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誓约与秘密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江稷漓试图站起来,可脚下竟是软的让他要扶着牢门才能够勉强支撑身体,抬头看去,迎上的乃是澜沧洙诡谲的笑脸。

“知道又怎样!”

“什么?”江稷漓疑惑。

“知道又怎样!可是你也要知道朕对她并没有爱意,倒是现在这个情况,若是你娶了她,不仅能够洗去你和金元宝的关系,而且,还可以成就了已故的索将军的一桩心事,你何乐而不为呢……”

悠长的尾音回荡在周围,吓的潜藏在地底某处的老鼠都稀里哗啦的乱窜,而江稷漓的心里,澜沧洙的回音还在缭绕着。

这就是所谓澜沧洙口中所说的两全其美吗?

江稷漓双腿瘫软,扶着牢门,脑中闪现不断的是一个多时辰之前自己醒来的时候浑身赤,裸,裸的样子,还要无缘无故躺在他身边的冰绡,身上也同样是一丝不挂。二人命名是在月花园的小亭子里面品尝梅干,怎么就会无缘无故的又出现在了废弃许久的南燕宫里面。

一切好像是十分的离奇,表面看起来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怎奈他有千万张嘴也是争辩不清了,可是也太过蹊跷,偏偏赶上有宫女来打扫,而且,此刻澜沧洙还特意的跑到天牢来探望,这一切在江稷漓的心里都仿佛在揭开着一些小小的阴谋。

无巧不成拙,头顶上,是澜沧洙鄙夷的看着连站都站不起来的他,那双过于冷漠的眼睛里,此刻仿佛有一些精锐的光芒泄露出来,有些诡谲和邪恶,让人看了不觉会有些厌恶,如同厌恶现在的自己一样。

“是不是你……陷害我们的,是不是你!”

艰难的看着澜沧洙的脸,江稷漓吼道。原本扶着牢门的手臂,噌的一声极其迅速的从里面伸出去,一把就揪住了澜沧洙的衣襟,眼里满是怒火。

现在的江稷漓,在澜沧洙看起来仿若一个废人,如同一个关在笼子里的鸟,想飞都飞不出去,双手轻轻的抓住江稷漓的胳膊,再用力的一扯,对方也就抵抗不来被甩到了一边去。

“就算是朕,你现在又能把朕怎样呢……即便你现在不在这天牢里,而是堂堂正正的站在朕的面前,你又能奈我何?”

澜沧洙冷冷道。

天牢的入口处,早已经有一身影提着篮子姗姗的走进来,却被澜沧洙的声音震在了原地,没往前再走一步,最后缩在拐角的角落里。乔寒烟手提着篮子颤抖着,而里面,过了一会儿就又传来了声音。

“朕娶了你的妻子,大澜的第一美人金元宝,朕唯恐你不死心,而朕又烦恼冰绡的纠缠,于是就设下这样的圈套让你如今站在了这牢笼里,这样听起来,是不是合情合理多了呢……江稷漓!”

随后,便是那澜沧洙的仰头大笑,笑的十分的爽朗开怀,甚至都要岔气了,当那张缺少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些变化的时候,竟然是这样的大笑。

角落里,乔寒烟用手使劲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唯恐自己只要稍微放松了,就会发出一些惊吓的声音来,刚才她的耳朵听见的事情如同旱天雷一样,令人难以置信。

“到头来你还是怨我夺走了她,可是你可曾清清楚楚的问过她,当日是不是她亲口说要嫁给我,对我说她此生绝不会踏入这大澜的皇宫做你的女人!你可曾问过她,为何她一夜之间就言而无信的背弃我,在那场赌局上面下那样的筹码,这都是为了什么!”

几缕乱发肆意的挡在额前,江稷漓直起了身体站起来,缓缓说道。

此时的语气,就像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就输了一塌糊涂的赌徒一样,有些苍凉。这些话,并不是编造的,而是对于自己心爱的女子背叛,对于眼前的澜沧洙口中所说的一切都没有办法轻易的释怀。

澜沧洙的身体微颤,不知道是为何,江稷漓所说的话是那样深深的刺痛了他。尽管金元宝在他的心里还没有生根,尽管他深信自己并不喜欢那个女人。

真正喜欢那个女人的,应该是如今生不如死的躲在地下室里面的纪月缺才对,是那个唯一视金元宝为心脏的男人!

可是,至今为止隐藏在澜沧洙心底的秘密,那个他与纪月缺约定此生都不会说出口的秘密,让他试图对金元宝百般呵护,却还是忍不住自己原有的些许暴虐,而让她饱受煎熬。如今,当他知道金元宝曾经对江稷漓说誓不愿成为他的女人,他感到了空前的挫败感。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