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雁栖来了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翌日。

天气一如既往的晴朗。

刚刚进了五月的天气,自从那场大雨过后竟是没再下过一滴雨水,一连半个多月的好天气,弄的宫中的人们各个心生烦躁,一个个都变得十分慵懒,心里都盼着会有一场及时雨来润一润这枯燥的皇宫。

凤栖宫,宽敞的院子里摆着几簇百日红,如今正是百花争艳的季节,这百日红开在凤栖宫里显得格外艳丽。尤其是在这样姣好的天气里,那一簇簇鲜红的颜色,给人生气勃勃之感。

此时正是刚刚用过了早饭,凤栖宫里就显得很清净,只是沐一一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三个碗,而她,则是对着那三支碗发着呆。

沐一一的房间位于凤栖宫的最里面,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格外的安静,即便外边有什么大吵大闹,在里面听起来也只像是在低声细语一般。

恰好,外面的院子里,乔寒烟脚步焦急的朝着里面走去。

身着嫩粉色衣裙,相间这与院子里那些百日红一般的艳红色,乔寒烟此刻看起来格外艳丽,犹如一朵活着的百日红,翩跹的飘过院子,朝着沐一一的房间走去。

“娘娘,有人来了。”

还没进去,在门外就听见乔寒烟急匆匆的说道。

沐一一从沉思中醒来,就见乔寒烟急匆匆的推开门,满头大汗的跑进来。

沐一一稍稍瞪了她一眼,乔寒烟才知道,自己刚才是太不讲礼数了。

“寒烟,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怎么还这么莽撞,只有我俩的时候也就算了,可是若是在乐贵妃面前你这个样子,会让人说三道四的……”

沐一一几句轻描淡写,便是一句说的乔寒烟的脸颊红扑扑的,不知是天气太热,还是真的觉得羞涩,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

乔寒烟样子窘迫,让沐一一看着心有不忍,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热茶,放在了乔寒烟的面前。

茶香四溢,馨香飘在屋子里,也将屋子里的闷热消去了大半了。

“喝茶吧,真拿你这丫头没有办法,到底是谁来了,把你紧张成这个样子?”

沐一一一手托着腮,一边看着乔寒烟问道。

乔寒烟手里正捧着热茶,刚刚喝了两口,就被问住了。见沐一一一脸好奇,乔寒烟的脸蛋上就更加红晕了,捧着茶的双手将茶杯放回了桌上,然后就缩回身前,相互扣的紧紧的。

“怎么了?你为何脸红?该不会是……雁栖来了吧……”

像是被沐一一猜的一针见血,一语中的,乔寒烟的双眼在眼眶里面滴溜溜的转着,十分羞涩的样子,嘴里默磨磨蹭蹭的老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乔寒烟支支吾吾的样子,让沐一一瞬间笑开了花。眼睛在乔寒烟的脸上扫过,见那丫头双颊通红,低头不语,衣服楚楚可怜的小家碧玉模样,惹的沐一一觉得十分好笑。

可开心归开心,真正明白乔寒烟心思的,也莫过于她沐一一了。

嫁入皇宫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里面,能与她整日相伴,形影不离的也就只有乔寒烟了,从多日之前,沐一一便看出来,乔寒烟的心花也在不知不觉之中悄悄怒放了……

沐一一固然是为她高兴,只不过自己现在的处境却不太适合为她到澜沧洙的面前求得些,可也还是想尽有些绵薄之力。

看了看面前的三只碗,沐一一心生一念,将碗朝着乔寒烟面前推了退,推到了她跟前。

“娘娘,你这是干什么?”乔寒烟疑问道。

沐一一笑道:“你猜猜,猜猜哪个里面的点数最多,我就帮你去做个人情,怎么样?”

托着下巴的手伸出食指指着眼前的碗,沐一一笑道。

乔寒烟甚为惊讶,疑惑的看了沐一一许久,最后却还是羞涩的低下了头。

“娘娘,我怎么猜得出来呢……您可是高手,寒烟肯定猜一个错一个……”

低着头,如喃喃自语一般,乔寒烟的眼睛却在三只碗上飘来飘去。

“哎呀,你就猜嘛。猜吧……我保证不多管闲事,只是娶提个醒!”

沐一一急得倒是开始敲桌子了,白嫩的手在桌子上轻轻拍着,劝着乔寒烟赶快来猜。

乔寒烟此刻便是连耳朵都已经红了,嘴里支支吾吾的说了句“猜就猜”,眼睛就盯着桌子上的三只碗。

这三只碗,不止是大小一模一样,就连颜色都是相差无几,摆在眼前,分明是一模一样的,而碗的下面正如沐一一所说,都有一颗骰子,可究竟哪个碗里的骰子点数最大,就真正为难了乔寒烟了。

对着桌子发呆了片刻,乔寒烟抬头看向沐一一,见她一脸嬉笑,愉快的等待着。无奈,乔寒烟只好随意指向中间的那只,说道:“中间的!”

沐一一的表情顿时变得略显惊讶,托着下巴的手伸到身前,轻轻的拍起手来,道““寒烟,你猜对了,哈哈……”

乔寒烟已经害羞到脸头都不敢抬起来了,转过身去,走向门口。

“娘娘,不能怠慢了客人,我去泡茶了……”说着,她就快步的出了门。

沐一一看着乔寒烟姗姗而去的样子,嘴里不觉笑道:“这丫头……”

凤栖宫里,雁栖的肚子一人在前厅踱来踱去,脑子里想着的都是昨天晚上澜沧洙说的话,自己寻思了一个晚上,对于主子真正的心思竟还是莫不清楚。如今,他正是领命与早饭后来到此处。

现在,他整心中忐忑的等待着沐一一从里面走出来。

“雁栖大人……”

突然有人叫出他的名字,雁栖回头一看,竟是乔寒烟从里面走出来,手中捧着茶。

人还未到眼前,茶香就已经飘到了鼻子里。

雁栖连忙端正了一下自己的样子,对着乔寒烟轻轻点头。

“寒烟姑娘。”

一杯茶转眼已经摆在了眼前,雁栖也已经端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手边的茶杯中,飘出淡淡的水汽来,让他觉得这凤栖宫还是一如既往的使人惬意。

“还是这凤栖宫的茶最香了,每次来,都有寒烟姑娘亲手为雁栖泡茶,雁栖可真是荣幸之极呀。”

手捧着茶,雁栖抿了一口,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