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帝王的眼泪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陛下,您杀了雁栖吧。”

“这是怎么回事?”澜沧洙见状,急忙问道。

雁栖已经是痛哭流涕,头埋在双壁之间,脸上的表情何止是痛苦不堪。

“金贵妃,她……她跳湖自尽了,雁栖想跳下去救人,可是被寒烟拦了下来,再回头,人已经没影了,雁栖该死!”

雁栖已泣不成声。

澜沧洙听后,现实一怔,这消息简直就像是打好的晴天里突然掉下来一声炸雷一样,把他劈了个外焦里嫩,空有一副冷静的外表,心里就已经入死灰一般了。

那金元宝,今天早上的时候,澜沧洙还曾经在南燕宫之外悄悄目送她离开,那一身牡丹红,也是他亲自挑选的。本打算作为她即将解脱的礼物,可却没想到,此时竟是成了寿衣……

此时的澜沧洙,就算是死,也不想去相信雁栖口中所说的话有一个字是真的。

“什么叫投湖自尽?你给朕说清楚点!”

澜沧洙大声吼道,那声音几乎是要将他自己的喉咙都扯破了一半,瞬间就沙哑了下去。

他的喊声震荡在整个无鸾殿里面,煞是悲伤。

“陛下,雁栖也没想到她回突然就那样跳下去了,金贵妃在玥玦世子的船上待了许久,可明目平安无事地下来了,她自己却跑到了湖边,然后……就,跳下去了。”

言语中带着无尽的悔意,雁栖哽咽着说道。

雁栖的面前,身着龙袍站着的澜沧洙,只觉得眼前忽然一黑,脑袋里面瓮地一声响,身子就剧烈摇晃了一下,差点就没站住。等到眼前的眩晕逐渐消散而去,他的双眼里,已经浸满了泪水了。

这个打了七年的仗,后又治理了澜国整整三年的帝王,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且是出了名的冷漠之人。就连跟在他身边甚久的雁栖也十分清楚,这个人,自大成为了君主之后,便成为了一座冰山了。

可就在刚才,那座冰山,他那狭长而冷漠的双眼里,簌簌的落下了两行晶莹的泪水来。

一开始还是充满了期待,期待着雁栖回来告诉他玥玦世子已经离开了澜国,他可以找个恰当的时机,利用他的权力,让那个在南燕宫里面吃了太多苦头的人,从此脱离苦难,成为他名符其实的妃子。

不再背负杀人的罪名!更不再独守凤栖宫,遭人欺辱!

可是希望却是短暂的,只不过在他的眼里闪烁了那么一小会儿,就被一层层的水雾遮盖了起来,换做铺天盖地的悲哀。

他的心,也终于能够相信,金元宝已经死了!

“她为什么要跳下去……为什么不回来见朕……”

恍如自言自语一般,澜沧洙口中低声道。

眉头深深地皱在一起,那眉宇间的一条沟壑,比往日的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深得多,仿佛是被人一刀劈成的一样。

“雁栖也不清楚,那么突然……雁栖,雁栖不知道!”

堂堂的铁一样的男子,跪在澜沧洙的面前,痛苦地摇着头,双眼在绝望和迷茫中满是泪水。金贵妃的突然跳湖自尽,对于雁栖来说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迷!

就那样在他毫无准备,且并不知道原因的时候,在他的眼前,跳了下去,且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消失在漆黑的湖底,越是去想,雁栖就越是觉得痛不欲生。

尽管澜沧洙准他起身,可他心中感觉自己罪孽深重,就是不肯起来。

可他抬头看去,澜沧洙的脸色顷刻间就已经苍白至极了,只见他摇摇晃换地从雁栖的眼前走过,颤抖的手掀起厚重的帘幕,脚下踉跄着从里面的屋子走了出去。

一句话没有,另雁栖十分担忧,可大致也猜得出他回去哪里,雁栖也就赶紧起身来,跟了出去。

平日里,澜沧洙走在皇宫里,都会觉得这里太过嘈杂,他恨不得一道圣旨下去,将这里多余的人都赶出去。可现在,之身一人走在皇宫悠长的回廊中,身旁有无数宫女太监俯身行礼,他都充耳不闻,仿佛身边无人走过一样。

双目直勾勾的看着前方,瞳孔失焦地在眼眶里面摇晃,到处看着,仿佛是在寻找着什么,可是他就是这样一路走一路看,口中嘀嘀咕咕地喊着“宝儿,宝儿……”

雁栖远远地跟在澜沧洙的后面,生怕他做出什么事情来。

已经快要进入夏天的皇宫里,各处都摆着精致的陶瓷花盆,那盆栽之中,不乏牡丹芍药之类的珍贵之物,当然,更少不了的是诸如百日红的花朵,虽然生的低贱,但是开起来却是一点也不逊

色于那些珍贵之物。

可这宫里有谁知道,在这样的深宫里面,百日红开得催灿烂的地方也已经被践踏得一塌糊涂了,就连那里的主人,如今也已经命沉于觉浅湖底下,已是再不会返回这里,再不会让那凤栖宫重新开满百日红。

就这样,一路失魂落魄地,终于是来到了南燕宫,这个废弃了许久小地方。

还是一如既往的灰尘满天,空气中夹杂着一些淡淡的尘土的味道,若是不常来的人,闻起来便是会咳嗽一会儿。而澜沧洙却是在那三天之中已经习惯了那股味道,不但不会咳嗽,还喜欢上了这里。

因为在这里,他和沐一一度过了最为珍贵的三个夜晚!

没有红螺纱帐,更没有华丽的琉璃盏的装点,只不过是简陋的床铺,和不太干净的屋子而已。可是这里却有着那个外面看起来倔强到骨子里,心里却是软弱如丝发的女子。

那女子,之前的每一个夜晚都被他那样紧紧地拥在怀里,在他的怀里轻轻喊着冷,可如今,那娇弱的女子已不再,哪怕是她的一点点气息,也仿佛随着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过堂风,被带到了太远的地方去,让他想抓也抓不住!

只能伸出手去,在空荡荡的屋子里面摸索着,在空气里面不停比划着,想抓住哪怕是一点点她的气息。可是,最后停留在澜沧洙手心里的,也只不过是夹杂着一些灰尘的冷空气而已。

眼前的一扇窗子,有些破旧,却是半遮半掩着,澜沧洙还记得那扇窗子之前,曾经站着沐一一落寞的身影。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