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江王进天牢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几缕头发不听话的挡在了额前,沐一一伸手去拨弄,右手的虎口处传来钻心的疼,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缠上了层纱布,原是昨晚握着的那把刀的刀柄磨的,纱布上还有一股浓浓的药味。

“寒烟,药呢?”沐一一忽然问道。

“药?”

“嗯,就是我手上的这种金创药。”沐一一把手横在乔寒烟眼前说道。

乔寒烟疑惑,但还是走到桌上,在上面的一堆药瓶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

“寒烟,把那些,都给那个人送去吧……”

沐一一微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乔寒烟没料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可看着那刚刚才有些健康颜色的脸,又不好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我不想欠人情债。”冷冷的,结句。

乔寒烟心中挨上,这女子,在昨晚之前还是有说有笑,尽管称不上开开心心,可也从来不见像现在这般的悲切,现在的她,脸色苍白,犹如一座冰山一样的美人,让人看了回敬而远之。

“知道了,娘娘,我马上叫人送去。”

寒烟一脸的不情愿,但是也没有办法,还是转身指着桌上的药,对着身后的两宫女道:“你们两个去吧,小心点,别太招摇。”

两宫女得令离开。可是她们前脚走了,后脚就听见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似是有什么人硬闯进来一样,还能听见守门的宫女说“这里是娘娘休息的地方,你不能进去”。

这沐一一从昨晚开始睡到现在才起来,虽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可是也由不得有什么人这么大张旗鼓的闯进一个贵妃的寝宫啊,心里想罢,乔寒烟就朝着门口走去。

此时,凤栖宫的门口正有一人很焦急的走来走去,看似是被宫女给拦了下来,乔寒烟站在不远处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雁栖。

“雁栖大人,这大中午的你为何到这里来?娘娘刚睡醒,午膳都没有用过呢……”

乔寒烟语气中有些责备,一边嘟囔着一边往雁栖的身边走去,可那在门口踱来踱去的雁栖,也已经着急的恨不得马上冲进去了。

“寒烟姑娘,出事了……”

说着,雁栖的眼睛看了看身边的两个宫女,又看了看乔寒烟,眉毛皱的很难看,一只手握着腰上的佩剑,仿佛有什么话不方便说。乔寒烟四下看了看,有些怀疑,但还是把雁栖拉了进去。

“什么事让你大中午的跑这里来?难道陛下是要纳那个叫什么冰绡的为贵妃不成?”乔寒烟双手抱着手臂,心里面替沐一一不平。

可这个时候雁栖却没心思周旋,晌午的阳光有些燥热,他早已经满头大汗了。

“什么冰绡啊,那可是冰绡郡主!不过我说的不是这件事啊!是……哎,是江王爷……江王爷他出事了!”

江王爷,谁人不记得,江王爷这三个字乔寒烟还是清楚的,这雁栖火急火燎的在这个时候来到,还像个做贼的样子,一看就是背着澜沧洙跑到这里来的,这么一想,乔寒烟似乎也意识到了雁栖口中的事情似乎很严重。

“江王爷,不过那江王爷如今出事,与我家娘娘有何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

“什么关系不关系的!我现在是想告诉你现在出大事了!江王爷已经被关进天牢了,照这样下去,是要被问斩的你知道吗?!”

雁栖的嗓门忽然就抬的很高,乔寒烟似是被吓了一跳:“天牢?问斩?这……这是为何?”

乔寒烟这么一问,雁栖的表情就变得更加难看了,眼睛四下的望着,样子活像是个小贼,四处的看着有没有什么人,可是磨蹭了老半天,雁栖也只是不停的咽口水抓脑袋,最后也是开不了口。

“你说啊,你想急死我啊!娘娘还等着我照顾呢!”乔寒烟急道。

半晌,才见雁栖把头像乔寒烟靠近些,小声的道来。

“今早,打扫的宫女,在废弃的南燕宫里面发现……江王爷他……他将冰绡郡主……给玷污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