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恍若隔世的疑问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南燕宫以北的细长回廊里面,有一人身着纤纤的裙摆,手中提着个竹篮子正步履仓促的走着,如同一只燕子穿梭在这夜晚的皇宫里面。越是往北,距离凤栖宫的就越是临近了。

这大澜的皇宫里面,一南一北,这凤栖宫和南燕宫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乔寒烟的脚步逐渐变得缓慢,随后便信步走着,时而回头看着那一片漆黑的南面,似是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随后转身,面向凤栖宫。

刚刚在天牢听到的话还生生的回荡在耳边,仿佛就像是那澜沧洙和江稷漓如今还站在她面前一样,乔寒烟不知道自己听到究竟是事实,还是澜沧洙为了让江稷漓心生愤恨和嫉妒而故意编造的

话语。可现在她要绞尽脑汁的,不是去怀疑这些,而是片刻之后见到凤栖宫里面苦苦等待的人,该怎么取交代。

琉璃的色彩煞是绚丽,那灯火通明的宫殿,谁都知道这是当今皇帝身边的第一宠妃金元宝所在的寝宫了。

这有着华丽装饰的宫殿里面,柔软的床榻上面却躺着一个面色极为苍白的美人,看似双眼紧闭,平静的如同静水,可是这沐一一的心中早就已经泛起了万丈的波涛,却值得这般等待着乔寒烟

的归来。

如今已经是夜深了,这乔寒烟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让她煞是焦急,心中猜想,难不成是又出了什么事情,想必此时她的心里已经再禁受不起别的风波了。

今晚的月色不算姣好,月光中透着些青白,仿佛蒙上了什么灰蒙蒙的东西,让人的身心骤然的不很舒服。宫中的海棠花如今已经开到了最为灿烂的时候,然而奇怪的是,这凤栖宫里面却是一

棵海棠都没有,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偶尔传来夜莺的提交,有些苍凉的在凤栖宫的顶上飘着,就像是沐一一此刻的心境一样,悬的很高,却不得不僵持下去。

过了许久,才得以听见纱帘的外面乔寒烟如纤纤细丝一样的声音。

“娘娘,我回来了。”

听见乔寒烟的声音,沐一一便是急切的从床榻上面起来,顾不得其他,便掀开了纱帘,走了出去。却没想到乔寒烟却是蛰伏脸孔。

无暇的脸上,那一层忧伤让人看着心里很是不安,这是沐一一第一次看见乔寒烟如此忧愁的样子,即便是当日她嫁给澜沧洙的时候,乔寒烟都不曾有过这样的表情。

看着乔寒烟,沐一一的心中,仿佛已经有了些准备,却仍旧忐忑不安。

“如何了,你去看过江王爷了吗……”

乔寒烟默默的站在沐一一的面前,之前沐一一那好不容易有了些血色的脸,现在就加倍惨白了,故作镇定的望着乔寒烟,静静的等待着。

“娘娘,寒烟想问您一句话。”

乔寒烟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在沐一一脸上停留少许,便坚定了下来,那眼神中包含的情绪,竟是让沐一一一点也看不懂。思量了片刻,沐一一便点头允诺了。

“娘娘,寒烟是想问您,在你的心里,江王爷和陛下,究竟哪一个才是住在你心里的那个人呢……”

乔寒烟笃定的问道。

沐一一蓦然,眼下对于她来说,乃是一个十分焦急的状况,心中担心着江稷漓会不会是真的做出了那样的事,亦或是澜沧洙将怎样去处置江稷漓的种种,却没想到乔寒烟会突然这么问她,如平白无故中了一箭。

“寒烟,你为何问这个……眼下我不是叫你去……”

“娘娘!请你告诉寒烟,若是那江王爷真的做出了那种事情,若是陛下也不像你看到的那个样子,若是这俩个男子没有一个是真心对待你,娶你都是为了一己私欲,娘娘,你是不是还会为了

其中的哪一个皱一下眉头呢……”

夜莺轻啼声在耳边,这偌大的房间里,乔寒烟的声音确实异常的清晰,如同白纸上面赫然挥洒的铿锵笔墨,让沐一一的脑中忽然的挨了重重的一击,身体轻微一晃,如同在顷刻间从恍若隔世的地方回来一般。

眼前,还是那个面容姣好的乔寒烟,担忧的看着她,期待着从她嘴里给出的回答。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