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不明来历的人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你别摆出那一副同情的表情,我不用你可怜我,真讨厌你那种眼神,不街边的乞丐那样看着我!”

那声音这次却不在慵懒柔软,而是瞬间就变得凌厉起来,脚下的步子不是很稳当,可颜姝还是一步步来到沐一一的面前。两个女子面对面站着,不过四五步的距离,恰好都能看清楚对方的表情。

“我没有可怜你,可怜你不如可怜我自己……”

仿佛有些悲哀难以倾诉,沐一一只是着,并没有怎么辩解。

沿洄河的水流不算湍急,但是由于夜晚实在是太安静了,站在河边,流水的声音就很是响亮。

“你离开这里吧,就算我求你。”

颜姝开口之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仿佛河边不曾站着两个谈话的女子。

“你离开吧,这里本不是你该停留的地方,为什么你不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这话,犹如路边会挂在女子衣裙上的荆棘一样伤人,可是仔细想想,却是不误道理的。

颜姝说得对,好想几天前,沐一一就不应该来到这里,那口漆黑的棺材就应该在夜更深的时候静悄悄的飘过沿洄河,飘里卜国,飘到更远的地方,也许就那样让沐一一一命呜呼,今后一直躺在那口棺材里。

尤其是赵大娘,活了几十年了,还从来没见过有什么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宫里的人带走过,这个阿宝算是头一个,也是倒霉的一个,至少在赵大娘看来是的。她盯着门口看了许久,最后,那股不甘心化作对门外前来围观的人的怒吼:“看什么看?都给我滚开!”

街坊邻里的,对于赵大娘的脾气早已习以为常,虽然她那样骂,邻居们也只是朝着她指了指,就都各自散开忙碌去了。

“我问你们,是谁嘴巴不紧,给老娘在外面造谣了!是谁!给老娘站出来!”

赵大娘在染坊的庭院里掐着腰,那婀娜的身段摇晃着,在院子里踱着步,在伙计们和女工们之间穿梭着,神色很是愤怒,就像是谁把她家的闺女给抓走了一样。老板娘脾气不好是一回事,可像沐一一被带走的时候这样怒火中烧,见人就咬,在伙计们看来还是头一次。

女工们相互对望着,都是一脸迷惑的样子,好像一个个的还没弄明白刚才的那个人说的是什么。这样的情况,赵大娘也料想到了,只不过这样下来就更让她头疼了。

抓起身边的一个茶碗,就狠狠朝着地上摔去,碎瓷片溅了满地,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把傅砚今给我找回来!去把我儿子给我找回来!告诉他,他带回来的人被抓进宫里去了!”

赵大娘记得直跺脚,吓得其中的一个伙计连连点头,然后就飞快的冲出门去了。

沐一一被人拖着塞进了马车,一路颠簸着前行着,虽然不知道去哪里,可是值得庆幸的是,这一路上,自己的手脚并没有被绳子什么的捆上,而是与那个长相十分凶恶的人一同坐在舒服柔软的马车里面。

沐一一也觉得奇怪,自己明明算是一个不明来历的外来人,却还能够受到这样的待遇,想想确实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奇怪的是,从头到尾,那个一同乘马车的人并没有与她说上一句话,而是专心的想着些什么,沐一一也只好乖乖的一言不发的坐着。

马车拐过了蜿蜒的大街,听外面的声音是在渐渐远离着人群,而且路也渐渐平淡了。最后,就听见马蹄的声音更加清脆响亮,过了一会儿,就徐徐停了下来。

可这下倒好,骂成刚刚停下,情势就好像是***一样,理科就有两个卫兵冲上马车来,一把将沐一一的胳膊揪起,拖着她就下了马车。而沐一一的双脚一落地,就觉得脚腕上一阵剧痛,随后,她就变得一瘸一拐。

原来是落地的寸劲,让她的脚不小心扭到了。

可那些人怎么会去理会这一点,见她走路不利索,索性就把人整个拖起来,疼的她脑袋上都溢出了汗水来。

路上,脚虽然没有着地,可还是十分痛苦。可是当沐一一抬头开到眼前的景象时,心里却是惊讶万分!

这就是那人口中所说的皇宫了吧,在这样宁静的地方,会有这样奢华而干净的地方,沐一一是想都没有想到。可是惊讶归惊讶,还没有看个究竟,就被人拖着拐进了一处不十分明亮的地方,且走过了如九曲十八弯的甬道,最后才来到了真正的目的地。

果然不会是什么美好的事情,沐一一在救过了这般的曲折之下,竟然被带到了一个类似牢房的地方,不过这里的牢房显然要比大澜的天牢要好得多,沐一一只是去过一次而已,可对于那个雨夜,仍旧记忆犹新。

而相比之下,卜国的牢房简直是再“华丽”不过了,至少不是在昏暗的底下,而是在充满了阳光的地方,且地上铺的不会是烂草,看起来更不会有过街老鼠,只不过整个牢房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照此,睡觉也就只能睡在地上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