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拜堂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眼看天色渐渐暗了下去,西方一是血红的一片了,就像是这江王府里的红绸喜字一样。

这江稷漓与冰绡军组大婚,在这短短的几个时辰之内,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洛城了,而这朝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们,一个个的轿子在这夕阳西下的时辰里,一路悠闲的被朝着江王府抬去。

江王府里,江稷漓的父亲老江王身着一身绛色绸缎,一头白发苍苍,但是也一脸高兴的站在王府的正厅之中,朝着进门的贵宾们一个个的打招呼。

王府里来来往往的人马车络绎不绝,一排热闹景象,等到太阳完全落去,天色一片漆黑之后,门口看热闹的人也逐渐散去,只剩下府内满座衣冠楚楚的人物们,相互攀谈了。

“回避……”

一声悠长的叫喊从悠远的大道上面传来,街上的人们便纷纷的朝着两边散开来,为一行身着大红色衣裳的队伍让开一条宽敞的大路来。

远远看去,正是一定装饰煞是华丽的八抬大轿,步履稳健的朝着江王府的方向走来,轿子的前后,唢呐声响起,仿佛整个洛城都能够听得见一般洪亮。

鲜红的轿子外面,随从和侍女们一个个都是面带喜色,唯独这轿子里的人,脸颊深埋在一定红盖头之下,可那盖头下,却是一抹咬着唇的朱砂红。

一身凤冠霞帔,已经是整个洛城内外无人能及的华贵了,那头顶的龙凤呈祥,更是栩栩如生。只不过那盖头下的脸,如一块冰雕琢成的一半每一半点高兴的样子,甚至可以说是每一表情。

若不是这脸上的脂粉上的鲜艳,此刻的冰绡看起来倒像是一具尸体,一具行尸走肉,那紧紧闭起的红唇中,牙齿咬的摩挲,只不过是外面的唢呐声太大,她再咬牙再愤恨也是无人能听见。

这轿子一路前行,畅通无阻,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经被到了江王府的门口了。

“停轿……”

领头的人再次高声喊道,只不过下一刻,这尾声就已经被一连串的爆竹声给盖过去了。

鲜红的轿子轻轻的落下时,江王府的门口也一是宾客满员,热闹的几乎连站人的地方都没了。

爆竹声响的正欢实,就见轿子的帘子被轻轻的掀开,众人的眼睛也欣喜的朝着轿子里面瞧去。

绣花喜鞋从轿子的门口优雅的踏出来,紧接着,便是一顶盖头从轿子里出来,新娘子也终于在众人的期盼之下来到了江王府。

而在王府的大门之处,江稷漓已经站了许久了。可值得悲哀的是,一脸憔悴,如活死人的何止是新娘子冰绡郡主一人?看这门口站着的江稷漓便知道,什么叫做魂不守舍,什么叫做双目恍惚无神了。

在家丁的推搡之下,江稷漓的脚下也终于是迈开了步子,此时才明白过来,是新娘子的花轿已经到了家门口了,而自己还像是在做梦一样,想着海棠赛梨花,想着一张已经远去的面孔。

江稷漓的身后,老江王也是皮笑肉不笑,哪里高兴得起来?别人不了解江稷漓,自己的儿子他自己还不清楚吗?见他那副灵魂出窍的样子,老人家也是摸着胡子摇摇头,默默注视着了。

丈二红绸上,结着鲜艳的同心结,两端各自牵着的,是那同样鲜艳的龙凤呈祥和三指宽的红色腰带。江稷漓和冰绡二人,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各自牵着同心结的两端,朝着王府的正厅走去。

良辰美景,也只不过是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在眼前了,新婚燕尔,双双站在堂前,这堂前的椅子上坐着的,是江稷漓的父亲老江王。

同心结的一头,江稷漓眉头深锁,双眼迷离,失神的看着地上,不曾扭过头去看那新娘子一眼。

盖头下,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竟是充满了愤恨,手中的同心结也被冰绡狠狠攥着。

“一拜天地……”

一声高亢的叫喊,已到了拜堂的时刻。众人中更是变得喧哗。

只见那同心结更低了一些,江稷漓和冰绡的腰一齐弯了下去,朝着正厅的门口。

“二拜高堂……”

侍女搀扶着新娘子,将她扶着转过身去,对着堂上的老江王。与此同时,江稷漓也是木讷的转过身来,朝着自己的父亲缓慢的一拜。众人再次高声叫好。

“夫妻对拜……”

媒人再次叫道,只听这正厅两边的宾客掌声此起彼伏,其乐融融。可就在这时,那盖头下竟传来冷冷的声音。

“慢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