一个女人突然发笑是为了什么,他低着头,好像很忏悔的样子。

“陛下,青索有罪,青索也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这主仆之间的关系,在沐一一看来也十分滑稽,幼主老仆,十分协调的搭配。

“你说,你在笑什么?”

少年干脆就直接来到了沐一一的面前,用自己那张好看的脸,对着沐一一,皱起了眉头。

沐一一低着头,扑哧了笑出了声:“我是笑那两个白胡子的老人家,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吹风,也不怕吹出毛病来,毕竟自己都不年轻了,在我看来应该早些睡觉才对,你说是不是呢?陛下……”

要想看穿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的心思,在沐一一看来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任何一个人都能够从他厌恶的表情中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只不过很少有人会像沐一一这么大胆,说出了少年心中想说又不能说的话。

这明显带着些伸张正义的情绪在里头,不过,沐一一的话却让少年脸上的苦闷立刻舒展了开来!而且那双无神的眼睛,也因为沐一一的那番话而变得神采奕奕,嘴角也咧向了两遍。站在少年身后的青索,那脸上因为憋着笑而痛苦的样子,别提有多滑稽了。

“喂,我叫霁鸿,你叫什么名字?我很喜欢你,你以后就留在这里伺候我怎么样?就和她们一样,和我玩,逗我开心?”

霁鸿调皮且认真的问道。沐一一看着离自己很近的这张脸,不觉有些好奇,可说到要留在这里,她是一万个不愿意,因为不管是哪里的皇宫,在她看来都不会是一耳光幸福的地方,就算是曾经有过那么短暂的幸福,也立刻烟消云散了。

“要我伺候人,我不愿意,要我逗人开心,我更不会,就像你们知道的,我来自遥远的地方,过些日子,我还是要回到那里的,前提是你们放我离开,这里,好像没有什么理由让我留下吧?”

语气有些冰冷,还有些伤人,霁鸿脸上的笑,很痛苦的冻结在了脸上,对于一个从小被娇纵,而且如今又是一个统治一国的君主来说,自己的话被她全盘否定是一件自尊心受到极大挑衅的事情。

就连站在远处的青索,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着,这个女人可真是不想活了,居然敢这么跟皇帝说话!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霁鸿的脸上,随之浮现的并不是什么怒不可遏,而是一丝好奇,还有一些苦恼的样子。他一只手托着腮,开始在沐一一面前踱步起来。

沐一一坐在松软的椅子上,期待着他早些放弃那种不可能让她就犯的想法。

“嗯,不愿意伺候人,也不会逗人开心,这可怎么办呢?可是我这么喜欢你,我还想让你时时刻刻在我身边……”

霁鸿自顾自的嘟囔着。

他的身后,那两个白胡子老者不约而同,嘴角已经开始抽搐了,他们很默契的互相对望了一下,而且两个人的表情都很苦闷,好像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最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