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天牢对峙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乔寒烟虽不解,但沐一一在说话的功夫也已经躺了下去,且是背对着她。乔寒烟多问便道了声“遵命。娘娘。”就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假山下底下房间。

依旧是烛火灰暗,见不到任何有生气的东西,也只是那房间中隐约传来断断续续的咳嗽声才能够判断,这里尚且有人活着。

一只手掌用力的附在桌子上,只见那桌上的烛火猛烈的晃动了起来,随后,一身素衣的纪月缺就坐到了桌子前。那桌子的上面,摆着几个药瓶,也正是乔寒烟差人送出去的,只不过若不是澜沧洙亲自送来,这药怎会到达这里……

纪月缺看着药瓶,对着那入口的方向看者,尽管他已经看了许久了,可是还是忘不了澜沧洙临走前说的那些话:“哼,你现在能从她那里得到了,也只是这些而已了。”

身上已经称不上有什么好地方了,本就到处溃烂的皮肤,更是填上了新伤,疼痛不已却也无力去呻,吟了。

现在才明白,何为相见不如不见了,自己悔恨自己为了一己私欲,祈求澜沧洙让他见上金元宝一面,却没有想到,那个男人会让他咋众目睽睽之下与一只猛虎搏斗,而且,也未曾想到再见她,竟从她脸上看不到半点的幸福。

最后牵连她冲进斗兽场里来,也并非他所愿,这一切,全都要怪罪于那个狠毒的澜沧洙的身上,可是纪月缺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对他起怨恨之心,因为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给那金元宝所谓的幸福,便只好让澜沧洙去给予了。

昏暗的烛光下,打开药瓶,独自擦拭着,如被蝼蚁侵蚀一样的疼痛,被纪月缺肆意去享受着,也许这样,能够一解相思之苦吧。

大澜天牢。

老鼠横穿,尽是一些腐朽和溃烂的气息,没人知道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这里曾经关押了多少人,有多少人再也没有出去,又有多少人从这永无天日的地方飞得出去。

如强壮男子手腕一样粗的木头打造的牢房,任是任何人都是无力打开的,而在这些牢房的最深最暗的地方,一个衣着雪白的男子,深色有些苍凉的坐在牢房的里面,他的一双眼睛,隔着牢门,与外面穿着龙袍的人对视着。

这江稷漓被关进来只不过是一个多时辰了,却像是比经受了酷刑还要憔悴,谁都看不出来那一身雪白整齐的衣服的江王爷,一个多时辰之前会在南燕宫里被人发现衣衫不整的与冰绡郡主躺在地上!

两个人一个在里,一个在外,沉默了许久。

“给你两条路,一是马上迎娶冰绡为妻,二是,明天正午,剐刑。”牢门外面的人幽幽的开了口。

澜沧洙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天牢里面,悠远而低沉,谁都无法从那个声音中辨别出一些情绪来,就行是冰上的一角被人敲掉的时候所发出的清脆响声一般。他的脸上,似是难过但是更多的像是极其厌恶的看着什么肮脏的东西一眼,蔑视的看着牢笼里面的江稷漓。

牢里面很阴冷,空气犹如刀刃一样,尽管是四月的天气,可这里就像是冰窖一样,让江稷漓的面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潮湿的空气里,他的头发上结了一层淡淡的霜,犹如老者满头白发。

“呵呵,我是不会娶冰绡的,我这辈子只有一个妻子,如今我已经当她不在人世了,我无法放下,又怎么能娶另一个我不爱的女子为妻呢。”

才不过这么一些时候,江稷漓的声音就犹如耄耋的老人一样沙哑无力了。那双从来都是充满着温存的眼睛,其中的神韵也已经被人无情的抽走了一般,只剩下空洞的瞳孔,蓦然的看着正俯视着自己的男子。

“这么说来,你就是不愿意娶她了,那你为何还要那么对待她?”

“我什么都没有做!”

空荡荡的天牢,回荡着江稷漓沙哑的吼声。

“我们是被人害的!我当她是妹妹,怎么会那么对待她!再者……她的心思根本不在我的身上,这点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