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月仙居的泼妇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替我转告他,我愿意。”

沐一一淡淡地说到,毫无征兆的,只是在片刻的沉思之后,就这样脱口而出。

对于她的决绝,雁栖先是讶异了少许,便也觉得安心了。身子向前倾去,道:“那雁栖就能回去交差了,这样一来,恐怕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就该改口叫皇后娘娘了吧……”

雁栖双手抱拳,微笑。

“你回去吧,替我转告他,他要是想看我金元宝死的如何的难看,就让他死了那条心吧,我虽命贱,可我并不是任人宰割的蝼蚁!寒烟,送客!”

衣袖轻轻甩过身前,沐一一转过身去,走进了帘幕的后面。

雁栖怔了片刻,却还是点了头,道:“雁栖遵命!”

随后,朝着乔寒烟点了点头,雁栖也就匆匆的退了出去。

目送着雁栖离开后,乔寒烟便是焦急的朝着里面走去。

房间里,沐一一背对着门口站着,一点声息也没有。门口的乔寒烟,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过去。

“娘娘,你还好吗?”

乔寒烟问的小心翼翼。

脚步轻轻的来到了桌边,倒了一杯热茶,又来到沐一一身边。【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网.会员登入无弹窗广告】这时,她才看见沐一一的侧脸,那表情是有多么低落。

这是进宫以来沐一一第一次展露出这样困惑的表情。那双如湖水一样的眸子,低垂着,耷拉着,朝着斜下方直直的看着,出了神。紧闭的红唇依旧是那么娇艳,只不过却显得脸色更加的苍白。

一个房间里,主仆二人就这样默默无声了许久。

“寒烟,你知道吗?他就是想看着自己的后宫所有的女人都斗的你死我活,所有的人都视我为敌人,他这样做,就是为了报复我……报复金元宝!”

忽然的,沐一一把身子转向乔寒烟,激动的捉到。那情绪之激烈,让乔寒烟吓了一跳。只见沐一一的眼里闪烁着一些泪水,红唇颤抖着,就连消瘦的肩膀,也随着她说话的气息上下抖动着。

这生的倾国倾城的美人,如今正像是一只无助小鸟,双目很是绝望。

乔寒烟收回了端着茶的手,却是忽然扬起了笑脸来。

将手里的东西放回了桌子上,乔寒烟用带着余温的手,将沐一一颤抖着的双手握住。

“娘娘,你还记得那天你在集市上把我捡回来的时候,我的样子吗?”

乔寒烟突然问道。

“寒烟……”沐一一疑惑。

“娘娘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比寒烟那个时候还要难看呢,这深宫之中,本来就是胜者为王的地方,不是哭就能博得同情的,万凰争宠,都是为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挣的也只不过是皇帝的宠

爱而已……”

乔寒烟双眼凝重的看着沐一一,说着。

顿了顿,便又笑了。

“娘娘,你若是爱着皇帝,就一定要斗,因为你身不由己……可如果你不爱他,您更加要斗,因为没有斗志的人,在这里深宫里只有等死的命,娘娘,您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纠结了太多的情绪,沐一一此刻也已经泣不成声了,倒不是觉得自己有多委屈,只是自己不甘被束缚于这么不堪的命运里。

到了今天,沐一一才觉得自己最为幸运的事情,并不是命丧铁轨之后还能得以重生,而是遇见了眼前的这个女子!

窗外的光逐渐亮了起来,可见外天的天气必然是太阳高高挂。

谁都不知道,在这凤栖宫最里面的金贵妃的房间里,正有一个丫鬟,手中拿着一方绣花的丝帕,轻轻的拂去她眼角的泪水。

仅仅是一个早上的时间,正如澜沧洙所期望的那样,短短的一个多时辰里面,金贵妃即将在七日之后被立为皇后的这件事就在整个后宫扩散开了。正如洪水一般,从凤栖宫中泛滥了出来。

消息也正是从凤栖宫传出来的,可见这凤栖宫里也并不都是安分守己之人。

离凤栖宫老远的,是乐萦纤所在的月仙居了。

真个后宫都已经跟翻了天似的了,这里自然是更加不得安宁了。

从月仙居的大门口,就能听到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正是那乐萦纤在发疯了。

为妃这么多年,月仙居的花瓶瓷器之类的宝贝自然也是不少,可是现在,那些宝贝都已经成了她脚下的一堆碎瓷片而已。那摔东西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偶尔还伴着一女子的怒吼声,也不知是在骂身边的奴才,还是在骂谁。

“娘娘,娘娘保重身体啊,别弄伤了自己!”

身边的宫女们焦急的笑声说道,可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悔青了肠子了。

乐萦纤随时停止了摔东西,却是抬起头来,目光凶狠的盯着刚才说话的宫女,脚下三步两步,走过去就是一个耳光,打的煞是响亮。

可那宫女也只是捂着脸,连哭都不敢哭,普通一声跪在地上,连着扇了自己三四个耳光,说着“奴婢知罪,娘娘饶命!”

乐萦纤喘着大气,拎起来一只花瓶就朝着地上摔去。

“贱,人!通通都是贱,人!她金元宝凭什么做皇后!这后宫里谁做皇后都轮不到她!真是个祸水!真是气死我了!”

脸上的粉黛眼下也已经遮不住乐萦纤脸上的愤怒了,气的发白的脸,怎么看都衣服凶神恶煞。吓的两边站着的宫女们没有一个敢吭一声,都齐刷刷的跪倒了一片。整个月仙居里只能听见乐萦纤如泼妇一般咆哮。

“哟……姐姐啊,是什么人敢把你气成这个样子了?哪个不要命的敢这么不知死活呀……”

人未到,声先到。

就在乐萦纤的火气正盛的时候,门口忽然走进一人来。

&^^%#宫倾119_更新完毕!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