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不过如此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狂热之后,换来的是无尽的凄凉。

龙榻边上,沐一一仓惶地穿着衣服,迫不及待的想遮掩掉自己的身体。背对着龙榻上的澜沧洙,心里酸甜苦辣不知道是何种滋味了。

澜沧洙倚在床边,眼中充满鄙夷。冷笑道:“真不知道是那江稷漓真的愿意留你清白,还是他根本不算是个男人……不过天下第一美人,也不过如此!”

每个字在沐一一耳中听起来都像是一根针一样。可心里即便再难过,一切也都已经成为现实了,只不过是背对着澜沧洙,慌忙地整理着自己的着装,一直在拨弄自己的衣服,仿佛怎么弄都弄

不整齐,弄不干净。

“哼,穿好了吗?要是穿好了,就替朕更衣……”

澜沧洙从半倚着的状态坐起来,长而结实的双腿耷拉在龙榻边上,说道。

随后,便想眼前背对着他的沐一一伸出了手。

沐一一听了是一怔,本以为会就此了了,却没想到澜沧洙这样得寸进尺。

可是人在屋檐下,且更加是有求于他,眼下自己也已经迈出了不可回头的一步了,倘若现在摇头决绝,似乎在澜沧洙这种人眼里,根本容不得半点拒绝。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整齐如前,可是那衣服下的身体,却是疲惫不堪,身体各处还传来一阵阵疼痛,自己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澜沧洙的那一阵蹂躏折磨得殆尽了。

机械地转过身子,沐一一抓住了澜沧洙伸出来的手。

本来是是迎着澜沧洙的召唤,好将他从龙榻上扶起来。可自己的手却反被澜沧洙生生擒住,且用力向前一拉,自己的身体就瞬间失去平衡,朝着前方倒过去。就在她来不及反应过来之时,自

己已经倒在了澜沧洙的怀里。

“你……”

沐一一正欲叫喊,澜沧洙的食指就已经落在了她的嘴唇上。

一张脸,向她缓缓靠近,沐一一倒在澜沧洙的怀里,此刻的她,能够十分清晰地看得见他的眉毛,他的眼睛,还要他脸上的轮廓,可是越是看的清楚,心里就越是酸楚。

“嘘……虽然你身上没什么东西可取,也不懂风情,但是朕以后每天都去你那里,你说好不好?”

带着半分愚弄,可澜沧洙望着她的眼神却是极为认真的。

可还没有机会等到沐一一的回答,帘子外面就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澜沧洙闲人有些惊讶,沐一一也趁机从他的怀里跳了起来。

过了一会让,果然帘幕外面传来小太监的声音。

“陛下,雁栖大人和玥玦世子已经在御书房等候多时了,说是玥玦世子的随从失踪之事已经有了眉目了。”

因为隔着帘幕,所以小太监的声音极小。禀报完了之后,就候在了外面了。

“知道了,退下吧。”

澜沧洙朝着帘幕的外面说道。

帘幕外又传来脚步声,只不过是伴着小太监的一声应允,越来越渺小了下去。

待那外面没有了任何的动静,澜沧洙才从龙榻上站了起来,对着沐一一道:“还不替朕更衣……”

带着命令的态度,澜沧洙想两侧伸出了胳膊,示意沐一一,替他穿衣服。

沐一一心中虽不愿,可还是走到屏风之处,伸手去取下了上面的龙袍,进而转过身去,朝着澜沧洙走去。

御书房,不同于往常那样安静。

龙椅上的人还未到,屋子里的人就都已经等得心里有些许疑问了。雁栖垂着头站在御案之前,等待着澜沧洙的到来,心里奇怪着一向最讲究守时的澜沧洙,这个时候还没到来。

可是真正不耐烦的人,却不在御书房的门口,来回踱步的玥玦世子!

此人正双手背在身后,脚下迈着玥国特有的大步子,那一身肥硕的袍子,随着他的步子摆动着,显得他更加魁梧了。玥玦世子一边来回走着,嘴里还不断叹着气,自顾自地嘟囔着什么,只是

声音太小,周围的人听不清楚。

当然,乔寒烟作为第一号嫌疑犯自然也是被押解着来到这里,正跪在御书房的的地上,两边各站着一个侍卫,而她却是面色难看到了极点,是刚刚看到尸体时候的反应还没有缓过来,额前偶

有几滴汗水落下,脸颊都有些湿润了。

雁栖站在离乔寒烟不远的位置,眼睛偷偷的瞄着她,心中很是担忧,而且也只能看得到乔寒烟低着头,够搂着身体,却看不到她脸上是怎样的表情,因此也只能暗自在心里替她的身体担心,

自己身为侍卫统领,也不能做得太过暧昧了,惹人闲话。

正在所有人都静静等待着澜沧洙到来的时候,却是有一个衣着翩跹的女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跑了进来,且刚刚踏进御书房一步,就朝着地上的乔寒烟身边跑去。

此人正是沐一一。

如今她也是面色苍白,且神情憔悴,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恍惚。

飞也似的来到乔寒烟身边,俯下身去,也跪在了乔寒烟的身边,一双冰凉的手捧起她沾满了汗水的脸。

可当她将乔寒烟的脸抬起来的时候,眼中看到的,却是一个脸色如白纸一般的的人,那一脸的病态,让沐一一的心里如千万把利刃在割着。

“寒烟,你这是怎么了……”

沐一一已经是泪流满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顾什么仪态万千,什么优雅规矩,喉咙里不由自主地哽咽了,每一个字吐出来都格外凄凉。

乔寒烟则是双眼迷离,好像是之前在梦境之中徘徊了许久一样,耳边传来沐一一熟悉的声音,才缓缓抬起了半眯着的眼睛。

可那双眼睛,仿佛是失焦了一样,在沐一一的身上晃来晃去,许久都不能定焦在她的脸上,可乔寒烟的嘴里却不时地嘟囔着“娘娘……娘娘……我疼……”

随时一些碎碎念,可沐一一还是听到了个疼字,捧起乔寒烟的脸,紧张地喊道:“寒烟,你哪里疼?哪里疼?告诉我啊?你这是怎么了,刚刚不还只是呕吐吗?”

沐一一急得不停地喊叫着,叫着乔寒烟的名字。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沐一一朝着四周的所有人吼着,对她来说,现在已经是草木皆兵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