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河边的棺材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黑暗中,傅砚今朝着林子的深处走去,越往里走,就约能够清晰听见断断续续的声音,那声音滴滴答答,听起来倒像是一些敲木鱼的声音,只不过更有些闷响,仿佛就像是从河边传来。

这林子的边上,也正是沿洄河的所经过的地方,而这条河,整个卜国无人不知,是一条极为安静的河。就犹如卜国的姑娘们,温柔得毫无声息,就那样静静地流淌着。

傅砚今把心提了起来,脚下步子极为小心的朝着林子里走去,走了一会儿,眼前就能看到沿洄河水面上的光亮了。

月亮已经出来,那沿洄河上正是闪烁着点点的银辉,且在晚上看来,也还是能看出那水面上轻轻荡起的波浪和纹理,一层一层地蔓延着,极为美丽。

可是那仿佛如敲打木鱼一样的声音,也正是从那美丽的沿洄河的河畔传来。

傅砚今随声走了过去,等到那声音足够清晰了,他也就能辨别得出来那并不是敲打的声音,反而像是一种碰撞,因为那声音闷而沉,且还夹杂着水流拍打的声响。

正纳闷着是什么,傅砚今的眼睛却忽然间晃到了一个东西!

就在距离傅砚今也不过十几步之外的河边上,有一漆黑的东西,正飘在河面上。隔着不远的距离,那东西确实让傅砚今倒吸了一口冷气,且浑身都打了个寒战。

那河面上,赫然飘着一口棺材!

虽然已经天黑了,和河面上的反光,却将那口关爱照的极为清晰,那四四方方的轮廓,稍微突出的棺材盖子,无一不证明那就是一口棺材!

傅砚今两腿忽然就僵硬,只得怔在了原地,瞠目结舌的看着河边飘着的东西!

大晚上的遇上棺材,说起来实在不是一件吉利的事情,且偏偏让他傅砚今遇上了,他也只能自认倒霉,心里不停地骂着。可回头想想,却是也心生好奇。

一来,在卜国,人死了从来都是水葬,根本就不会有人用棺材,那就是说,这东西一定不是这里的!二来,若这棺材不是卜国的,如今飘在卜国的沿洄河上,岂止是骇人听闻,让人提心吊胆?更让他疑惑的,便是这棺材的来历。

死者已矣,傅砚今倒不是胆小怕事之人,只不过也是事发突然,来不及缓一缓。惊吓过后,再朝着那棺材看去,竟再也不觉得那东西有多可怕,反而心里的好奇又加重了几分。

他向河边看去,显然棺材是被卡在了河边,刚才传来的那些声音,也不过只是棺材的边缘与河边的树根碰撞的声音而已。

深深吸了一口气,傅砚今就朝着河边走去。

傍晚的河边岂止是太过安静了,就连他脚下的鞋子踩在地上,仿佛都能听见脚下青草折了腰的声音,且越是靠近河边,脚下就越来越泥泞,走得他的鞋子都陷进了泥里面。

河边的草长得很茂盛,再加上傍晚的露水比较浓,上面挂着的露水,被他震得稀稀疏疏地落下来,打得他那已经摔地脏兮兮的衣服,看起来更褴褛了些。

短短距离,却是有些少许的坎坷,犹如多少让傅砚今为自己的好奇心后悔了,可抵达了河边,他却心里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当他第一眼看到那口棺材的时候,感觉上不是什么新鲜感,唯一的感觉,就是对于那棺材中的人十分感兴趣。

傅砚今饱读诗书,虽总是被人说成是风流书生,可实际上却是个严谨而极为智慧的男子。

看着眼前的那口棺材,傅砚今心中生起了许多疑惑。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棺材中的人,从遥远的地方,乘着这口棺材,飘到了这块地方来,且偏偏让他十万火急赶回留香阁去见老朋友的时候,被人半路拦截了下来!

越想就越是觉得,自己明明之中越棺材中的人有些渊源。

既然遇见了,便不能让一死之人流落在外,应该好好埋葬才是。可凭他一人之力,断然是搬不动这么大一口棺材的。

想到这里,傅砚今倒是为难了。可盯着河边看了许久,却忽然发现了一件事情!

这装棺的人也真是大意,按照常理,人入了棺材之后是要顶上棺材钉子的,可现在的这口棺材,傅砚今站在河边看了许久,竟是没发现上面有一颗钉子!

一想到自己也搬不动这东西,傅砚今灵机一动,一个主意忽然闪过。

既然搬不动棺材,不如就在趁着无人的时候,将里面的主人搬出来,好好埋葬也好,免得天亮了被人发现之后,引起什么混乱来,恐怕到那时,里面的人就会永远都不得安宁了。

一边想着,傅砚今便又朝着河边迈近了几步,伸出手去,用尽了力气,才将那飘着的棺材拉到了跟前。可是奇怪的是,这棺材盖子也未免盖得太不严实了,他刚刚把棺材拉到了眼前,双手正要去摸索着将那盖子推开,盖子的一边就已经自己松开了。

这样突然,也让他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心中一惊!

可后来想想,又认为可能是一路颠簸,震得盖子松了才会这样。

总算是送了一口气,傅砚今便又使上了一些力气,顺势就将那盖子往前一推。伴着一些仄仄的声音,盖子缓缓的被推开,本来已经做好了那棺中可能已经抽泣熏天的准备了,可正当他要掩起鼻子的时候,竟是闻不到一丝丝的臭味!

眼睛早已逐渐习惯了黑暗,且这个时辰,天上的月光也很是明亮,而照在河面上的光,又反射得厉害,此时也说不上是不是光线太过奇怪,傅砚今把头探向那棺材中的时候,眼前出现的,并是不一句腐坏是尸体,而是一个“尸身”还完好的人!

接着微弱的银辉,好奇心作祟的他,深处颤抖的手,朝着棺中的人伸去,竟忽然发现,那人脸上还蒙着一层纱。由于之下,傅砚今便是轻轻地将那层纱掀了去。

如今,躺在棺中的人,真面目才赫然呈现了出来!那棺中躺着的,竟是一个身体完好无损,仿佛还活着的女子!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