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最懦弱的一类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是吗?寒烟泡的茶就有那么好喝吗?”

雁栖一口茶刚咽下去,就听见沐一一的声音从传来。

淡淡的黄色帘幕被轻轻推开,沐一一从里面姗姗走出来。雁栖连忙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站起来,双手抱拳与身前,低头道:“参见娘娘。”

沐一一长长的裙摆从雁栖眼前飘过,竟是让他开始莫名的紧张起来,回想她刚才说的话,雁栖更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却由说不出来。

雁栖的到来,倒是让一向都狠冷清的凤栖宫变得有些生气了。平常的这里,断然是没有什么人走动,宫里识相的人,大多都会到乐萦纤亦或是阮水韵那里去转转,这里,便是一直无人问津。

一来是因为这金元宝乃是二嫁,一直不被宫中的任何人看好,而来嘛,便是不想和着凤栖宫一样,成为乐萦纤的眼中钉,肉中刺。

“雁栖,你这么早来到我这里,不会只是来喝茶的吧?有什么事,就说吧。”

沐一一直接开口问道。

这时候雁栖才抬起头来,一脸佩服。

多日不见,这金元宝依旧是那样光鲜亮丽,美貌更是只增不减。心里连连感慨着澜国的三宝,雪,海棠,金元宝!而这活生生的宝贝,正是站在他的面前,只不过看沐一一的样子,并不像其

他妃子那样,总是上着浓艳的妆。

雁栖憨笑,弯下腰,再次拘礼。

“娘娘课真是聪明,知道雁栖有事前来。”

“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有什么好事找我吗?”

沐一一倒是轻声冷笑,半开玩笑半正经的说道。

雁栖在皇宫里多年,算是从小就生长在这里,对于宫中的事情,大大小小的见过无数,而关于后宫的事情,更是再清楚不过了。

身为皇宫侍卫统领,宫中的任何风吹草动纵然都是逃不过他的耳朵,自然包括那日御花园里,金元宝喝乐萦纤起争执的事情。

后宫深似海这一说,雁栖从小到大是深有体会,尤其是那写争风吃醋,斗得你死我活的女子们,让他见一个就想躲开一个。而沐一一的这种情况,就是这皇宫里面为数最多的,也就是最为懦弱的一类。

心里不觉感慨红颜薄命,从江王府到皇宫,这金元宝似乎没过上什么好日子。

见沐一一少有失落的样子,雁栖便是笑了。

“娘娘,此次来雁栖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事。雁栖也只是奉命前来告诉娘娘一件事情而已,而且,陛下还吩咐这件事情必须要挣得您的同意。”雁栖面露诡秘的表情。说道。

提到澜沧洙,沐一一心里一惊。

也不记得有多少个日子了,她竟是有许多天都没见到过那张脸了。

那张看起来似乎永远都不会融化的如冰山一样的脸,还要他负手而立,桀骜不驯的样子,整日在沐一一的脑中,在她的心里徘徊着,挥之不去。可这究竟是为什么,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这种情绪却是让她寝食难安,是埋怨,厌恶,担忧,恐惧,亦或是爱慕?

沐一一想都不敢去想。

出神片刻,沐一一申请低落,长呼一口气。

“什么事情,还轮得到我决定吗?是不是你的主子觉得我的日子过的太平静了,想给我找找乐子?”

口中冷冷的,沐一一嗤笑道。

雁栖的听罢,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虽料到沐一一不会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来,可是见着女子年纪轻轻的就像个怨妇一般,倒也觉得十分好笑。

“那你严重了,陛下让雁栖初此番前来……是问娘娘,七日之后,陛下有意举行封后大典,立娘娘您为皇后,陛下虽贵为一国之君,说话自是一言九鼎,可还是差雁栖来询问娘娘的意思……不知娘娘您,乐意否?”

雁栖语毕,眼神便停留在沐一一的脸上。

此话在沐一一听来简直就是荒天下之大谬!

总觉得雁栖这么一大早来定是没什么好事,可是这件事情虽不是坏事,却让沐一一的心里开始千万个不安。

哪有皇帝要立后,还这么大张旗鼓的来询问本人是否同意的?事情仿佛是明摆着有些心思在里头,可沐一一再怎么揣测,对于澜沧洙的心里根本就猜不出个一二三来。

一旁的乔寒烟,听后也觉得很是奇怪,站在雁栖的身后开始自言自语。

“这……若是娘娘此时被立做皇后,岂不是真的成了众矢之的了?”

乔寒烟随口的这么一句,像是一语点醒了梦中人一般!让沐一一心头的结,算是解开了那么一点。

抬头看向雁栖,只见雁栖一片平静,似乎只是在等待着她的答复,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越是这样,沐一一心里就越是觉得不安,乔寒烟的话就让她更加迷惑不堪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沐一一忽然厉声问道。

态度虽强硬,可雁栖却是不慌不忙,不动声色。

“娘娘,不是雁栖有什么意思,而是陛下有什么意思雁栖也不清楚,只是在雁栖看来,这对娘娘来说不是什么坏事……”

雁栖低下头,谦卑的小声道。

“这怎么说?”

沐一一一时眉头深深皱起,不解道。脸上若不是上了一些淡淡的妆,就会看起来更加局促不安了。

凤栖宫里,人虽多了,可这正厅之中却是比往常的时候还要安静,更是增添了一些紧张感。

沐一一美丽的身影在这凤栖宫中站着,同样如百日红一般亮丽的乔寒烟无声的站在雁栖的身后,也是眉头深锁,低着头,专注着思考着什么。

此时最为守得住阵脚的,莫过于雁栖了。

他一眼便看出沐一一的心思,思量了片刻,上前了两步。

“娘娘,雁栖不能多说,只是还请娘娘给我个答复,小的好回去交差,陛下吩咐,一定要听娘娘亲口说才算。”

卖了老大的关子,到头来雁栖还是没说出缘由来。身后,乔寒烟已是失望之极,眉头就皱的更加深了,两手紧扣在一起,脚下的步子就朝着沐一一走去。

手打更新首发站56书库!想找56书库请百度《56书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