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已不能百年之约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雨过天晴,屋檐的边缘,几些残余的雨滴还依赖在上面,偶尔会有一些吧嗒的掉下来摔了个粉身碎骨。

天牢重地并没有皇宫其他地方那样繁花似锦,不管是五月的现在,还是六七月的炎夏,这里永远只有苍凉的瓦砾和看似永远岿然不动的几扇门。

天牢的外面,雁栖无声的站着,眼睛盯着中间的那一扇,静候着里面即将走出来的人。

咯吱……

伴着仄仄的声响,天牢的门脸缓缓的打开,轻轻的脚步声从悠远的里面传来,缓慢而沉重。直到那脚步声走的足够近了,才能够看得清楚出来的究竟是谁。

江稷漓那一身不再雪白的衣裳,污垢斑驳,脚下的鞋子显然是汤着水走过来的,更甚的是,仅仅是在这一夜之间,他的脸上已经长出了一层络腮胡子了,琐碎的头发有些乱糟糟的挡在脸前,谁还能看出来这人就是堂堂的江王呢!

脚下的步伐犹如绑着千金巨石一般,好不容易跨出天牢的最后一节台阶,这早晨的阳光就照的他眼睛刺痛,胳膊不觉挡在额前。

“江王爷。”

等候多时的雁栖双手抱拳道。

无声了许久,江稷漓的眼睛已逐渐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半迷离的朝着雁栖看去,那憔悴的双眼,在雁栖的身边蓦然的扫过,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人,随后就失望的垂下了眸子。

“江王爷,雁栖奉金贵妃的嘱托,前来送您回王府,马车已经备好了,就在北门之外,这一段路还要劳驾江王爷您走两步了。”

雁栖向前走了两步,说道。

“金贵妃……呵呵,金贵妃……”

江稷漓口中冷笑连连,白纸一样的脸上,有些扭曲的笑着。湿透了的鞋子,在皇宫平坦的石板路上面踩过,吧嗒吧嗒的响着,江稷漓如同一个失去了魂魄的人一样,从雁栖身边走过。

“请你告诉金贵妃,她的好意本王心领了,这样做本王实在是怕遭人非议,还是请金贵妃从此以后不要再干涉本王的事情了,本王会好自为之,定不会再给她填任何的麻烦了。”

那此刻看起来有些佝偻的身影,单薄的迈着步子朝着前面走去。

“江王爷,还是让雁栖送您回去吧……”

雁栖迅速的几步就跟了上去,半遮半挡的来到了江稷漓的面前,毕恭毕敬,可在江稷漓看来那表情也只不过是他的怜悯而已,虽有好意,但是他宁愿就这样穿着这样褴褛的衣裳自己走回王府。

“劳烦雁栖你转告金贵妃一句话,就说……我已经不能再给她已经承诺的百年之约了,如今,就请她安分守己,与皇上白头到老吧……多谢。”

淡淡的身影,在早晨的微光下投射出淡淡的影子来。雁栖看着江稷漓瘦削的身影渐渐消失于北门之外,心中便将他刚才的话一字不落的记下。

这北门出去,到王府可是要辛苦他了。

**

这一天,对于谁来说都是十分漫长的,其中最为忙碌的地方,应该是江稷漓的江王府了。

这与皇宫相望的府邸之中,在短短的几个时辰之内已经刮起了红绸子,点起了一盏盏红色的灯笼,大大的喜字贴的到处都是,一副意气洋洋的气象。

这情景,仿佛就在一个多月之前才刚刚上演过而已,这前一次的红色刚刚撤下去不久,就又重新挂了上去,只不过两次赢取的都是不同的人,这对于江王府的每一个人来说,究竟应该算是喜还是愁?

院子里,海棠花已不再,那原来海棠生长的地方现在已经被下人们清理的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就像是此刻江稷漓的心里一样,一切都已经不再,可唯独内心深处那身着海棠赛梨花的美丽

身影总也挥之不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