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取悦我!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沐一一想转过身来,可她每动一下澜沧洙扣着她肩膀的手就更加用力,直到最后抓地她疼得叫了出来,那双手也没有放开。

“你抓疼我了……”

沐一一带着哭腔哀求道。

可那双手并没有因为她的哀求而放松一死力气,反而用力地朝着自己的方向使劲一拉,沐一一整个人就落在了澜沧洙的怀里。

“弄疼你了吗?朕怎么不觉得,你金元宝何等铁石心肠,连一只老虎都能看似,朕的两只手对你来说又算的了什么呢?”

字字讽刺,一切从澜沧洙嘴里说出来都是那么充满鄙夷,可沐一一此刻却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背后有一股炙热,她知道,那是自己的整个背部紧紧贴在澜沧洙的胸前,那强有力的心跳就如同她自己的心一样,让她觉的那么真实。

这样冷漠的人,会有这样炽热的身体,和那么有活力的心脏,沐一一的心里深深冷嘲着。

“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我只是你那么多女人中的一个,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存在,我只是个二嫁,不值得你这样处处针对我,折磨我……”

懦弱的语言,瞬间被淹没在一只坚实的手掌之中,沐一一的半张脸,已经被澜沧洙的手捂住,她一肚子的委屈也就这样被遏止在了嘴边。

一只手将沐一一的嘴巴死死捂住,而另一只手则像是抱着一个心爱的玩具一样,把他用力地扣在了怀里,仿佛如坚硬的藤蔓一般,任她无论怎么取挣扎,也都无济于事,反而让澜沧洙的手臂更加用力,自己也被裹得更加紧了。

“朕本以为幸运的那个会是你金元宝,没想到会是一个丫头,怎么,你很想救她吗?”

澜沧洙把脸凑到沐一一的耳边,小声道。

一股炙热的气流,在沐一一的耳边澜沧洙说话的节奏来回浮动着,就犹如站在离烈火最近的位置上被火侵蚀一般,让她身上的每一条神经都绷紧,双手上的指甲很想要深深地抠进澜沧洙的手臂里面,可触碰到他燃烧着的身体时,沐一一却不忍心了。

几滴泪如沸腾的铁水一样炽热,吧嗒吧嗒地落在澜沧洙揽着她的手臂上,打出了一朵朵水花来,再顺着那有着坚硬线条的脉络缓缓流淌,无声地落到地上。

沐一一双手无力地低垂在身体的两侧,眼前是模糊不堪的视线,她下意识地点点头,且一直点头个不停。

“取悦我……取悦我,我就能让任何一个人活着,一个丫头也好,凤栖宫里的任何人也好,只不过是朕的一句话而已!不过……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耳边,澜沧洙炽热的呼吸再次涌来,这次竟是比上一次还要滚烫,在她的耳边越来越靠近,仿佛下一刻就要狠狠地贴上去。沐一一的身体如一根木头一样,可心里仿佛是早已经有了预感一样,早料到自己此行绝不是那么容易。

可是澜沧洙突然这样将她控制住,却是大大出乎了她的预料。

“看来你是不愿意了,呵呵,看来冷血的不只是朕一个人,还有你这个天下第一美人金元宝,呵呵……”

澜沧洙口中嘲弄着,冷笑着,把捂着沐一一嘴巴的手轻轻放开,裹着她的手臂也渐渐松开去了,满脸失望地站在沐一一身后,见面前的女子对自己开出的条件无动于衷,他便是失望地欲转过身去。

可刚刚背过身去,正欲朝着龙榻走去之时,身后竟忽然有一双手,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那双手,纤细,白皙,有着最美丽的形态,可是却在他的腰上剧烈地颤抖着。赤,裸着的悲伤,有一股股地暖意落在上面,那便是沐一一留下的眼泪了。

一股馨香从脖子后飘来,进而是让他期盼了太久,也好奇了太久了的气息。

“寒烟是个可怜的女人,求你救救她吧,我自己犯下的错我一人承担,即便是你要我万劫不复,我也愿意……”

何等软弱,何等苍凉!

沐一一的双臂紧抱在澜沧洙的腰上,用她这辈子最软弱,最卑微,最无力的语气乞求着。尽管她已经对这个冷漠之人不报任何希望,可是既然他开出了条件,沐一一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也不会放手。

环抱着澜沧洙的双手慢慢滑下,却无声地伸向了沐一一自己的身上。

那如白雪一样的双手,伸向肩上披着的水红色纱衣,双手朝着两边滑去,就将那纱衣退了下去。雪肌乍现,丰盈的胸前,春光初现。

站在澜沧洙的身后,沐一一轻轻地退去了身上的最后一件衣服,只是双手交叉着挡在身前,眼里竟是忽然流不出一滴泪水来。

身后的帘幕外,一如她闯进来的时候一样死寂,她便知道外面是不会有人进来的。那帘幕看起来,真的好沉重,仿佛她再也掀不开,也跑不出去了。

赤,裸,裸的身体,无一块遮挡的衣物,就那样静静地站在澜沧洙的身后,心如死灰地等待着面前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转过身来的那一瞬间。

“我以后,只是你的女人了……”

娇弱的声音刚落,她面前的男子就猛然地将身子转了过来。

那双如雄鹰一样犀利的眸子,在触碰到眼前的所有美好的时候,就如一滩清水一样温柔了下来,且目光停驻在那美景上,缓缓流淌着。

这女子,有着他憧憬的神秘,却也有着他所无可奈何的倔强与脾气,这让她看起来如同一只带刺的奇葩,让他心中无限向往,却不敢伸手去摘。

可如今,这退去了满身毒刺的花朵,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娇羞地站在他的面前,哀求他,取悦他,让澜沧洙觉得即便他现在想为所欲为,也是顺理成章。

“呵呵……”

一声笑,在沐一一耳边悄然响起。

那是澜沧洙的脸紧贴在她的耳边。

有力的双臂将身前瑟瑟发抖的没人环保在臂弯里面,今儿便转过身去,朝着龙榻走去。那怀中的人儿,在他每走近龙榻一步的时候,就会让他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恐惧。

将沐一一放倒在龙榻上,澜沧洙的双眼死死扣住她的眼眸。

那一刻,却有着别样的情绪在里面。

澜沧洙,这一刻正像是看着此生挚爱的宝物一样,深切地凝视着,凝视着。

“这可是你说的,你这辈子都休想逃出朕的眼睛……”

澜沧洙重重说道。

紧接着,便是如暴雨一样的吻,落在沐一一身上的每个角落,那一刻,沐一一觉得全世界都黑了,而她则是一个被澜沧洙玩弄在黑暗中的宠物,被肆意掠夺和侵犯,丝毫不得抵抗。能做的只有取悦,咬牙,还要心里无数诅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