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雨夜之谈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白衣胜雪早已经不在,此刻沐一一眼前的江稷漓竟是比路边的乞丐看起来干净不了多少,可江稷漓的那句话却也是让沐一一的鼻子一酸,紧紧是几个时辰的功夫,那么干净的一个人,为何进了这天牢,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心想着自己前来的目的,沐一一的心里就更加的难过,却也无可奈何,是生是死,仿佛此刻就取决于她此行的成果。

“江王爷。”

沐一一轻声唤道。

沐一一突然有种感觉,就是自己在一个多月之前,从第一次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竟是一次都没有去唤过江稷漓的名字,而在这个雨夜里,却是第一次叫的这么清晰。

“明晚,你与冰绡郡主拜堂成亲吧。”幽幽的女声回荡在天牢里面,有些微弱,但是在江稷漓的心中却早胜过了外面的嘈杂,每个字都十分清晰。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我娶她?”

无力的声音响起,那语气仿佛下一刻就要爆破出哭腔一般,听起来有些绝望吧。

不见江稷漓零碎的头发下是何种的表情,沐一一心中也很是难受。乔寒烟提着灯,静静的站在沐一一斜后方,只能看见两个人都十分憔悴苍白的侧脸,也只得默默的在一边等待着。

“我想让你活着。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沐一一道。

点点雨水,在她的额前凝结成水珠,划过眼角,最后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濡湿的头发显得沐一一有些狼狈。雨夜的冰冷,不知是沐一一一个人能够感受得到的,尤其是在这样的天牢里面,江稷漓又何尝不是觉得十分寒冷,身体冷,心里也冷。

隔着天牢的木栅,在这样面对面却伸手够不到对方的距离,江稷漓仿佛能够感受到浑身潮湿的沐一一在冰冷中有些微微发抖。可那个美丽女子的脸上却是带着些笑意的,双眸在昏暗中闪烁着,像是期待着什么。

江稷漓知道沐一一期待着什么,她的眼神,除了期待之外,又何尝不是带着些肯定呢?

“仅仅是为了让我活着吗?”

低垂了好久的脑袋终于抬了起来。

天牢中,挂在墙壁上的火把被过堂风吹的胡乱摇晃着,晃的周围的人影也是飘忽不定,晃的江稷漓略显瘦削的面颊上都多了些愁怨,却还是抬起头来,脸上是盈盈的笑,嘴角轻轻的拉向两边,他在笑。

“我想让你活着,看着我今后过的会很好,不会因为他而生不如死。我想让你看看,金元宝今生是如何为了自己而活。”

美丽的脸颊,滑落一串串晶莹的东西,可那些究竟是泪水还是雨水,想必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对面,江稷漓的眼角耷拉了下去,他看见自己心爱的女子的倔强,心里竟是忍不住的酸楚。想想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当日从他手中夺走她的时候,在那一夜的赌局之上,那一身海棠赛梨花的金元宝的脸上又何尝不是一模一样的表情!

也就是这样的一脸倔强,在儿时,江稷漓就爱上了这个女子了吧。

心中轻轻一叹,叹的好悠长。

“倘若是你让我活着,那我便活着吧。你知道,自我无法组织他从我手中夺走你那天起,哦不,是你亲手赢得了他,让他娶你的那天起,我就已经如行尸走肉一样了,不是吗,呵呵。”

冷冷的嗤笑,如同天牢里叫冤的幽灵,听起来竟是有些可怖。江稷漓将自己的头再次深埋于蓬乱的头发下面,就再也没抬起来。

“娘娘,外面冷,小心身体,这里不干净,您还是早些回去吧,不送。”

说着,江稷漓便背过身去。

“明晚,喜宴上我会送贺礼的,好好待冰绡郡主。我走了……”

又是淌过天牢的那些积水,沐一一的脚步声逐渐的远去,地上还荡着小小波纹的水上,还飘着些烂草。

雨声仍旧稀稀拉拉,打在天牢外面坚固的围墙上,而幽静的这天牢里头,却是有两滴泪吧嗒的掉在了牢里的烂草堆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