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我身上很脏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昏暗的天牢,不同于外面富丽堂皇的宫殿,这场在晚春里不知不觉的下了一夜的雨,使得这里边的像是一个浅浅的沟渠一样,到处都是积水,就连平时十分猖狂的老鼠。在这样的时候也都不知道是被雨水淹了洞穴,还是跑到高出寻生去了。

天牢的深处,隐约传来一声咳嗽,断断续续的就像是下一刻就要咳嗽的断了气。当沐一一湿淋淋的站在天牢门口的时候,就听出来那个咳嗽声不是别人的,正是江稷漓。

而且沐一一也庆幸着,月夜里那些懒惰的守卫们也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站在天牢的第一节台阶处,沐一一心中踌躇着,脚下是浸满了雨水的天牢,自己现在倘若真的是一脚踏进去了,便再也回不了头了,可是那里面的咳嗽声,仿佛有着很强的一股引力,让沐一一的脚一脚就踏下了台阶,并且匆匆的朝着里面走去。

脚下有着写积水,沐一一已经湿透了绣花鞋子踩在上面噼里啪啦的溅起水花,就连水上面飘着的烂草也都被溅到了老远的地方,整个天牢里面出来外面传来的雨声之外,就只有沐一一走路的仿佛要惊天动地一样的声音。

这天牢里原本就没有几个人,而江稷漓却也是第一个听到那极为喧哗的水中走路的声音。

此刻的江王爷,就像是一个落水的鸭子一样,不仅是头发有些散乱,而且在这冰冷的天牢里面,他也只得蜷缩着身体靠着已经退了皮但仍然十分坚固的墙,坐在已经不干燥了的烂草的上面,低声的咳嗽着。

沐一一飞快的走着,她的身后,乔寒烟手中提着灯,托着伞,怎么也跟不上她,可就在乔寒烟想要开口叫住前面的沐一一的时候,那前面的黑色身影突然就停下来了,因为再往前不到十步,就是拿咳嗽声传来的源头了。

“娘娘……”乔寒烟小声唤道。

“是这里了吧……”沐一一低声自语。

外面的雨声仍旧很大,而在这天牢里面却根本听不到雨打窗舷之类悦耳之音,唯有听起来比较愤懑的流水声,让人人耐不住有些心烦。

脚步轻轻的落在水上,再补溅起那样惊天动地的水花,就这样静悄悄的朝着那个牢房走过去,这还不到十步的距离,沐一一却是走走停停,仿佛这段路看起来很长,让她有些犹豫,可是眨眼之间,人就已经来到了牢门的前面。

眼里再次看到的,不再是那一身洁净衣裳,头上戴着白玉簪子,有着盈盈之笑的江稷漓了,如若不是乔寒烟确定那个头发挡在脸前的男子就是江稷漓,沐一一还真是不敢辨认了。

该说些什么,沐一一将斗篷上面的帽兜摘下来,心中的旋律胜过外面的雨滴。而那个人,似乎并不盼望着这个时候会有人前来探望,即便是听到了那些声音,心中也只是有少许的悸动,但是根本没有想到沐一一会在这样的大雨滂沱之夜来到“守卫甚严”的天牢。

“江王爷。”

不知该如何称呼,不知该如何开口,沐一一口中的第一句话,竟是如此的敬畏,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而江稷漓听到那心中不知怀念了多久的声音之后,恍若梦中惊醒一般,那张低垂着的脸,忽然就抬起来,转过头来看到的,也正是那声音的主人,沐一一了。

“宝儿……金,金贵妃……”

唯有他自己知道究竟是企盼了多久才能够再次见到心爱的金元宝那张熟悉的脸,可是自己早已经不是她的丈夫,而她如今也已经是当今皇帝的妃子,已经叫出来的宝儿,也就被江稷漓硬生生的憋回了心里面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句金贵妃,冰冷而生硬。

身上被下了药,效力也已经过去了,而药效过后的疲惫让江稷漓颤颤悠悠的站起来,就像是一个病秧子,不仅样子丑陋,而且精神状态也不佳。这好不容易走到了牢门的跟前,还差那么一点点距离,就再也不往前走了,还往后退了几步去。

“娘娘,我身上现在很脏,我还是站在这里回话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